71夜探桃源

  71夜探桃源

  马翠娇拿着电话皱着细细的眉毛,犹豫半天,突然电话响了起来,她洗澡过后有着一丝晕红的脸蛋突然变得惨白,握着电话的手都有些颤抖,看了看王英,抿嘴一下,走下水泥炕,来到厨房的门口,接起了电话。

  “喂,你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你不要威胁我哼,不要以为你是县长就可以随意摆布别人,二狗他们想不想弄死林天成我不知道你不要忘记你答应我的事儿你放心吧、我会毁了那份东西”

  林天成蹲在墙角,身影藏在夜色下,听着马翠娇的声音,心里不明所以,难道马翠娇被张喜成控制了她和张喜成并不是那个关系她想毁掉什么东西

  诸多的疑问浮现出来,凡事都是有因必有果也许自己看错了马翠娇

  挂掉了电话,马翠娇神情凄然,咬着银牙贝齿吱吱作响,气愤的跺着双脚回到屋子里,坐在炕沿上,忽然泪水滚滚。

  “咋的了啊翠娇,你咋还哭上了”

  “英子姐,我委屈啊呜呜”

  马翠娇哭的稀里哗啦,许久许久哽咽住哭声,叹着气,六神无主一般傻傻的坐着。

  “翠娇,你到底咋啦”

  “英子姐,我和你是最亲近的,我和你说了,你可不能告诉别人”

  “你觉得俺是那种多嘴的人吗翠娇,你到底遇见了啥事,哭哭啼啼的,有啥想不开的和姐说”

  王英拉着马翠娇的手安慰着,在莲花村,自己和马翠娇可以说是如同亲生姐妹,无话不说,虽然她并没有嫁人,离开莲花村几年,但是安分姐妹之情依旧是存在的如果看见她委屈的模样,心里也揪心不拉的

  “哎出去几年,还是觉得咱莲花村好英子姐,当初你劝我留在莲花村,我总觉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谁知道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马翠娇掏出纸巾擦了擦眼角,看了看时间,搓着脸,叹道:“英子姐,我去县城找了一份工作,在洗浴中心了,但是你相信我,我没有出卖自己的身体,有一次,有一个男人看中了我,花言巧语的,把我灌醉了,虽然没有奸污我,但是他拍了好多我的照片”

  “啊还有这样的人渣啊后来呢”

  “知道昨天他才第二次找到我原来,他是咱惠南县的一把手,张县长张喜成他让俺办一件事,如果办妥了就把所有我的裸照还给我,如果没有办妥,他就大张旗鼓的把我所有的照片贴在惠南县每一个角落,英子姐,你说我还咋做人啊呜呜”

  提到伤心事,马翠娇就像落群的孤鸟,伤心的鸣叫着

  王英没有经历过这种事,甚至都没有去过县城,当然不知道如何面对,可是蹲在墙根的林天成却咬牙切齿,按照正常的思维来判断,这一切都是张喜成布置好的局,妈了个比的,想不到张喜成如此的有心计,不过也不奇怪,能坐在惠南县一把手的位置,没有一点不同于常人的手段,早就被挑落下马

  这是一个很强的对手啊

  这一刻,林天成不得不佩服李静兰

  官场不缺乏一些女人读不懂女人就看不清官场,因为女人有时的目光和睿智会比男人多一些,也许是她们天生的直觉,也许是她们的身体

  “哎,英子姐,我这一次回来要办两件事,莲花村以前不是铺路有拨款的的事儿吗,我姐姐有存档,也有张喜成和一些相关部门的签字,这是一份很重要的文件,我要毁了它第二件就是马二狗他们要弄死林天成,我要帮他们逃离莲花村”

  “你说啥”王英一把甩开马翠娇的手,娇叱道:“翠娇,你这样做不可以啊天成是俺小叔子,也是咱莲花村现在唯一的希望,这事儿万万不可”

  “英子姐,我也不想啊,可是我不这么做,张喜成就会把我的照片四处贴着,你让我咋活啊”

  “翠娇,冷静冷静,也许还有别的办法呢”王英说完,美目看着窗外,轻声咳嗽了几声,不在言语。

  屋子里,不断传来马翠娇的抽噎声,灯闭了,随之而来的是王英和马翠娇的一些私房话,林天成听不清楚,悄悄站起身体,离开茅草屋,林天成纳闷,马翠莲都被自己干了,可是村部并没有这份文件,而她也没有和自己提起过但是有一点可以放心,相信马翠莲不会轻易把这份关系着莲花村生死以及张喜成金饭碗的文件拿出来

  搞清楚马翠娇的目的,林天成心里踏实了不少,自己不喜欢被人盯着的感觉

  不知不觉来到了大河边的芦苇丛。

  此时已经是明月搞挂,天空繁星闪烁,偶尔吹来一阵微风夹杂着芳草的清香和泥土的味道,使人的身心有一种说不出舒畅和愉悦

  一大片的芦苇丛在夜风中摇曳的甚至发出沙沙的响声,林天成坐在芦苇丛旁边,忽然想到自己与王英那销魂的一幕,不由得嘴角一撇,芦苇丛深处时不时的有蛙声传来,林天成躺着,忽然间眼睛瞪大,歪着脑袋听着

  操是谁和谁

  不远处的芦苇丛,真实的肉搏战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男人从后面紧紧的搂住那个身材丰腴的女人,上下起手的在她身上摸索着,林天成蹲在不远处,扒拉开芦苇丛看着,看不清两人的绒毛,但是却恨不得一拳头打晕那个男人,自己去当一把男人

  片刻,男人的动作越来越大,喘息也越来越粗,不老实的大手已经探到女子的双腿之间,发现已经水到渠成,猛的将女人的后背按了下去,摆出一个极其暧昧的姿势,然后颤抖的拉开了裤子拉链,做好了夜探桃源的准备

  可是就在这关键的一瞬间,男人突然感觉到耳朵里嗡嗡作响,喉咙有些梗塞,紧接着呼吸紧凑起来,身子开始僵直,整个身子就像瘫软了一样,连呼叫的声音都没有发出一点,毫无征兆的倒了下去

  “啊”

  女子一声尖叫,声音刺耳。

  “李大壮,你这是咋的了啊可别吓唬俺啊”

  女人惊慌的看着四周,荒郊野外的,四周除了黑暗就是黑暗

  林天成用力甩着脑袋,搓了搓眼睛,这个男人是李大壮

  在女子坐在草地上的一刹那,林天成也看清楚了这个女人,并不是莲花村的人

  李大壮,我草你妈

  “大壮,俺说不和你来这里,你非要俺来,现在好了”

  女人脑袋嗡嗡作响,整个心已经提到嗓子眼,眼泪也不争气的开始往外涌,双手抱着李大壮的胳膊,想要将他拖到不远处一辆面包车上,可是由于力气太小,怎拖也拖不动,李大壮躺在地上纹丝不动,女子放开

  李大壮的胳膊,呜咽的喊道:“救命啊有没有人啊”

  她的呼救声除了林天成并没有听见

  握着紧绷的拳头,林天成只想一拳砸死这个李大壮,但是现在还有一个女人看了看远处的面包车,忽然计上心来

  林天成装作路过一般走近芦苇丛。

  “啊大哥,求求你救救他,你要啥俺都给你”

  林天成走近才发现蹲在地上衣衫不整的女人原来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少妇,年龄也就二十五六岁,尽管是蹲着,但是她的身材却很修长,夜色下皮肤散发着白腻的晕光。此时林天成站的位置着正好能够看见小少妇衣服里面若隐若现的黑色蕾丝胸罩,以及那凸起的半边酥胸。

  小少妇见到林天成来了并没有任何反应,扬起精致的脸,眼泪婆娑的看着林天成,才发现他竟然毫无掩饰的看着自己露出的春光,俏脸不由得一红,慌忙整理起自己的衣服来。

  林天成看着昏迷的李大壮,背着的双手只想抡起拳头朝着他的脑袋砸下去,可是心里却想到了一件事儿,于是问道:“怎么会突然晕倒了,俺看看怎么回事”

  他蹲下去,将手放在李大壮的鼻孔处,悄悄的用另一只手在李大壮的太阳穴轻击了一下,发现还有鼻息,只是昏厥了而已,尽量调整自己的语气,说道:“他没事,大晚上的你们跑这里做啥你们不是莲花村的人吧”

  林天成一边故祚关心的说着话,一边咬着牙齿将李大壮扶起来,哪知道小少妇听了林天成的话,脸红的如柿子一般娇艳欲滴,支支吾吾半天不知道怎么解释,不过这也是明摆着的事实,大半夜的来到这里,除了野战,还能干啥

  “大哥,你会开车不”

  “干啥”

  “大哥,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你能送俺们回县城不,俺不会让你白做这一趟差事,你要啥俺都给你”

  妈的,想不到李大壮还有一个美丽的小少妇关心

  好不容易将李大壮弄进面包车里,看着他穿金戴银的阔气样,林天成就想弄死他,但是他现在还不能死,因为利用好了,他是一个很好的棋子

  林天成装作无奈的摊开手,笑道:“俺倒是会开车,可是俺不想去县城,再说,俺也不认识你们,你们若是坏人,俺跟着去了岂不是回不来了”

  “大哥,俺是好人你就送俺俩回县城吧俺答应你,你想要啥俺都给你,这样下去,大壮会死的”

  小少妇哀求着,凄婉的像一凋零的花朵,林天成心里咒骂了李大壮八辈祖宗无数次,但是却表现的很傻的样子,他想进城,因为他要摸清张喜成现在的处境如果有的可能,自己要拿回马翠娇的照片现在,李大壮的车正好可以让自己去县城,而且,还可以从这个小少妇的身上找到李大壮父子的老窝一个计划浮现林天成的心底,现在要做的就是在这一个月之内,掌控一些对自己有用的东西,只有如此,自己才会保证不被暗算也只有如此,才会见招拆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