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墙根下偷听

  70墙根下偷听

  林天成脑子突然明亮起来,张喜成和李大壮以及马翠娇这三人肯定是有关系的,而他们之间的关系绝对是相互利用,李大壮倒是不值得放在心上,一个社会上的小地痞,永远斗不过有着官身的自己,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但是马翠娇若是张喜成的人这事可就不好解释了记忆中,马翠娇是一个单身,至今没有嫁人,而她若是张喜成的情人的话,张喜成还真是一个能手,而马翠娇也绝对是一个蛇蝎之心的女人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这就是事实

  林天成抱着肩膀,二十多岁的年龄在此刻却有着一种摄人的威风和严肃的神情

  不错,此时的林天成已经微微具备了一点官架子那是一个人体内潜在的东西,更是对权利的渴望

  有渴望的人必定身怀抱负和睿智,林天成的目标并不是局限于莲花村,就算在这里自己是一把手,但是走出去却是狗屁不是没有人不喜欢重权在握的惬意人生,没有人不喜欢夜夜睡新娘的销魂一刻想法是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比如现在的林天成

  “马二狗,赵大胖,老子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你们的谈话俺都听见了你们要知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的道里,你们都被人利用了”

  “林天成,你真的有信心可以把水泥路铺上”

  “是啊,你要知道,李伟和张县长有关系,俺和二狗哥在县城干了几年,看见李伟好几次呢,可是他不但没有啥事,而且快活着呢你这是玩火自焚啊”

  “闭嘴,你们两个没有男人气概的废物”谢兰一声娇叱,怎么看林天成怎么顺眼,当然,美目总是扫视林天成的裤裆

  林天成看着马二狗怒哼了几声表示无视。

  马翠莲摇头叹息,这些人可是自己亲妹妹带回来的,她究竟在城里做了啥事林天成和她可是无冤无仇啊如果林天成真的死了,自己那里可就彻底空洞了

  “兰子,你就别埋汰二狗他们了,翠娇把他们领回来如果真的是要弄死天成,俺觉得二狗还是连夜离开莲花村的好”

  林天成叼着要坐在板凳子上,久久不语,寻思了又寻思,哼道:“你们走不走俺不管,但是你们要弄死俺的话,你们也活不了,实话跟你们说,俺得罪了张喜成,但是俺保证,水泥路的事情也就这几天就有着落,如果一个月之内没有消息,不用你们弄死俺,老子自己上吊自杀去婶子,兰子姐,俺回去了”

  林天成扔掉烟头,大步离开马翠莲的家,夜色下,悄悄地回到堂嫂家中抱着是否能听到嫂子和马翠娇谈话的心理,林天成悄悄的摸向了茅草屋

  躲在猪圈旁边的树后面,林天成见到屋里亮着灯,趴在墙根下偷偷向屋里看去,水泥炕的炕头还有着王英的衣衫和牛仔裤,窗帘的缝隙也只能看见一点,屋里响着破电视的声音

  做贼一般一推门,居然没有关门,轻手轻脚往里走,忽然听见厨房贴着墙根的位置有水响声。

  操,来的真是时候,原来在洗澡

  木棚内的女人背对着自己,缝隙里可以看见圆滚滚的屁股蛋儿,看着就让人过瘾,林天成急忙躲在墙根柴草后面,一双眼睛仔细的看着

  “翠娇,你还没有洗完啊”

  屋里传来王英的声音。

  “英子姐,这几天好累的,身上都觉得臭死了呢,俺要好好洗洗对了,林天成是个啥样的人啊”

  “你说俺小叔子啊,俺觉得他人挺好的,心地善良,而且还为咱莲花村着想,你问这个干啥”

  “我随便问问,那就奇怪了呢”

  哗啦啦

  一瓢水从头顶倒下去,顺着马翠娇的奶子流了下来。

  操,洗澡的居然是马翠娇

  林天成躲在柴草后看着马翠娇突然转过来的身体,蜜桃一般的肉奶坚挺饱满,茂密的小森林,她细白的手指一手放在肉奶上揉搓,一手搭在腿间,也没有动作,有些傻愣愣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想那档子事了,她的手指轻轻抚弄着自己的肉片儿,居然两只手同时动了起来,左手揉着鼓胀带着晶莹光泽的肉奶,右手上下磨蹭那茂密小森林深处的幽径,嘴里传出轻微的哼声

  林天成急了,妈了个比的,没有必要这样搞吧咋不叫男人来帮忙自己可是现成的人,但是自己这个角度很正,虽然看不见马翠娇的脸,但是她的人正好正面对着自己,所有春光尽收眼底,可以想象的到,此时的她,脸上一定是浪荡的春潮和一股令人喷血的媚态

  可能是看得太起劲,人又靠着木门,林天成一伸自己紧绷的右腿之时,发出砰的一声。

  马翠娇一惊。

  “谁”

  她把上面捂着,下面屈弯着,尽量不让自己的春光外泄

  可是,仔细挺了听,没有了声音之后,自言自语:“嗨,可能是一只耗子,莲花村也没有啥真正地男人,怕什么呢”

  她不知道,她的一举一动全部印入林天成的视线

  呼哧呼哧林天成浓重的气息微微发出,马翠娇泼水的声音盖过了他的喘息,所以也没有听见

  “大英子,你把我的内裤和胸罩拿过来呗”

  “哎呀,俺正看电视呢,你等一会”

  林天成缓缓站起身体,猫着腰走近屋里,伸出手指示意王英别说话,在王英害羞的眼神下,小声说道:“嫂子,俺在乡里得罪了县长张喜成,村里回来了一些男人,他们都是马翠娇领回来的,他们想弄死我,俺觉得马翠娇和张喜成有一腿,你要是向着俺,一会套套话,俺在外面偷听,你要是希望俺死掉,俺马上就去投河”

  “啥”

  王英站起身体,光着脚丫子探头看着外屋的小木棚,关上房门,问道:“天成,这事儿可不是闹着玩的啊”

  “嫂子,你相信俺”

  “好吧,俺一会问问,现在你快走啊,别让她看见了”

  林天成伸手指着炕上的胸罩和内裤,王英心领神会,撅着屁股蛋儿就拿了过来,可是却发现自己的牛仔裤和t恤上有点很明显的东西,伸手拿在鼻尖嗅了嗅,左思右想也不明白是个啥

  操林天成腿肚子一下子就抽筋了,妈了个比的,老子没有处理好现场啊

  “嫂子,快点出去,俺跟在你后

  面就出去了,如果马翠娇真的和张喜成有一腿,俺要连夜去一趟乡里,如果村民问起俺,你就说俺去深山里挖人参,不知道几天回来”

  林天成赶紧的打住王英想要继续研究她衣服上的东西,妈的,在研究下去,老子会走火的

  “嗯跟着我好奇怪,那是什么玩意啊,腥腥的真是的”王英扔掉自己的衣衫,握着马翠娇的贴身衣物,推开房门向小木棚走了过去。

  “翠娇啊,喏,你的裤衩子”

  “哎呀,英子姐,你咋这样啊,那是内裤”

  “都一样嘛翠娇啊,你咋寻思回来了呢,城里不好吗”

  林天成蹲在王英身体后面,傻眼了

  王英穿着宽松的大裤衩,本来也没有啥,可是裤衩太松,而王英的腿很纤细,她这一站着,林天成只要一抬头就可以看见她裤衩里的风光。

  小山丘鼓鼓的躲在一条粉色的内裤里,屁股蛋儿的沟壑还有许多的毛草一直延伸到前方的森林,操,嫂子的毛怎么这么多啊

  透过王英身体的右侧,林天成还可以看见马翠娇的春光,一颗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王英并不知道林天成在欣赏着这一切,见到马翠娇将小木门推开提到小缝隙,伸手递过她的内裤和胸罩,林天成的眼睛顿时盯在马翠娇的身上

  浑圆丰挺的肉奶怎么看都不像一个被人干过很多次女人才有的那种松弛下垂,马翠娇的肉奶上,小奶头骄傲的向上翘立着,似乎在张扬着它是多么的完美而她接过内裤和胸罩,先是戴上了胸罩,随后右腿轻轻一抬,林天成顿时看见了她森林之处的小城门。

  柔软而带着水珠的毛草顺伏的贴在她的山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对粉嫩的肉瓣紧紧的合在一起,即使她抬起了右腿,那个小小的幽径之处,通道也并不大,研究过医学的林天成,几乎可以确定,就算马翠娇不是处女,那事儿最多也不会超过三次,难道张喜成的那玩意是牙签

  春光虽好,但是林天成却知道现在不是欣赏美景的时候,捅咕了一下王英的屁股蛋儿,王英哎呦一声顿时挡在了小木门前面,将马翠娇想要出来的身子给堵了回去,也就是这一个节骨眼,林天成麻溜儿的走出茅草屋,来到墙根悄悄蹲下,操,老子的裤衩子居然湿了,忽然间,屋里传来马翠娇的嬉笑声以及王英的羞恼声

  “咯咯英子姐,你这是干啥啊我又不是男人,你咋还扑上我了”

  马翠娇穿好胸罩和内裤走出小木棚,全身的粉腻和白皙,可以说,她的美是无暇的,同时也是魅惑的扭动着圆润的屁股走近屋里。

  “翠娇,如果你是男人的话,俺也不跟你因为你太漂亮了”王英叹出一口气,还好林天成走出去了,摸着自己的屁股,脸上火辣辣的热,瞄着门外,她知道,林天成并没有走跟着马翠娇的背影,王英也走进了屋子,此时的马翠娇,盘腿坐在水泥炕上,拿着自己随身的褐色皮包,掏出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