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事有蹊跷

  69事有蹊跷

  “林大哥,她是啥子意思啊”

  走在莲花村的土路上,毛毛回头看着已经没入视线的茅草屋,这一刻,村子的路边非常的热闹,一些熟悉的叔叔们背着行李卷,向着自家的方向走去,而他们的目光都在林天成的身上停留一下,似憎恨,也似阴狠

  林天成走在毛毛前面,背着手看着那些陌生男人的目光,妈的,马翠娇难道是张喜成的小情人这些回来的男人都是为了自己的小命来的吧

  一个男人,如果连正常的生活都无法享受,活着也没有啥意思,莲花村的男人都一样,硬不起来,张喜成能找到他们,必定是通过马翠娇

  想不到啊,马翠娇居然是这样的一个娘们

  林天成咬牙切齿,操马翠娇和马翠莲一比,差的太多了

  “毛毛,这几天莲花村也许会出现一点事情,你没有事情不要到处乱走,尤其是去丫蛋的家,好好的在村部待着听见没有”

  “嗯俺知道了”

  跟着林天成,毛毛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但是却相信有他的道理和用意

  两个人来到村部,林天成拿出那些小册子递给毛毛。

  “你要熟悉莲花村的每一个人,甚至是生活习惯,这样以后等到莲花村步入正轨,办事也会顺溜一些,你先看着,记住了,哪也别乱走,如果晚上俺没有回来,你自己在这里睡觉没有关系吧”

  “啊没有的天成哥,你要去哪啊”

  林天成越寻思越不对劲,越想越窝火,一个张喜成已经够自己头大了,如今又把那些那人整回来,搞不清楚他们的目的,睡觉也不踏实

  “俺去村子里一下,那些人回来的正好如果铺路的事情有着落,正好缺人手呢”

  安稳下来毛毛,林天成叼着香烟,大摇大摆离开村部。

  莲花村,马翠莲的家,此时,站着好几个男人

  “你们咋回来了俺家那口子呢他咋没有回来”

  “嫂子,你别担心,俺们回来就呆几天而已”

  “是啊,事情办完了,俺们都走”

  “二狗,嫂子问你们,你们回来干啥的”马翠莲放好了桌子,几道精美的小菜陆续端上来,几个大老爷们脱了鞋子,盘腿就坐在炕上。

  这几个人,以马二狗为首,几年前,马二狗娶了老婆,可是无法享受美人,无奈之下,只好找了几个和自己一样不中用的男人去了城里,这一走就是三年,在县城多少也算混出一点名气,至少在砖厂里人缘不错

  “兰子,愣着干啥啊,上炕吃饭吧”

  马翠莲解掉围裙挂在墙上,拉着门口站着的谢兰,安慰道:“二狗既然回来了,也算是有点良心,你也别瞎想了,好好的过日子”

  “莲姐,你说的事儿是不是真的啊林天成真的那么大”谢兰根本就没有在意自己的男人马二狗,而是小声问起关于林天成的事。

  “嘘小点声,别让他们听见了”马翠莲伸着脖子往东屋瞅了几眼,拉着谢兰走了几步,仔细听了一会马二狗几人的声音,小声说道:“兰子,莲花村里咱俩最好了,俺能扒瞎吗,林天成那玩意可大着了呢,弄的俺舒服死了你活心了”

  “莲姐,俺也是女人啊那几吧玩意到底是个啥滋味,俺都没有尝试过,二狗这个窝囊废,突然回来肯定有事俺总觉得他回来没有安好心,还有啊,你有没有发现,你妹妹马翠娇还带着金链子呢,是不是城里有铁子”

  “兰子,俺也觉得这事儿有蹊跷,她回来就要找林天成,你说她咋知道咱莲花村有这么一个人呢”

  “嫂子,家里有没有散酒啊,俺们几个好久没有喝酒了啊”

  东屋炕上,马二狗咧着破锣嗓子喊着。

  马翠莲拉着谢兰的手,会心的一笑,急忙走近东屋,打开地上的那个衣柜,马翠莲拿出一壶散酒,谢兰拎过来坐在炕沿边上,打开酒壶,五个男人面前都是小碗,谢兰一一倒满,怒哼着。

  “二狗,你还有脸回来”

  “媳妇,俺这不是挣钱了吗回来看看你”

  男人,硬不起来,说话也就没有力度,马二狗面对自己的媳妇谢兰打心眼里害怕,红着脸端着酒碗一饮而尽,几个男人默不作声,只顾着喝酒吃菜

  酒过三巡,马二狗几人醉意朦胧,就在这个时候,林天成来到了马翠莲的家。

  “哎呀,你咋来了,嘘跟婶子来”

  马翠莲正在厨房收拾卫生,突然看见林天成的身影,急忙打住他要说话的声音,拉着他便来到洗澡的小屋,示意他安静下来之后,小声说道:“天成,你在这里坐着,千万别吱声,婶子觉得二狗他们回来不简单,兰子这不是在东屋套话呢问明白了你在走,今晚你也别回大英子俺睡觉了,俺妹妹马翠娇和大英子最好了,估计今晚她俩能唠嗑一宿”

  林天成点点头,摸了一把马翠莲的屁股蛋儿,点头示意自己完全明白

  酒后的农村汉子十分的豪爽,说话也大大咧咧的,马二狗拿着牙签扣着牙,打了几个饱嗝,哼道:“兄弟们,咱回来就待两天,事儿必须办了”

  “二狗哥,俺总觉得这事儿不能做”

  “滚犊子,他妈的,咱们活着不像个男人,现在给咱这么多钱,妈的,就算咱们死了,是不是也给自个的老娘们攒下了都答应了人家,现在还能撒手吗”

  谢兰和马翠莲很平常的收拾着碗筷,对于马二狗几人的谈话格外留心,饭后,马翠莲拿出一些干果放在桌子上,打开电视看着新闻,谢兰嗑着瓜子,瞄了几眼醉醺醺的马二狗,此时,除了马二狗和丁香的老爷们赵大胖之外,其他几个老爷们东倒西歪的倒在炕上。

  “二狗,你不回家,打算住在这里啊”

  “兰子,俺对不起你俺还有家可归吗呜呜”

  马二狗抱着脑袋,抽着自己的嘴巴,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

  谢兰揪着马二狗的耳朵使劲一扭,哼道:“二狗,你他妈能不能像个男人,你妈死了啊,你哭个屁啊”

  “哎呦兰子,俺实话跟你说,俺们回来不是为了想家了”

  “二狗哥,你喝多了啊

  ”

  赵大胖一下子激灵起来,吓得连忙捂住马二狗的嘴,不断的摇头。

  “咳咳,大胖,你他娘的要憋死我啊呸”

  马二狗吐了口黄痰,东摇西晃的抹了一把脸,伸着脖子看着窗外,瞅了几眼屋里,也就这几个人,于是,接着说道:“兰子,俺们回来是马翠娇找到的,她这几年在县城混的不错,她给俺们很大一笔钱,让俺们弄死一个人,他叫林天成虽然这是人命,但是俺们几个活着跟他娘的死了也没有什么两样,所以俺们答应了今晚,俺们就动手”

  啪

  谢兰甩开膀子扇了马二狗一个耳光,扇的他满眼冒金星,人也清醒不少谢兰真想掐死马二狗,好不容易从马翠莲口中得知林天成有一个很大的玩意,自己看都没有看过,更不用说享受那档子事的快乐了,马二狗居然受人指使,要弄死林天成,这还了得

  “马二狗,你他妈的傻比吗老娘嫁给你几年了有没有一句怨言有没有做出对不起你的事儿你说你在城里不回来也就算了,你一回来就要杀人,你让俺以后怎么活难道你要别人一辈子戳俺脊梁骨,让俺一辈子背着骂名活着吗”

  马二狗捂着脸,想要说话却说不出。

  赵大胖吞了几口水,叹道:“二狗哥,俺就说犯法的事儿咱不能干,你看,这下好了,这下可咋整俺就说马翠娇没有安好心,你们偏偏不相信”

  吧嗒马翠莲恰到时机的关掉电视,拉上了窗帘,搬过凳子坐在地上,整理一下衣服,看了看赵大胖和马二狗,问道:“大胖,你还不彪,俺妹妹是个啥子心思俺不知道,可是俺们告诉你门一件事,林天成大学毕业就屈居咱这鸟不拉屎的莲花村,现在为了咱村里的果园子,都去了乡里找乡长铺路,你们都知道,这事多难啊可是林天成办到了,你们却要弄死他,你们有何脸面面对莲花村的祖祖辈辈”

  马翠莲简单几句话却如刀子一般刺进马二狗和赵大胖的心里,两人寻思了半天,赵大胖首先反映过来,一拍大腿。

  “嫂子,俺知道是谁要弄死林天成了”

  “谁”

  “妈的,难怪觉得他那么眼熟,二狗哥,你好好想一想,那个是不是”

  “啊操他娘的,俺想起来了,是他李大壮”马二狗腾的站起来,差点摔倒,蹦下水泥炕匆忙穿上鞋子,扇了自己几个耳光,叹道:“大胖,咱们连畜生不如啊,李大壮爷俩害了咱莲花村,可是林天成却在拯救咱们莲花村,咱们不但没有感恩戴德,居然为了钱还要弄死他,俺要去把这事说明白”

  “不用找我,俺来了”

  林天成狰狞着脸,咬着钢牙,背着手从小屋走了出来,因为他将事情前后想了一遍,假设性的得到了一个结果,之所以出来,是想验证自己的想法是不是真的,如果真的是自己想的那般,事情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