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目奸堂嫂

  68目奸堂嫂

  回到堂嫂王英的家,正巧赶上王英在睡下午觉,她穿着白色的短袖,蓝色的牛仔短裤,光着小巧的脚丫,身子侧在水泥炕上,雪白的两条大腿和她鼓胀的胸脯,以及她的绝美,林天成看的是血脉贲张很想撕开她的衣服,好好的蹂躏和享受一番,但是却不敢

  轻手轻脚的在屋子里走着,找了半天也没有看见自己的电话,正纳闷的时候,王英身子微微翻了一下,仰躺在水泥炕上,天气太热,睡梦中的她,白色的短袖已经撩了起来,平坦滑腻的小腹一览无遗,那紧身的牛仔短裤的口子也不知道何时打开了,拉链也微微向下,林天成清晰的看见王英里面的黑色内裤

  操绝代美人的睡姿,真他妈的要命林天成挠着头发,忍受着大懒鸟的冲动,摸着下巴发愣,自己确定电话留在了这里,可是在哪呢几番寻找也没有看见,心急如焚

  忽然间,坐在炕沿上的他猛的看见,在王英的屁股底下,自己的电话在轻微的震动

  “嗡嗡”

  来电话了林天成猛的站起来,知道自己电话号码的人没有几个,都不会超过五个手指头难道是李静兰有消息了

  搓着手,林天成脸红心跳,伸出去的手停在了王英的屁股边上,伸下去,不但可以碰到王英挺翘的臀瓣,也可以拿出电话,令林天成无语的是,自己的电话似乎夹在了王英的臀沟

  “嗯痒喔好麻”

  睡梦中的王英突然身子乱摆,像水蛇一样的在炕上扭动,电话震动在她的臀沟不断的响着,那种酥麻透过她薄薄的裤子穿透每一个神经,她脸色潮红,双手胡乱的抓着,口中喃喃不停。

  “嗯不要不要这样不”

  “啊好舒服天成,用力快啊嫂子要泄了使劲,快点使劲往里弄啊”

  林天成傻愣住,只觉得自己的鼻子下面热热的,伸手一摸,操,真的流鼻血了妈了个比的啊,她在做春梦似乎正梦见被老子戳

  看着王英此时判若两人的模样,林天成真想暴虐的撕碎她身上的一切遮羞物,以原始人类的粗暴方式去征服这个美丽的嫂子

  许久,电话的震动停止了,林天成喘着大气,王英的牛仔短裤微微的有些湿透,林天成伸着舌头舔着自己有些干枯的嘴唇,嫂子的蜜汁一定很香甜吧那嫩嫩的肉裹在嘴里的滋味一定不错吧

  王英停止了扭动,但是依旧睡着,微微一侧身,吧嗒,电话顺着她的臀沟掉了下来

  林天成一把拿起电话,看也不看的揣进裤兜,低头看着自己雄起的大懒鸟,再看看熟睡的王英,一个大胆的想法顿现。

  “嫂子”

  林天成轻轻推了一下王英。

  没有反应

  “嫂子你睡着了吗”

  林天成稍微用了一点力气,又推了一下,王英还是没有反应,但是身子再次仰躺在水泥炕上,右手抓起自己的衣襟向上撩了起来,橘黄色的文胸边缘,两个白花花的肉团子顿时露出了边缘。

  林天成站在地上,不自觉的左手伸进了裤裆,摸着自己坚硬的大懒鸟,看着熟睡之中的绝美王英,忍不住的打起了飞机虽然在谢丽丽身上纵意驰骋沙场三回合,但是自己仍就意犹未尽,面对自己朝思暮想的王英,控制不住那种强烈的冲动

  慢慢的,林天成靠近炕沿,抓着王英的两条美腿,微微的将其分开,有用手指轻轻的将她的衣襟向上撩了一下,随后轻轻地将橘黄色的胸罩向上推了一下,这一下,露出了一个饱满的肉团,鲜红的奶头挺立着,小巧珠圆,粉红的奶头并不大,但是却极具成熟的韵味。

  林天成确定这是自己今生最难忘的一幕,虽然在芦苇丛里感受过王英的躯体,但是比起现在的情景,此刻更加的让人念念不忘

  王英飘逸的头发已经有些散乱,绝美带着成熟潮红的脸庞,粉红色的小嘴湿漉漉的,高耸丰满的肉奶似乎下一刻就要从胸罩里跳出来,她的小奶头太鲜红了,下面那结实柔软的小屁股,由于牛仔短裤过于紧窄,王英的屁股也好像要从里面蹦出来一样,在加上她全身的肌肤像雪一样白,好像能捏出水来。

  王英的每一个部位都散发出健康成熟,迷人性感的气息

  林天成的呼吸已经临近窒息,他的目光完全的落在了王英的下身,原来一般的女人穿着这种紧身的牛仔裤,或是紧身裤子的时候,小山丘的位置应该没有缝隙或是呈现一个正三角形状的缝隙,可是王英不同,即使是她双腿紧闭的时候,她的下方也是有着倒立的三角形状的缝隙,还有她的小山丘,即使隔着牛仔裤也能呈出一个隆起,这只说明了一点:她是一个欲望极强的女人

  水泥炕上,王英的身边还有着几件她换洗的衣服,林天成悄悄的拿起了一件蓝色的t恤,激动的放在鼻子上用力的嗅着,那是一股淡淡的女人体香,他的手抚摸着衣服上乳房的位置,幻想着在抚摸王英的高耸肉奶,强烈的冲动下,林天成拉开了裤子的拉链,掏出了他早已坚硬的大懒鸟,用王英的t恤抱住大懒鸟开始上下套动

  t恤柔软的质地加上用嫂子的衣服,还可以看着王英的睡姿,二十多分钟之后,林天成有了喷涌的冲动

  这时,他又抓起了炕上的一条大裤衩,把她盘丝洞的位置紧紧的帖在自己鼻子上,就在那股淡淡的洗衣粉的清香和王英下身那说不出味道的体香传到自己的鼻子的时候,他再也控制不住了,一阵抽搐,滚烫的液体冲了出来,又多又浓淋湿了王英的t恤,他马上又对准了嫂子大裤衩小山丘的位置,又有打量的液体喷了出来,很快就把王英的大裤衩子湿透了

  林天成平静了一下呼吸,把王英的衣服又原样放好,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感觉舒爽了许多妈了个比的,目奸嫂子的感觉都是这么的爽,不知道真正的那一天回事怎样的爽摸了摸自己裤兜里的电话,将穿上裤子,林天成握着电话走出茅草屋,舒服的呼吸一口空气,急忙看了看电话

  果然虽然不是李静兰的电话,但是对自己也十分有用,未接电话显示的是白桂花林天成急忙回拨了电话。

  “喂,桂花姐,是我,林天成,哦,刚才给地锄草,忘记拿电话了你说啥张喜成居然这样好俺知道了,俺会克制自己的桂花姐,李县长还没有消息吗好,你放心,俺知道的就这样”

  挂掉电话,林天成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肩膀,双眼看着篱笆院之外,妈的,张喜成在惠南县果然有势力,居然将莲花村的一些老爷们给弄回来了

  林天成很生气,虽然那些男人不中用,可是张喜成的用心到底为了啥呢

  “天成哥天成哥”

  顺着声音望去,林天成看见了丫蛋郭美美和毛毛的身影,两个少女肩并肩的拉着手,跑了过来。

  “天成哥,村里回来了一些叔叔”

  “是啊,他们几年都不回来,

  今天回来好几个呢”

  林天成示意自己知道,表面上,现在在外面打工挺不容易的,回家至少有地种,有粮食至少可以不为吃饭发愁可是这些男人的通病是硬不起来,几年不回来一次,突然一下子回来几个,而且还是张喜成搞得鬼,妈了个比的,这里有猫腻

  这些男人都回来了,林天成心里憋得慌,自己连嫂子都还没有搞定,何况村里那么多的女人原本就不可能一下都扑倒,这下子更难了

  正在寻思的时候,篱笆院外来了一个女人,是一个美的让林天成心动的女人

  马翠莲的妹妹马翠娇比自己大了三岁,比马翠莲更动人,水灵性感,妩媚成熟林天成就没有觉得马翠娇哪个地方长的不对,眼睛大大的,鼻梁细细的,嘴唇薄厚适中,像成熟的蜜桃,看了就想上去咬上一口,头发是齐刘海,好像就是画上走出来的一样,看着这样的女人林天成还真就没有冲动的欲望,因为舍不得,她似乎就是纯洁的化身

  莲花村的资料上,林天成早已将每一个人都记住,这个马翠娇离开这里已经有几年,她也回来了

  “大英子,在吗”

  “哎呀,小姨,你咋也来了啊”

  “呦,丫蛋啊,小姨来找你大英子婶,咦,你是谁啊”

  马翠娇宠溺的揉摸着丫蛋的头发,皱着眉头看着林天成

  “俺是林天成,莲花村的村主任,也是王英的小叔子俺嫂子在睡午觉,你找她有啥事”

  马翠娇听着林天成说话,也只是淡淡的笑笑,就这么一笑,林天成觉得骨头几乎都酥软了,人也挪不动步子,只用眼睛欣赏,可是马翠娇根本就不在意他的目光,压根儿就不看林天成

  “村里的男人都是我领回来的,林天成是吧不知道你是怎么来到莲花村的,张县长让我给你捎个话,就八个字:黄泉路上,一路走好”

  林天成冷哼一声,顿时明白了村里男人回来的目的,微微一笑,哼道:“麻烦你转告张县长,俺送他十个大字,有他妈多远滚他妈多远毛毛,我们去村部”

  林天成拉着毛毛就走,留下马翠娇和发愣的丫蛋,看着林天成消失的背影,马翠娇哼了一声,眼睛里闪过一丝猫捉老鼠才有的玩味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