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亲我一下好不好

  65亲我一下好不好

  谢丽丽停下了抚摸的动作,抬头妩媚的看着林天成,吃吃笑道:“林大哥,你也害怕我叔叔吧”

  妈了个比的,能不怕吗吉峰省最牛比的人,谁敢惹老子不是傻比,该吃的不能留给别人,可是不该吃的,死活都不能动一下如果谢丽丽把这事说出去,谢云龙若是知道的话,估计自己的大懒鸟绝对会连根拔起

  “谢丽丽,俺是很正经的,别的事儿俺都可以帮你,这件事真的帮不来,太难你让俺多活几年吧,俺求你了放过俺你找别人吧”

  “我不我就看中林大哥了在学校里,我听他们说你是真正地汉子,见义勇为,恩怨分明,难道我没有李文轩漂亮吗林大哥,帮帮我吧我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离开,我求你了,我不会连累你的,就算我叔叔问起,我都不会说,相信我就这一次,我要是怀上了就是天意,如果没有怀上就是我命不好”

  谢丽丽继续解开林天成衣衫的口子,几下就脱掉了他的衣服。

  “不行这事俺真的帮不了你啊”

  林天成有点害怕,妈的,干谢云龙的侄女,老子嫌命长了吗

  “我不”谢丽很倔犟,低头的瞬间,已经看见林天成鼓鼓的裤裆,心里比他还清楚,他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可是自己更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学习医学,对于男女的身体构造很清楚,虽然没有接触过男人的那玩意,但是此时此刻,谢丽丽只想赌一次,希望自己可以怀上孩子,了结自己妈妈离开之前的心愿好不容易看上一个自己觉得挺好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放过

  林天成无语了全身发热,面对谢丽丽这样大胆的举动,两手抓着地上的乱草,双腿绷紧,脑袋里反复的交替着理智和人性的争斗

  干了她

  不行

  她是谢云龙的侄女啊

  不干她

  也不好

  替天行道就是男人的任务

  干不干

  还在做着心理斗争的林天成,忽然喘了一口气,伸手握住谢丽的手,红着双眼,仔细的看着她一片红晕的脸蛋,说道:“谢丽丽,这样不太好吧如果你叔叔知道了,俺可就活不成了俺还没有娶老婆呢”

  “林大哥,我不会说的亲我一下好不好”谢丽闭上眼睛,跨坐在林天成的大腿上,把嘴往林天成的脸上点了一下,随后闭上眼睛呶着红艳丰润的双唇

  林天成一次又一次注视着谢丽丽,几番确定了她的情意,咬着牙齿,内心燃烧的欲火一旦着起来,无法熄灭思前想后许久,妈了个比的,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怕个几把

  趁着谢丽丽闭着眼睛的瞬间,林天成的嘴巴对了上去

  一刹那,谢丽丽身子微微一颤,忽然有点挣脱的意思,却被林天成死死的抱住,睁开有点发慌的眼睛看着林天成

  林天成这个人,一旦决定某一件事就会做下去,男人嘛,做事情必须要有始有终林天成的舌头就像上了发条一样,疯狂的在谢丽丽的嘴里搅动,让谢丽丽也感到了心慌,身上像是被点着了一般,火热滚烫,对这种感觉似乎还特别依赖,甚至也跟着林天成一起搅动着舌头

  疯狂的亲吻了一阵,谢丽丽便觉得自己的下面有东西往外流,那里痒痒的,恨不得有个东西塞进去,浑身的不舒服,人也瘫软在林天成的怀里。

  “林大哥我”

  “啥也别说了,俺帮你”

  林天成大手不老实起来,悄悄的伸进了谢丽丽的衣服里,谢丽丽一惊,拉住林天成的手,心里很清楚,这里是自己的奶子,碰不得,可是又不能过于抵抗,毕竟是自己心甘情愿的

  “林大哥好痒哦不要”

  “你不是要俺帮你吗如果你现在阻止,咱们就回去”

  “不”

  谢丽闭上了眼睛,屁股蛋儿扭动着,厮磨着林天成鼓起的裤裆

  “那好吧,你就让俺摸摸吧”

  “嗯轻点”谢丽放弃了原则,让他摸吧,自己不是心甘情愿的吗能够让自己喜欢的人碰触自己的果实和秘密,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林天成不回答,手已经动作起来,感受中手中软软的,胀胀的肉团子,体温穿过手心沉浸在心里,很舒服的感觉

  谢丽丽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被林天成一阵揉弄,就像丢了魂一般,这种感觉太让人接受不了了,在加上林天成的舌头一次又一次的攻击过来,浑身都觉得发热,热的奇痒难受,只想脱掉自己的衣服

  摸索了一阵,林天成的手又滑进了谢丽丽的短裙里,谢丽丽一个抖颤,伸手捉住林天成的手,有气无力的连连摇头:“林大哥,不要我有点怕”

  林天成自然放缓速度,嘴吧狠狠的吸啜了几下,这让谢丽丽招架不住,自然而然的放松了身体上的紧张,果然,不一会的时间,谢丽丽的小手有些松软,林天成快速挣脱,轻巧的顺着她的大腿滑了进去,一进去就感觉像是掉进沼泽地里一般,一片湿滑

  “林林大哥等一下”

  谢丽丽止住了林天成的一切动作,缓缓站起身体,拉着林天成站了起来,自己背对着林天成的胸膛,似笑非笑的将身体往后靠,林天成知道她在挑逗自己,也是在给她自己一个美好的气氛,一个可以放松下来的环境

  林天成的大懒鸟在谢丽丽的臀上磨蹭,拦腰抱紧谢丽丽,坚挺的大懒鸟顶在她的嫩臀上磨蹭,并将手顺着裹着网状丝袜的臀沟和张开的双腿,从内侧滑进,向前挪移,在网状丝袜底部抚摸,而另一只手则是把谢丽丽白色纱质套装的纽扣悄悄拉开

  “啊啊”

  原来,林天成已经开始偷袭谢丽丽的翘胸,伸手握住她毫无防备的乳房揉搓着,还握住她的奶子,抓了起来,并且用另一只手把她的大腿根部搓了好几下,用手试着要把谢丽丽的蜜汁挖出来似的

  “叽叽”

  一阵野鸟飞过,树林里传来谢丽丽的呻吟声

  林天成很熟练的使劲去舔着谢丽丽的耳根,使得谢丽丽脑中的每一个细胞都想被翻过了一样,大概是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刺激了林天成,也或许是她的自愿让林天成欲罢不能,林天成似乎已经等不及了,又去舔着谢丽丽的另一个耳根

  谢丽丽扭动着上身,轻微发出只有做那档子事才可能发出的声音

  br>

  “嗯喔”

  谢丽丽一边呻吟,一边扭动着身子,一双粉腿缓缓张开,同时,白色内裤中的裂缝也早就流出蜜汁,令人懊恼的是从白色内裤之中不断流出的蜜汁,早已黏腻在大腿内侧了,被爱抚后有所反应是正常的现象,但是令谢丽丽难过的是,林天成似乎还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而自己又不好开口说要

  林天成逮着这个好机会,自然要过过瘾轻轻的把谢丽丽的丝袜往下拉,又把手放在她的丝质三角裤上揉摸,手指一直隔着乳白色镂空丝质内裤那层薄薄的丝缎对着里面的小山丘移来移去的搓弄,还用手指在臀部的裂缝及花瓣突出处给予按摩,使得谢丽丽原来张开的两腿深处,感到一阵阵痉挛的喜悦

  “嗯林大哥,好痒喔我都湿透了,你别玩了,好不好”谢丽丽不但不反抗,反倒是让林天成把她的段窄裙完全拉上腰际,而且也大胆的张开双腿,主动把那丰满的盘丝洞放置在林天成的手掌心,让林天成从潮湿的内裤玩弄里面的花瓣

  而且从那小小的盘丝洞中滴出来一滴滴的花蜜来,湿了林天成的指缝,散发出浓厚的女人香味。

  “喔”

  谢丽丽尽量调整自己的呼吸,她也不确定会不会有人路过树林,担心别人会听见自己呼吸急促的声音,但是翘胸以及下身所感受的甜美感受却是无法隐藏的

  “喔”

  谢丽丽腰身一边摇动,一边有着令她很不好意思的反应,因为乳头已经变得又硬又红

  “啊喔”

  随着一声声呻吟的声音,体内的花蜜早已不断喷出

  激情的狼吻移到了她的脖子,林天成轻轻的用牙齿去咬着她的耳朵,谢丽丽的身心早已随着林天成的舌头完全陶醉了,林天成一边吸着她的耳垂,一边那只手掌向上提起胸罩

  “啊”由于谢丽丽感觉到太过舒服,一再呻吟不断

  下一个瞬间,林天成的指头已经慢慢的移到白色内裤上面,从内裤上寻找花唇的入口处,从大腿根部传来的兴奋快感,迅速传遍全身

  “啊拜托”谢丽丽心里大喊着,扭动着身子期待林天成能将湿湿的三角裤给褪下去,于是,她自己用三角裤去碰林天成的裤子,在这裤子里面,林天成的懒鸟正在打着热切的脉动,男人的感触强烈的刺激着谢丽丽的官能

  “林大哥,我现在随时可以被插了”谢丽心中苦苦的说着,可是嘴上却说不出口

  此时,谢丽丽的心大力的跳动着,而且也没有想停的意思,扭动着那圆润修长的大腿,把要叫的声音又收了回来,当那白色的高腰三角内裤从下身被林天成褪下的时候,谢丽丽好像觉得更多的蜜汁滴落在草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