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快点进去

  60快点进去

  “哎呦啊”张晓燕连续的尖叫声和奋力抵抗吓到了林天成,堂嫂就躺在旁边,她要是醒来看见自己和张晓燕这样,不知道会是以怎样的场面收场虽然心里希望她醒过来,但是更多的却是想享受现在的快乐

  林天成急忙将手伸过去,捂住了张晓燕的嘴,但是还是有“嗯嗯”的声音传出

  张晓燕双手用力顶着林天成的胯部,想要摆脱那种近乎撕裂的痛苦,林天成看了看下面,庞大的鸟头已经钻进了她的隧道口,现在正夹在鸟头与鸟身之间的小沟内,有点进退两难,林天成自己也感觉到有些微痛

  张晓燕的两片大嘴皮子已经被挤压到了一边,堆的很高很高,小小的缝隙也被爆开了,露出鲜红鲜红的小豆子和小嘴皮子,林天成有点心痛了但是实在是不希望自己刚刚建立的小小的成果就这样功亏一溃,妈的,一会就会好了,林天成在安慰着自己,并保护着自己的大懒鸟不让张晓燕的摆动而被分开

  林天成双手拉着张晓燕的双肩让她没有太大的回缩空间,但是自己也不敢再进入一点,张晓燕的隧道真的是太紧了,低下头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燕子,小点声,小声你想让俺嫂子醒来吗”

  林天成一句话提醒了张晓燕,她强忍着痛没有了声音,但是眼角已经有眼泪流出,生气的说:“你又说不痛的你这玩意咋就变大了俺有点受不了啊”

  “燕子,刚开始是有点痛的”林天成有点激动和紧张虽然张晓燕自己干过两次,但是她的盘丝洞和处女没有什么两样,而且自己的大懒鸟莫名的变大了,她窄小的隧道怎么可能一下子就适应下来呢

  “只要你别动,就不会有那么痛了相信俺真的”林天成一边说,一边抽出一只手帮张晓燕擦掉眼泪

  “俺不相信你了俺不相信你了又说不进去,然后又进去你骗人”张晓燕现在就像一个小女孩似的,那种撕裂的感觉真的太难受了,说着话,她摆动的幅度慢慢减小了不少,林天成也慢慢松开了她的肩头

  “就这样,俺不动,你也别动,好不好”林天成在努力的说服她,用眼睛盯着她

  张晓燕看着林天成,没有说话

  凌乱的头发,枯干的嘴唇,泪水汪汪的大眼睛,红扑扑的小脸蛋,急促的喘息,风韵的身材,白皙的皮肤,所有的一切让林天成陶醉

  “好不好”林天成再一次将头放的更低,在张晓燕的耳边轻轻地问

  “”张晓燕想要说什么,又没说,只是向林天成点了一点头,含着眼泪给了他一个微笑

  林天成很高兴,也很激动,用嘴滋润着张晓燕枯干的双唇,吸吮她的眼泪,疯狂的亲吻她的脸颊。

  “现在还痛不痛”林天成小声的问。

  张晓燕笑了一下,摇了一下头。

  妈的,老子的大懒鸟是头大根细的,刚进来她有些不太适应,尤其是变大了之后,但是如果放弃进入而出来,只会令她再痛一次林天成轻轻的晃了一下臀部,想看一下张晓燕的表情,只见她的嘴角轻轻的向上挑了一下,一只眼睛也跟着缩了一下

  林天成明白,张晓燕是在努力的不想让自己知道她很痛,是在强忍着摸了一下她的头发,给了张晓燕一个会心的笑,她动情的伸出手在林天成的脸上拧了一下,双手猛的抱着林天成的脖子,将头埋进林天成的胸膛

  林天成的注意力全在大懒鸟上,下意识的向外抽了一下,然后又向里面进去一点

  张晓燕好像变得很勇敢,主动的配合着林天成的动作,这样来回几乎有三十多次,她的声音已经不是痛苦的叫声了,而是轻轻的:“哼哎哎呀”

  在看看大懒鸟不知不觉的已经进去了大半,林天成感觉到张晓燕的里面很温暖,像是有着什么东西夹着自己的大懒鸟不停的蠕动,让他有些莫名的快感

  林天成激动的将张晓燕的腰搂起来,将屁股往下用力一沉,大懒鸟全部没入张晓燕一口咬住了林天成的肩膀,轻叫了一声,又将双手移到的林天成的腰部死死的抱住,不让他动弹

  林天成耳语问道:“还痛吗”

  “有点痛没关系的,俺能忍受的了,天成,你要轻点”

  “燕子,你抱住俺的腰,俺轻轻的动都不能啊,等你不痛了之后就松开俺,好不好”

  张晓燕的头埋在林天成的胸前,点了点头。

  林天成没动

  而张晓燕却用手在抚摸林天成的腰背,头和屁股,林天成在感觉着她下面的温暖和蠕动,过了好一会,张晓燕将手移到林天成的腹部,用手向上顶了一下,轻声说道:“天成,你动一下,试一下看看”

  “好”

  林天成抬了一下屁股,然后又向下一沉,问道:“怎么样,痛不痛”

  “呀好像不痛了啊真的不痛了”张晓燕面带笑容,有点惊奇和不解的跟林天成说着。

  “为什么刚才痛,现在你全部在里面,俺反而不痛了呢”

  林天成一下子被问住了,不知道怎么回答,吭哧半天才说道:“燕子,待会你不但不痛,你还会像上次那样很舒服呢”

  “嗯天成,俺开始有点舒服了哎呦,有点舒服了,不痛了”张晓燕轻轻的哼着,用手在不停的推拉林天成的腰部,娇喘着:“哎呦好舒服,天成哥,你真好上帝真好”

  林天成听见张晓燕一阵阵美好的呻吟,有一种成就感,一种征服感更加有力的不停进进出出,好几次因为上下进出的幅度太大,整个大懒鸟全部溜了出来

  但是,由于惯性作用,还有张晓燕露汁的润滑作用,加上大懒鸟的坚硬,相互有节奏的默契配合下,没有第一次进入那样困难,而是很轻快的就钻了进去

  张晓燕娇小的田地已经有些轻微的红肿,而林天成的大懒鸟像是被浸泡过的压缩物质,变得异常的粗大,整个鸟身青筋爆满,已经胀大到有些疼痛

  不知道什么时候,张晓燕的一只手在向一边拉着她的小裤衩,好让林天成的大懒鸟能顺利无阻碍的进去,林天成将大懒鸟抽出来,放在她那小缝隙上挤压

  “别抽出来别俺要”

  “你用力,你要用力好不好”

  “天成哥,快点进去啊快”

  林天成没有理会张晓燕,手拿起自己的大懒鸟上下敲打她的小腹和大腿内侧

  张晓燕急了一把抓住林天成

  的大懒鸟,自己就往她的隧道口处牵引,林天成趁她不注意,使劲一挺,大懒鸟彻底钻进了森林尽处,这一下让张晓燕的整个身子也想炕里滑了一下,她不敢叫的太大声,只能“嗯嗯”的轻哼着。

  “天成,俺这样和你,会不会有小崽子俺会不会怀上”

  “燕子,你想不想有俺的孩子”

  “俺不敢俺怕村里的女人都怀上你的娃”

  “你是不是很想要孩子啊”

  “俺,俺不知道”

  张晓燕撅着小嘴巴看着林天成,双手不停的在林天成的头上抚弄着他的头发,从鼻腔里不时地发出呻吟声

  “燕子,今天俺就不让你有孩子,下次再让你有孩子,好不好”

  “嗯嗯那你现在要用力,俺里面好痒你用力,俺里面就很舒服”

  张晓燕的露汁越来越多,已经将小裤衩都湿透了,由于林天成用力较大,露汁又较多,每一次林天成进出都会发出“叽咕叽咕”的声音

  张晓燕的盘丝洞实在是太小了,猛烈的摩擦让林天成有点酸酸的,麻麻的,痒痒的,不知所措的感觉,整个身子好像已经不是自己在用力了

  一阵接着一阵的活动,张晓燕的额头上冒出了细小的汗珠,而林天成全身由于剧烈的运动,各个部位都有汗水在流

  一阵疯狂之后,林天成忽然觉得张晓燕的隧道里在向自己施加压力,只觉得她的隧道在不停的收缩,又好像是用隧道不停的吸吮自己的大懒鸟,使得他全身上下像电击一样的一阵酥麻

  “啊”林天成叫出声来,好像有一股使不完的劲儿要爆发出来一样,狠狠的加大了幅度和速度

  “哎呀哎呦”张晓燕也不停的叫出来,猛的抱住了林天成的脖子,将头向上抬,将牙齿咬着下唇颤抖着,双脚也抬起来放在了林天成的背上,她的整个身子已经附在了林天成的身上

  “啊俺不行了天成,俺爱死你了俺要去死了啊哎呦”

  一瞬间,林天成与张晓燕同时达到了顶峰,林天成的思想已经没有了,能感觉到的只有排山倒海的洪流将两人冲走,林天成紧紧的抱着她一起漂,又一波又一波的漂流

  沉醉于陶醉之中的林天成和张晓燕,丝毫没有发现,此时的王英脸红心跳,呼吸急促,她醒了确切的说早就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