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偷情

  59偷情

  七八月的天气,就连晚上也是闷热闷热的,茅草屋的水泥炕上,本就不是很大,加上睡了三个人,体温的热度和空气的热度逐渐上升,睡梦中的王英额头和鼻尖都有着香汗,紧身的衣服也快要湿透了,但是她完全不知道此刻发生着什么

  林天成瞄了瞄王英,大手却在张晓燕的腰间游移,超短的睡衣已经被撩起到胸间,挺立的双乳挡在睡衣的上房,只露出了大半的肉奶,林天成用舌头向上猛挑睡裙,终于将红红的奶头吸到口中,一边吸,一边轻咬,张晓燕的手也抱在了林天成的脖子上,箍的紧紧的,双腿交夹在一起

  虽然很兴奋,但是林天成毕竟老道,在这个方面的技术是比较有基础的,尤其是偷情,林天成表现的更为出色

  林天成时而在张晓燕的奶头边上轻舔,时而又用嘴巴吸吮乳晕,时而又用下巴和鼻子猛烈的挤压肉奶,手已经不知不觉的溜到了她的小腹下部,用小指插到极具弹性的小内裤皮圈上,由臀部到腰间到小腹绕着滑动,张晓燕恶狠狠的咬着林天成的手,手臂紧紧的抱着林天成的脖子,想要尽量不发出声音,但是还是从她的喘息中夹杂着幸福而又痛苦的呻吟声传出,林天成将手移到了她的腿上,开始抚摸她的雪白的大腿,柔滑的大腿不住的变换着姿势来配合林天成的爱抚

  “天成,不要了大英子会听见的放了我,好不好求你了”

  “燕子,你是求我干你吧”

  “你胡说俺才没有呢你这样会惊醒大英子的

  张晓燕狡辩的说着,眼角看见王英似乎并没有惊醒,身体里燃烧的渴望也不知道是需要还是担心如果真的被王英看见,自己要怎么面对

  “嘿嘿,燕子,老子就不放手”

  林天成的手顺着张晓燕的大腿向上滑,大腿内侧温暖暖的,柔绵绵的,潮湿湿的,林天成慢慢的向上游移,大母手指已经触碰到了张晓燕的小内裤,她全身一阵阵抖动,想用她的一只手拨开林天成那只滑动的手,但是她实在是没有了力量,软绵绵的用手在林天成的手背上乱抓乱打

  这时的林天成没有理会张晓燕的阻拦和双腿的紧夹,而是一直在坚持似劲实柔的抚摸

  张晓燕知道抵抗已经无济于事,只好再次将林天成的脖子抱住,好像只有这样,她才能找到平衡,林天成用力撑开她紧合的双腿,轻轻的触摸窄小的内裤,潮湿的小内裤紧紧的包住她的小山丘,妈了个比的,这个张晓燕的领土还真是不赖啊

  林天成心里赞叹着,用食指挑起包住小山丘的裤衩边又放开,蕾丝内裤马上又贴回去,绕着她的内裤边在抚摸,舌头已经悄悄的来到张晓燕的小腹部,又慢慢的想她的小山丘靠去,张晓燕抱不到林天成的脖子,只好抓住林天成的枕头,紧紧的抱在胸口上,她也咬不到林天成的胳膊了,只好咬住自己的下唇

  林天成兴奋死了,嘴唇已经移到张晓燕的大腿内侧,舌头也遇到了黑色的小内裤,同时也闻到了一股气息,那不是花香,却比花香更美好,更诱人,他开始有些失去理智,变得有些疯狂

  “天成,快停下我不要”

  张晓燕娇喘着,用最低的声音哀求着,生怕自己会把王英惊醒

  林天成头也不抬,咬住张晓燕的裤衩边向一边拉去,娇嫩的地方一下子露在面前,附满了湿湿的水迹,白嫩的山丘在微弱的月光下闪着莹光,卷曲柔软的毛草也因为潮湿而耷拉在小缝隙边上,两片嘴皮子虽然紧贴,但是仍然包不住从里面流出亮晶晶的露珠

  林天成试着用舌头从流水出沿着缝隙向上挑了一下

  “呀”

  张晓燕一声叫唤,她不想让王英醒来搅扰了这美好的时刻,她也不知道自己不能控制自己,连忙将枕头送到了嘴边,紧紧的咬住枕套,将整个面部埋进的枕套内,努力屏住呼吸,两腿已经不知不觉的张开了许多

  林天成顾不上她的叫声,用鼻梁顶住小缝隙左右晃动,而舌尖在下面轻轻的撩拨,一只手拨着张晓燕的小内裤,另一只手却留在她的双乳间揉捏

  “嗯呀唔”

  张晓燕不时的从枕套里传出呻吟声

  听到她这种叫声,林天成已经有一股冲动,腹下由于血液澎湃使得他的大懒鸟隐隐作痛,紧绷的内裤包不住它的全身,从旁边钻露出来,昂首在他的腿间

  林天成想要将大懒鸟放进内裤里,却发现鸡蛋大小的鸟头上也有着一丝丝亮晶晶的水流出,操,这不是老子的性格,一般情况下,林天成觉得自己是不会有过于此类现象冲动的,也许是源于张晓燕小山丘之处浓浓迷人的气息所致,也或许是由于张晓燕超嫩的,似开仍合,含苞待放的盘丝洞所影响,更或许是因为炕上还有一个自己垂涎的堂嫂在场所导致

  林天成无暇顾及自己大懒鸟的变化,用拉着裤衩多余的手指轻轻的拨开张晓燕的嘴皮子,只见鲜红的小嫩肉羞答答的躲在里面,潺潺而流的水就好像是由它而来一样,在它的上面,挺立着嫩嫩的小花蕊一般的豆子,林天成将它吃进口中。

  张晓燕一下子用双腿夹住林天成的头,示意他的动作不要太猛,林天成轻轻的吃着,她的腿也慢慢的大胆的张开了,随着轻微的呻吟声开始有节奏的上下配合林天成的亲吻

  舒服这是林天成现在唯一的感觉,自己的舌头好像是天赋的特有能力,能软硬交替,变幻万千,顺着水流的地方,想找出隧道口来,可是只见水流,不见任何的洞口

  林天成用舌头试探着用力顶了一下水流出,张晓燕猛的收缩了一下屁股,伸手抓住林天成的头发,并在他的头上开始抚摸着,林天成再次慢慢的向里顶,一点点的想里边进入,顿时感觉到宽大的舌头也被夹得很窄,而且还有一点微微的疼痛

  张晓燕伸出双手捧着林天成的面颊向上拉,林天成知道她在示意自己需要一个更安全的动作发生,望着润湿的领土,林天成恋恋不舍的抬起头来

  此时,林天成的大懒鸟几乎已经要爆裂一样,整个鸟头透亮,对于自己最满意的部位就一个是它了,男人的命根子用三围来分的话,可以分为梭形,锥形和锤形

  梭形的是头尖,根细,中间粗,好处是容易攻破对方,不伤隧道口

  锥形的是头尖,根粗,身适中,好处是易攻,划出是较伤隧道口

  而林天成的属于锤形,头大根细,这种很难进入,尤其是处女,一旦进入后,能让隧道内具有绝对的充实感,动作起来能有欲死欲仙和美妙绝伦的快感,而且不伤隧道口,女人可以不耽误享受快乐的同时,还可以保持类似处女的隧道洞口,长时间与这类人偷情也是不易被自己的男人所察觉

  “天成,你轻点,你的太大了俺虽然喜欢,可是俺还是怕疼”

  “燕子,你放心吧,俺一定会让你快快乐乐的”

  林天成双手抬起仔细的双腿,将它放在自己的肩头上,顺势往炕沿边上一坐,刚好能将已经高昂的大懒鸟与张晓燕的小缝隙保持在一个水平的位置

   

  ;林天成骄傲自己的表现,将张晓燕的小手拉过来让她触摸自己的大懒鸟,张晓燕顺从的身过手来,当她碰到大懒鸟时,大吃一惊,睁开闭着的双眼,微微抬头先看了看手上的怪物又用担心的眼神看着林天成

  “天成,怎么好像变了怎么这么大这能进去吗”

  林天成知道张晓燕的心事,用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脸颊,示意她闭上眼睛,低下头在她耳边轻轻的说:“没事的,俺不会让你感到痛的”

  “天成,真的变大了,太吓人了,俺怕你还是别进去了俺不要你进去”

  “好好俺不进去,燕子,你真漂亮”林天成不敢大声说,轻轻的附在张晓燕的耳边,语气有些颤抖和激动

  林天成用硕大的鸟头挤进两片紧合的花瓣,上下滑动,小缝隙被撑开能看到小核豆,但是好像比刚才大了许多一手扶着自己的大懒鸟上下左右的摩擦,一手在张晓燕的小腹和胸脯来回的抚摸,她又再一次的闭上双眼,双手抱着枕头,嘴唇咬着枕头的一角,头部在左右晃动

  慢慢的,林天成将自己的鸟头移到了水流处,借着流出的露水,摇动大懒鸟,不一会,鸟头就沾满了发着莹光,滑腻腻的露汁,妈的,机会成熟了,变试探着用力在流水处顶了一下,操没有进去而张晓燕却叫了一声,将屁股往回收了许多

  “很痛吗”林天成在她耳边问道。

  “有,有一点”张晓燕娇喘着回答。

  “只有一点点,不要怕,俺不会让你痛的”林天成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激动万分,敢在王英面前弄张晓燕,这是一种很刺激的事情,甚至自己想到,自己弄得不是张晓燕,而是堂嫂王英对于张晓燕的紧窄,林天成也非常清楚,何况自己的大懒鸟变大了而她的隧道口一如当初

  张晓燕点点头,对林天成羞涩的笑了一下,现在,林天成的大懒鸟就在流水口处,不停的以撞击的方式来让张晓燕适应自己的节奏,果然,张晓燕好像真的放松了许多,也在不停的与林天成一起撞击

  妈的,林天成知道,张晓燕从撞击的动作上体验到了一种快感,两个人配合的十分默契,看着张晓燕的露汁越流越多,林天成忽然将自己的屁股猛的向前一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