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我要

  54我要

  二十多岁的李静兰,结实挺翘的屁股有着很特别的曲线,林天成看上一眼就觉得小腹下滚热,回头却看见白桂花红着脸蛋笑着,顿觉老脸有点挂不住。

  “桂花姐,李县长的背景似乎很强大啊”

  “嘘,林天成,你不要想那么多,以后你就会知道了,兰兰不错的走吧,我们进屋谈谈”白桂花拉着林天成走进卧室。

  “李县长”

  林天成的说了一句,李静兰莞尔一笑,轻点了一下头:“坐吧”那悦耳的声音与刚才不同,增添了几分妩媚又有点挑逗。

  “林天成,如果按照你说的,你现在在这里不安全,尽快回到莲花村,我保证用不了多久,张喜成就会将莲花村的水泥路铺上”

  “我知道,如果李伟私吞公款的事情真的和张喜成有关系,他吃了多少都会全部吐出来”林天成习惯性的抽起了香烟,烟雾缭绕的房间里,两个各有千秋的绝色美人不停的打量着他,许久,李静兰一笑,淡淡的说道:“林天成,想不到你如此的有头脑,我看好你”

  “李县长,和你相比俺差的太多俺一定要把莲花村建设起来”

  林天成实话实说,心知肚明李静兰是一个厉害的角色,任何一个人在她庞大的势力网和眼线之下,都有可能阴沟里翻船,如果自己想走的更远,不但要有后台,还要有自己的后盾做支持,所以,莲花村司马都不能舍弃就算舍弃的了莲花村,也舍弃不了那里的女人

  “你有电话吧记一下我的电话,有事给我打电话”李静兰说着话就说出了自己的电话号码,随后站起身,笑道:“林天成,我该回县里了,希望我们下一次见面的时候还可以合作,现在嘛,咯咯,有些东西和事情还不是你可以接触的,因为你太弱了”

  李静兰不愧是一个县长,字字都扎在林天成的心里,而现在的状况也的确如此望着李静兰走的非常潇洒的背影,林天成的心里就有一股征服的欲望,操,总有一天,老子会让你这个女强人在老子胯下呻吟,让你死去活来

  送走了李静兰,白桂花回到卧室,一双炫红的时装皮鞋,一双黑色的鱼网袜,二十五厘米的迷你裙,紧身的皮围没有穿文胸,她径直走到酒柜旁,拿起两只倒扣在酒盘中的高脚杯,夹在食指与中指以及无名指之间的指缝间,到了两杯红玫瑰,然后轻盈的坐在林天成身边。

  “来,干一杯,庆祝你铺路的事情有了着落”

  林天成接过酒,一饮而尽

  “再来一杯”

  “你呀,慢慢喝人家还没喝呢给”白桂花把刚送到嘴边的酒放了下来,倒在林天成的杯子里,然后又去倒了一杯,这回把瓶子也提到了床上。

  两人轻碰了一杯,各自抿了一口,林天成现在心情大爽,只要李静兰想要对付张喜成,那么她一定会全力以赴去支持他坐上水利局副局长的位置,相反的,张喜成做梦都不想离开惠南县,妈了个比的,张喜成啊,老子就等着你给给莲花村铺路了

  “咯咯,你心情看起来很好啊”

  “桂花姐,谢谢你”

  “跟我还客气其实,我也不喜欢张县长那副嘴脸,你不知道,兰兰她嗨,还是不说了,我和她是好姐妹,虽然她是一个女人,可是她依赖性很强的,咯咯,你现在得到了我,姐姐劝你有机会也把她摆平吧怎么样,她还不错吧”

  白桂花说着话,身子向林天成身上轻压过来,当她的左腿向右腿放上去的时候,林天成瞥见了她粉色的小内裤,上面还用黄线绣着一只米老鼠

  “你咋不说话了我刚才说到哪了”

  林天成灵机一动,铺路的事情肯定是有眉目了,自己这一次来乡里还得到了白桂花的身子,马上就要离开这土城乡,自己也应该满足一次白桂花,于是用拿着酒杯的手向着白桂花的腿间指了一下,说道:“桂花姐,你刚刚说到它了”

  “你真坏”

  “不,不,是一只老鼠,可是看起来又像猴子桂花姐,你的小猴子是不是想吃香蕉了啊”

  “她很乖的,你摸摸看”

  林天成毫不犹豫,把手向那个地方伸了过去,林天成的手有点颤抖,一步小心碰到了白桂花凝脂般的大腿内侧,一股强大的电流冲击着她的全身,慌忙把手缩了回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虽然已经发生了肉搏战的关系,但是面对白桂花这样的女人,林天成还是有点放不开手脚

  “怎么了咯咯,你又不是没有碰过我怎么还害怕了姐姐又不会吃了你”

  “桂花姐,你是不会吃了我,可是你这一张小嘴就是一个无底洞,它会吞了我吞了我的大懒鸟”

  “林天成,你就要走了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可以看见你呢,这里又没有别人,让我在快乐一次,好吗”白桂花说着就把她的双唇轻轻的压在林天成的嘴巴上,舌尖撬开他的牙齿,紧紧的缠到林天成的舌头上

  酒杯掉到了地上,林天成已经喘不过起来了,两个人紧紧的缠到一起,猛的捏住白桂花的双乳,两个食指轻揉着她的乳头,用嘴吸着她的嘴,腿在白桂花的大腿内侧来回的蹭

  “天成,我不行了呀呀呀下面,下面,我我要吃你下面啊”

  “好,桂花姐,你尽管来吃吧”林天成的大懒鸟早已鼓胀起来。

  白桂花三下五除二就解开林天成的裤子,小嘴吞吐起林天成的大懒鸟,那巨大的活儿在她的樱桃小口之中,进进出出,忙个不停,而她好像不知道累似的

  “真香啊还是第一次吃呢”

  “桂花姐,你真好”

  不知道什么时候,白桂花已经将林天成脱得精光,她娇嗔着让林天成给她脱衣服。

  “天成,傻愣着干啥”

  林天成抱起白桂花,将她扔到了床上,操,心动不如行动,一边亲吻抚摸,一边慢慢的给她宽衣解带。

  脱完的时候,林天成已经吻遍了白桂花的全身,当他解除白桂花身上最后一件衣物的时候,退后半步,仔细的欣赏白桂花那如玉似的身体,看的林天成惊为天人,不禁又将白桂花拥入怀中,开始亲吻起白桂花的脸庞,耳垂和香肩,林天成时而唇磨,时而舌舔,时而轻咬,双手紧紧抱住白桂花,让她跟自己粘的水泄不通,而自己那早已挺硬的大懒鸟,更是对着白桂花的下身在乱撞着。

  完全一副高手的样子

  白桂花陶醉似的享受着肌肤摩擦带来的快感,可能又感觉到林天成那坚挺的硬物,在门户之外乱顶乱撞,撞得她屁股逢迎,挺着神秘的盘丝洞,她在顶触着林天成那硬的发烫的大懒鸟,随着激动的情绪

  ,白桂花的道口里早就一股股的热流不断涌出,不但下身全湿,连洞口外林天成的大懒鸟也是沾染的湿亮

  林天成感到大懒鸟一阵一阵的湿热,不禁低头一看,竟然看见白桂花的绒毛像泡过水似的,林天成跪倒她的双腿之间,顺手将白桂花的一只腿抬高,用肩膀顶着,让白桂花的下身完全暴露在眼前,绒绒的毛草,丰厚的嘴皮子,撑开的洞口,林天成简直是爱不释手

  林天成还发现白桂花的洞口,撑开的像个“o”的形状,而且竟然像是会呼吸一般的一开一合着,露珠从那里流出,顺着洞口往下流,在大腿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浪荡的湿痕。

  “哎呀你看什么啊”

  白桂花羞叫着,林天成不但不回答,而且还靠近她的大腿,伸出舌头舔着那些湿痕,并慢慢向里面移动。

  白桂花的呻吟越来越强烈,随着林天成舌头的接触,身子也一颤,一颤,又一颤只见她伸出双手抱着林天成的头,让他的脸紧贴着盘丝洞,转动着下肢,挺送领土,仿佛要将林天成的头全部塞入隧道里似的。

  白桂花浪荡的呻吟声中,林天成隐隐约约可以听到模糊的“我要我要”

  但也可能不是,因为白桂花的声音太含糊了

  林天成觉得白桂花的欲望已经高涨了,就缓缓爬起身子,一手还抬着她的腿,让洞口撑得大大的,令一只手扶着白桂花的腰,挺硬的大懒鸟对准白桂花的隧道入口之处,先是紧紧的顶着,转一转,气沉丹田,气灌大懒鸟,然后闷吼一声,吐气挺腰一气呵成

  噗辍

  大懒鸟应声而入,而且全军覆没

  林天成知道白桂花的隧道很紧窄,结结实实的箍束着大懒鸟,现在又觉得白桂花的隧道竟然如此的温热,就像熔炉一般要将自己的大懒鸟融化掉,也感到白桂花的隧道还有着强烈的吸引力,正在吸吮着鸟头

  林天成用力的抱住白桂花的腰臀,白桂花的双手环抱着林天成的脖子,双腿盘缠在他的腰围,林天成把她压在下面,大懒鸟就像钻头一样,开始狠命的凿起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