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你好坏哦

  53你好坏哦

  滴答滴答林天成抬头看着墙壁上挂着的洋钟,时间是上午八点多,李静兰似乎睡着了一般,躺在宽大的席梦思上,此刻的她微微叉开双腿,白嫩的肌肤让林天成不敢继续看下去。

  白桂花捂着小嘴笑了几声,将茶几上的杯子收拾了,不一会就从厨房走出来,坐到林天成的身边,扬着脖子看了看李静兰,喘息了一口香气,笑道:“林天成,她就是李县长,怎么样,很漂亮吧”

  “桂花姐,俺觉得你们两个很熟啊”

  操,傻子都看出来了,这个李静兰一口一声的叫着白桂花白姐,有一点不能忘记,她可是县长,而白桂花只是乡长,地位上的差别能让李静兰如此称呼,怎么可能没有点猫腻

  忽然间,看见白桂花脸上攀浮的红晕,妈了个比的,你俩不会是玻璃吧

  “想到什么了”

  “俺不敢说俺也不希望这是真的”

  “咯咯我也不怕告诉你,其实我和她都不太喜欢男人,不过现在我才知道,还是你林天成有能力,还得是男人的那玩意才舒服你放心好啦,她和我一样,也是一个老处女,虽然我们想过那事,但是却是出来没有真的整过嗨,林天成,你可要想好了哦”

  林天成满头冷汗,脊椎骨都发寒,堂堂的李静兰,一个可以在惠南县有着绝对权威的县长,居然不喜欢男人

  “白姐,我公文包里有一本蓝色的文件,你给林天成看一下,如果他能找到对策的话,莲花村铺路的事情,我就会站出来支持他林天成,你只有一上午的时间”

  李静兰躺在席梦思淡淡的说着,随即便笑道:“白姐,你过来给我捏两下吧,我最近工作太累,浑身不舒服”

  白桂花打开李静兰的公文包,翻找了一会就看见一本蓝色的文件,抽出来递给林天成,示意她慢慢看,转身便走近了卧室。

  林天成也不多想,打开文件的一刻,目瞪口呆

  原来,文件上是惠南县的一些格局,各个机关的权威人物都有很清晰的注解,更让林天成感到震惊的是,文件上除了惠南县的具体政治格局,居然还有着通源市的一些内部消息甚至连省里都有一些,当然,这些消息都是一些负面消息,随便拿出一条曝光出去都可以将一个高官斩落下马

  这就是机密文件李静兰怎么会搞到这些林天成这一次是真的流出了冷汗,搞到这些文件,李静兰的势力网和眼线需要多多少无法想象若是单纯的惠南县也就罢了,可是市里和省里的那些官员的负面事情也都有

  林天成慌忙的合上文件,闭着眼睛沉思着,想要将文件放回李静兰的公文包里,但是,犹豫了片刻,咬着牙齿再一次打开,妈的,既然老子已经得罪了张喜成,掌握一点其他人的内幕也不是坏事

  林天成看着文件上清晰的标明,哪一个官员在某一个时间和地点,做了一些什么事情都有很明确的详细信息。久在机关的人都知道,想要坐稳位置,和领导身边的亲人搞好关系是第一要务。

  这些人,不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但是对领导的影响力远远不是一般人可比的,他若是在领导面前给你美言几句或者轻轻给你上点眼药,那就是天壤之别

  同样的,自己不但要搞好关系,也要提防着那些平时眉开眼笑之人,平时看起来都不错,但是没有人敢保证他不会在你背后冷不丁的放一枪,所以,拥有权力的人处处都在提防别人的同时也在谨慎的不让自己被盯上

  现在是什么概念李静兰一个女人,手上掌握着这么多的绝密资料,她是怎么得到的

  林天成过目不忘的本事帮助了他,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将手中的绝密资料全部看了下来,而且还是一字不漏的看下来,看到最后,林天成深深的记住了一个人,因为他并没有任何的负面新闻,也没有任何的劣迹,但是他却有着可以撼动所有人地位的权利,他便是吉峰省的:谢云龙

  “咯咯,林天成,你看出什么了”李静兰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就像在自己家里一般,很熟悉的从保鲜柜里拿出熟透了的草莓和樱桃,清洗了一下便坐在林天成的身边,此时的她,秀发有些散乱,脸上也有些红晕。

  “兰兰,你这不是为难他吗对于那些事情和人,他都不了解,怎么会有对策”

  白桂花娇躯一闪,玉手举在林天成的脸前,看上去似乎她要抚摸林天成的脸一样,她叹息了几声,愣了愣神,说道:“林天成,你别瞎想了,张县长不动地方的话就是兰兰动地方”

  “不错如果不是这样,市委也不会在前几天让张喜成和我一起去开会,而且还叫上了水利局局长李东”

  操,为什么要叫上水利局局长李东,林天成已经十分明白,虽然他不是市委一把手,但是却是水利局的一把手,空缺的副局长之位,如果不能找一个他合心的人,这个肥的流油的位置也不会一直空闲

  林天成分的完全在理,但是李静兰看却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靠着沙发,淡淡笑道:“林天成,咯咯,想不到你可以征服白姐,你很想知道这些文件是从哪里来的吧我告诉你,张喜成手里也绝对会有他想对付那些人的机密,你不在这个位置,你不会知道是什么处境,我劝你还收老老实实的坐你的莲花村主任”

  林天成不吱声,许久,无奈的笑道:“也好,老子还是乖乖的回到莲花村做一个土包子吧”

  “你”李静兰脸红了,不是羞红的,而是被林天成气红的,她生气的推了一把,站起身体娇哼道:“白姐,这就是你口中的林天成他没救了,我何苦管你的事我是傻瓜,我是笨蛋,我是吃饱了撑的”

  李静兰转身就走的那一瞬间,林天成看见了她眼中的泪花,一下子触动了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站起身体向前迈了一部,伸手拉住李静的胳膊,说道:“李县长,你先别走,听我把话说完”

  “我不想听你不是想回莲花村吗你可以现在回去,以为你是一块料子,想不到你也是一个囊包难道就因为上面的人有着背景,你就害怕了”李静兰挣脱了林天成的手,捂住了耳朵。

  突如其来的一幕,使得白桂花也是茫然一片,她也不知道李静兰为什么会突然变得如此这般,云里雾里的她只能傻愣着站在两人中间

  对于李静兰现在的表现,林天成心里有数,在那绝密的文件上,有一件事情让自己很在乎,那便是李静兰的父亲便是被张喜成给挑落下马的,虽然没有实质的证据,但是李静兰能搞到这些消息便证明一点,那就是有人亲眼目睹或者是参与了文件中所有的事情

  想到这里,林天成大胆的冒出了一个想法,如果这些消息来自同一个人,那么这个人得有多么牛比的能力和魄力

  “兰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白桂花拿着纸巾擦拭着李静兰脸上的泪水,伸手抱住她柔弱的娇躯,刮了一眼林天成,温柔的问道:“虽然你和我都很坚强,可是我们都是女人,有什么心事说出来,我和林天成会帮你想办法的”

  “白姐我”

  李静兰

  哽咽的哭声越来越大,泪水打湿了她的睫毛,也浸湿了白桂花的衣衫。

  林天成叹息一声:“李县长,你是想对付张喜成吧虽然我不太清楚内幕,但是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你说什么你有办法”李静兰破涕为笑,脸上由伤变喜,美目一下不眨的看着林天成。

  “其实其实张喜成并不想离开他县长的位置,在惠南县他是独大,你想啊,如果他真的去了市里,表面上他是升了一级,但是却是降了一级,而且,而且他的一举一动还会被市里的人盯住,习惯了一把手的他,如果突然变成笼中之鸟,你觉得他会老实吗”

  林天成几句话一出口,李静兰张大了嘴巴,娇躯离开白桂花的怀抱,抱着粉肩思索了片刻,示意林天成坐下,然后问道:“如果真的是这样,我要怎么做”

  “很简单,你只需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不和他争这个水利局副局长的位置,你不但不能和他争,而且还要在市委面前帮他说好话,将他送上这个位置,只有他离开了,你才有机会在惠南县立足,只有这样,你才会慢慢找出张喜成实质的把柄,一举将他扳倒”

  “咯咯,想不到你居然这么狠”李静兰赞叹了一声,随即握着白桂花的玉手,甜甜一笑。“以暴制暴的方式谁都懂,想要先声夺人,必要先发制人”林天成抱着胳膊说着,他从李静兰伸手拿过看见了曙光

  “林天成,你不想为莲花村铺路了这件事虽然不是啥大事,可是里面却有许多复杂的东西牵扯了一些人,你不害怕张喜成的报复”

  李静兰卡拉这白桂花的手坐在沙发上,美目一眨不眨的看着林天成,眼角渐渐的有着一丝笑意。

  “想做梦都想,可是我发现一件事,虽然铺路的事情可能会很棘手,但是,你若是真的帮助张喜成当上这个副局长,你觉得他会怎样做”

  林天成的笑意味深长,如果没有看见那些机密,自己还真就如那无头的苍蝇,但是现在却不同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咯咯张喜成如果真的接到上级通知的话,他会用最短的时间把莲花村的水泥路铺上林天成,你好坏哦不过,我会帮你你跟我进房间来”李静兰说完,带着一抹红晕,迈着轻盈的脚步走近卧室,看着她结实的屁股,林天成的目光留在了她的臀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