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野战

  52野战

  清晨第一抹阳光照射在野树林之中,林天成回头的时候,刘大棍子几个人早已拎着那些铁棒离开了,甚至还顺手将自己的钢管也带走,空荡的小树林没有一丝打斗的痕迹,抬头看着树林外面,心里哼道:张县长啊张县长,老子看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哎呦,张县长大清早的怎么在这里啊”

  说话的女人娇滴滴的,正是白桂花,林天成听的热血沸腾,这个女人看起来浪荡妖媚,但是只有自己知道,其实白桂花并不是外表下那样,至少自己中了头彩

  “白乡长,依我看,张县长可能是迷路了吧”

  陌生的女人,陌生的语气林天成侧耳听着。

  “嗯李县长怎么来这里了你不是视察水东乡去了吗”

  “咯咯,可不是咋地,我这不是邀请白乡长一起去水东乡看看吗,谁知道路过这里的时候听见了枪响,作为我们这样的人,我总不能不闻不问吧咦王所长,你们这是在干啥啊”

  王小虎一时间乱了头绪,惠南县的一把手和二把手全在这里,就连土城乡的苟乡长和白乡长也都在,自己也是稀里糊涂的,本来在家搂着老婆睡的好好的,可是苟乡长一个电话就把自己催了过来,具体啥事也不知道,只知道自己带上几个手下,拿上几把枪就可以了

  张喜成满脸阴沉,背着的双手青筋怒涨,该死的,李静兰怎么会来这里

  “苟乡长,你不是说这里有杀人案吗”

  张喜成淡淡的问了一句,哼道:“愣着干什么,还不进去看看”

  “对对对,这里的确有杀人案,张县长,李县长,我也是才知道的,这不是土城乡三毛子举报的吗”

  “王所长,如果树林里面有反抗的人,直接一枪崩了他,听懂了没有”苟胜怎能不知道张喜成的心里,现在的立场很明显,白桂花是李静兰的人,自己是张喜成的人,虽然都是道听途说,但是张喜成和李静兰明争暗斗的事情,多少还是传遍了十乡八村的,而且两个人最近也拉拢了不少心腹,大动作即将开始。

  呼啦一声,王小虎带着几个人便冲进了小树林

  林天成笑眯眯的看着冲进来的几人,舒服的伸了伸懒腰,打着哈欠说道:“俺是良民,你们不要抓俺啊俺就是在这里撒了一泡尿”

  王小虎进入树林一刻,脑袋浆糊了,除了林天成以外,连一只鸟都没有,一把拽过三毛子,用力踢了一脚,怒骂道:“操你娘的,你他妈的抽风了是不是这里哪有啥杀人案你妈了个比的”

  “不不可能刘大棍子他们刚才还在这里来着,他说要弄死林天成,他就是林天成”

  三毛子坐在地上,双眼发呆,本想自己卖个好,混点钱花,谁知道刚刚还在这里的刘大棍子几人不但不见了,而且林天成还好好地

  “三炮,草你妈的”王小虎吐了一口黄痰在三毛子脸上,也没有理会林天成,谩骂了几声,带着几个手下走出小树林。

  “王所长,咋回事”苟乡长耳朵听到很清楚,树林里只有林天成一个人

  “妈的,那个该死的三毛子肯定是眼瞎了,树林里啥也没有,只有一个大活人,喏,这不是走出来了吗”王小虎回头看着走出来的林天成,眼珠子滴溜直转,他看见白桂花和李静兰的脸上是高兴,而张喜成的脸上却是阴森和狰狞。

  林天成大摇大摆走了出来,还没有等到自己说话,张喜成一抖衣袖,苟胜连跑带颠打开车门,两人坐上轿车扬长而去。

  王小虎是聪明人,虽然搞不懂为什么张县长见到林天成的时候反应那么大,但是却看出白桂花脸上的欣喜,随便打了几声招呼,临走时还不忘踹了几脚三毛子。

  林天成朝着白桂花点点头,在她的身边站着一个女人,说是女人是因为她的确是女人,但是自己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李静兰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看起来顶多二十六七岁,一米六五的身高,窈窕迷人的身材再配上姣好的脸蛋,简直就是美不胜收。

  而她的身材性感丰满,上面穿了件无袖白色紧身衣,因为天气热,所以这件衣服很薄,李静兰高耸的两只肉奶把这件又薄又小的衣服撑得鼓鼓的,那个无肩带的文胸都隐约可见,下面穿着一条蓝色的超短牛子坤,将她浑圆的屁股包裹的紧紧的,仔细看都能看到她里面三角裤的痕迹,两条玉柱般的大腿在清晨的阳光下,反射出迷人的光。

  林天成有点呼吸不顺畅,操,白桂花口中的李县长居然还是一个少妇可是这穿着打扮就是一个少女啊

  李静兰自然能感觉到林天成眼里射出的光,可是身在官场之上的她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眼神,反而内心深处对自己的身体更加骄傲了。

  “林天成,你没事吧”

  白桂花关切的问着,脸蛋红红的,如果不是碍于李静兰在场,她绝对会饿虎扑食,和林天成玩一个野战游击队

  “俺没事”

  “喏,林天成,这位就是李县长,咯咯,怎么样,你没有想到吧”

  白桂花狡黠的笑着,看着林天成发呆的模样便如忍不住的偷笑。

  “白姐,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去你家吧,张喜成不会这么放手的”

  李静兰转身坐上自己的轿车,林天成和白桂花也是先后坐了进去,轿车离开树林,十几分钟之后,三人便走近白桂花的家。

  沙发上,李静兰翘着美腿坐着,白桂花忙碌着早餐,看的出来,她的心情非常好,就像一个刚步入爱河的小女生一般,哼着小曲儿,时不时的从厨房转过头看看林天成。

  站在李静兰的面前,林天成有些酸楚,同样是人,这个李静兰年纪轻轻就是县长,可是自己却啥也不是,那种悲哀让他唉声叹气。

  “坐下吧,你这人高马大的站在我面前有点不习惯”

  林天成坐在李静兰身边,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令人欲望更胜,而李静兰的身上并没有张喜成的那种霸气,也就是官威

  没有官威的说法,林天成很清楚,在自己眼里属于平易近人,但是在官场之上那些人眼中,没有官威就是一种嘲讽那些人会嘲笑李静兰不会当官,当官就要有当官的架子,有时候架子必须摆一摆,不摆的话,不但没有人认可你的地位,反而还会觉得你没有架子就是没有官威,没有官威也就是代表你没有实权在握,如果是这样,很容易会被下级挑战权威

  李静兰,二十多岁的一个女人,也许在别人眼里他只是一个女人,但是林天成却从她的眼底深处看见了大部分女人没有的睿智,刚强,英明决断的魄力和柔美至极的韧性

  李静兰侧身看了一眼林天成,似乎并没有交谈的意思,而是拿起随身的公文包,取出一些材料,没有仔细看,随手

  扔到了面前的茶几上,看着白桂花忙碌的身影,忽然脸上的神情一变,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迅速的拿起茶几上的那份材料,认真而细致的看了一遍

  李静兰的表情由冷漠变成了惊愕,惊愕过后,又是微微的惊喜,过了许久,她轻轻合上手中的材料,脸上露出了笑容,让人看了就会不自觉沉醉的笑容下,李静兰大大的眼睛看着林天成

  “你是莲花村的村主任”

  “是啊,俺叫林天成”

  “莲花村,咯咯白姐,莲花村就是你承包的那个村子吧”

  “是啊兰兰,你可别提了,如果不是那个该死的李伟,莲花村现在也不至于这么贫穷落后”白桂花围着洁白的围裙,端着三杯热好的牛奶从厨房走了出来,搬过一把椅子坐下,哼道:“我这一辈子就算栽在莲花村上了哎,哪像你这么有运气啊”

  “白姐,你不知道,现在市里似乎已经听到了风声,就是关于张喜成和李伟私吞莲花村铺路公款一事,虽然上面现在没有彻底展开行动,但是我知道,他们已经偷偷调查这件事情了”

  李静兰将茶几上的材料放进公文包,喝了一口牛奶,笑道:“林天成,白姐说你想为莲花村铺路”

  “嗯俺不想让村民的果子和莲花村的土特产在一年的烂掉”

  林天成重重的一点头,看着李静兰吃惊的模样,心里差点凉了半截,白桂花不是和自己开玩笑吧李静兰真的是一个浪荡的女人看起来不像啊

  “林天成,想要铺路也可以,但是你要你有一个准备”李静兰抿着牛奶,轻轻放下杯子,婉儿一笑,说道:“我是从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想要我站在你这一边也可以,那就要你看你有多大的实力和诚意了咯咯”

  说完,李静兰伸着懒腰站起身体,打着哈欠,简单的说了几句,迈着轻盈的脚步就走近白桂花的卧室,透过虚掩的门缝,林天成看见李静兰脱下了她的鞋子,两腿并拢,侧身躺在床上,似乎熟睡了,似乎在等待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