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白桂花是处女

  49白桂花是处女

  操这就是白桂花的领土,太妙了林天成轻压,它就轻弹,林天成重压,它就轻重的弹,像海绵不对像河蚌有一点

  正当林天成沉迷于无尽的享受之中时,白桂花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白桂花娇哼一声,全身虚脱了一般,不满的坐起身体,看着林天成冒着火的双眼,嘻嘻笑道:“林天成,你等一会哦我接个电话”

  白桂花摇晃肥臀从席梦思走了下来,她的腿间还滴落着花露,来到卧室之外的沙发上,拉开皮包拿着电话,急忙小跑进房间,一屁股坐在床上,对着林天成做了一个手势,随即按下了电话。

  “喂,张县长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你说林天成啊,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谢谢你的好言相劝,不跟你说了,我要休息了”

  白桂花挂掉电话,随即关机,娇哼道:“张县长跟我说,他让我和你划清界限,不然我乡长的位置可以不用做了咯咯,林天成,你说我应该怎么做呢”

  林天成瞬间清醒了不少,坐在床上想着如何回答,白桂花轻轻一笑,两腿一分,跨坐在林天成的大腿上,搂着林天成的脖子,伸出小舌头舔着他的耳垂,小声娇喘道:“林天成,我也想明白了,与其便宜了别人还不如便宜了你,何况你还这么年轻呢,我就赌一次,如果你以后真的有所作为了,我今天所做的就值得,如果你没有,咯咯,我就当被棍子捅了一下,来吧,求你虐我”

  “白乡长”

  “啪”狠狠的一记耳光,火辣辣的疼白桂花怒目而是这林天成,操,林天成一下子愣住了,因为他没有想到白桂花就连生气的时候都是那么美,两条淡淡的羞媚愤怒的皱起,脸越发白皙了,精致坚挺的鼻子还微微的喘气,看起来这个泼辣的女人似乎真的愤怒了

  林天成摸着自己的脸颊,这一巴掌不但没有让他清醒,反而心里冒出了占有的念头,越看白桂花越美,一把抱住她,狠狠的在她的嘴唇上问了一口。

  白桂花闭着眼睛,舌头配合着林天成的缠绵,,嘤嘤的低吟起来。

  林天成放开了白桂花,在她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说了一句:“白乡长,对不起,要怪就怪你太美丽太诱人了俺该走了刘大棍子那几个王八蛋肯定还在外面等着俺,妈了个比的,俺不能做缩头乌龟”

  林天成说着话就要穿上衣服,白桂花一个翻身躺在床上,薄薄的被单已经凌乱不堪,林天成忽然看见床头旁边有一条丝质的内裤,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很懂得生活,很懂得情调,很懂得爱惜自己的女人,内裤的裤裆上还贴着一块较薄的护垫,是薰衣草香型的,上面却没有血渍,被露水打湿了,有一处与周围不同,比较粘稠,估计应该是白桂花的白带吧,林天成伸手拿起内裤,用鼻子嗅了嗅,一股淡淡的清新的骚味儿,很让人陶醉

  身上还沾染着白桂花的乳香,似乎还能体会到她的丰满细腻,温软风骚,眼里看着白桂花那双秀目饱含雾水的样子,脸上还是火辣辣的,心里顿时一股温馨甜蜜淡淡的瑟荡漾上来。

  白桂花叹息一声,说道:“我送你出去吧”

  说完,白桂花就走出卧室,不大一会的时间又走了回来,叹道:“刘大棍子那几个人还在外面,你真的决定要走其实,你可以在这里住一晚的”

  白桂花的速度也够快,出去几分钟的时间就穿上了一条米黄色的连衣裙子,裙子很短,还不到膝盖,白色的丝袜让两条修长的大腿显得白皙光滑,纤细的腰肢配合着肥美的屁股,走路的时候还轻微的左右扭摆,趁着她走到书柜旁边的饮水机弯腰倒水的一刹那,林天成一把把她后面的裙摆掀了起来,雪白浑圆的屁股一下子就闪现在眼前,操她居然没有穿内裤

  林天成直接就看到了白桂花肥美鲜嫩的领土,在硕大而又浑圆的屁股衬托下,显得有些娇小,领土高高的鼓起,紧紧的夹着一条裂缝。

  “林天成,我知道你是男人,可是刘大棍子几个人可不是好惹的你先喝杯水,我们想想办法”白桂花站了起来,把茶水放到茶几上,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林天成一口就喝了茶水,茶叶不好,味道有些怪。

  白桂花突然把脸凑得离林天成很近,一脸恶作剧的笑着,林天成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片黑,倒了下去

  醒过来的时候,眼前一片黑,头被一个枕套罩住,手脚都被捆住了,腿被大大的分开,大懒鸟凉飕飕的,林天成努力动了动,不可能挣脱,他开始害怕,操,这个娘们不会要拿剪刀阉了老子吧

  “你醒了”

  是白桂花的声音

  林天成叹了几口气,故作镇定的问道:“白乡长,你想干啥”

  白桂花狡猾的笑声令人毛骨悚然:“咯咯,你刚才可是强行摸了我,我要不给你点报复的话,那不是显得我很贱”

  顿了顿,白桂花呵呵的笑着,继续说道:“林天成,看不出来你的那玩意很大啊,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滋味呢”

  林天成又叹了一口气,彻底绝望了,女人是善变的,自己也不知道白桂花想做啥,干脆不说话,听天由命了。

  白桂花突然凑在林天成的耳朵边,硬挤出一副恶狠狠的表情,叫了一声:“林天成,今天我要强奸了你”

  林天成一阵狂喜,噗呲一声忍不住笑了:“白乡长,你可吓死我了俺现在偏偏硬不起来,看你怎么上了俺”

  “真的吗”正说话,一双温热的唇吻上了林天成的胸膛,一点一点,滚烫而又湿滑,白桂花披肩的长发滑落下来,冰凉的在林天成的胸前轻拂着,淡淡的女人香气很让人沉醉,她温柔的掀开林天成头上的布袋,娇媚的脸蛋离林天成很近,白里透红的肌肤似乎吹弹可破,丰满雪白的奶子被林天成看到了大半,白桂花现在不但没有穿内裤,胸罩也没有戴,甜腻的乳香让林天成开始兴奋

  渐渐的,白桂花吻上林天成的耳垂,轻轻的在林天成耳边叫了一声:“林天成,我想要你的大大大的大懒鸟你看嘛,人家下面都湿了嘛人家想要了嘛”声音酥软甜腻,林天成再也坚持不住,硕大的懒鸟已经硬的像铁棒一般

  白桂花沿着林天成的脖子,一路吻了下去,湿滑滚烫的嘴唇一点点向林天成的懒鸟靠近,不一会儿就把头埋在了叉开的大腿间,张大小嘴一点一点的吃了进去,小心翼翼的一圈一圈吃起来,温软滚烫的舌头在鸟头上一圈一圈的轻轻打转,小嘴一上一下的套弄着,一小会的时间,林天成的大懒鸟青筋暴起,白桂花一把吐了出来,两条修长的大腿分的开开的,跨坐在林天成身旁,撩起裙摆,就慢慢的下蹲

  裙摆摆在林天成的肚皮上,林天成看不到她的领土,只能感觉到她的隧道一点一点的被自己的懒鸟侵入,白桂花似乎有点难受,而且也不敢一坐到底。

  林天成猛的向上一挺,猛的一扎到底,白桂花大叫了一声,像是被针扎一样腾的起来了,忽然间,林天成看见了不可相信的一幕,自己的大懒鸟上居然有着一丝暗红的血迹。操,白桂花居然还是一个处女妈了个比的,难怪感觉那么紧窄可是她不是李市长的情人吗难道她说的都是真的

  “林天成,你要作死啊”白桂花皱着眉头怒叱了一声,重新调整了位

  置,又一点一点的坐下,这次她的领土湿润了一些,紧紧的将大懒鸟吞住,就在懒鸟进入森林一半的时候,林天成又猛的扎进去,白桂花腾的又起来了,如此反复几次,白桂花狠狠的看着林天成,一咬牙,一坐到底。

  “嗯嗯天啊好爽快啊”白桂花脸颊绯红,呻吟声连成一片,胸前两个娇媚的肉奶隔着薄薄的衣衫上下跳动,这个美丽的女人终于浪叫在林天成的大懒鸟上下起伏之下,林天成热血沸腾,不由得卖力起来。

  突然,白桂花的脖子向后绷着,双手抓住自己的头发,速度也越来越快,终于在一阵高亢的叫声中,哗的一股泉涌喷洒出来,在她一阵快感和高峰来临的时候,林天成也将自己大股大股的东西喷薄而出。

  白桂花软软的趴在林天成的身上,白色缓缓的流了出来,夹杂着花露在林天成的大懒鸟上留下了一片,她翻身下床用纸巾帮林天成细心的擦干净,在轻轻分开自己的花瓣,轻轻的擦拭好,然后解开林天成的绳子,埋头在林天成的胸膛,重重的吮了一下林天成的小米粒,轻轻赞叹一句:“林天成,你真厉害,干的我好舒服,爽死我了,咯咯,我的第一次给你了,你以后会这么对待我啊”

  林天成嗅着白桂花这个美丽又泼辣的女人发香,抚摸着她绸缎般的肌肤,心里一阵甜蜜,操,老子做梦也没有想到,白桂花居然会是一个处女,想到自己中奖了,心里一阵燥热和感动,于是,在接下来的三个小时里,林天成又干了白桂花两次,干的白桂花看着林天成的眼神都开始娇滴滴的了,直到白桂花求饶的时候,林天成才心满意足的罢手,两人的战斗为彼此带来了舒服的快意,可是两个人谁也没有想到的是,门外站着一个人,偷听了三个小时都没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