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守株待兔

  48守株待兔

  白桂花那修长的大腿和玲珑的肉足上的透明的天鹅绒连裤丝袜,令人产生无限的遐思,那柔美纤细的美腿衬着透明丝袜,在灯光的照射下,使得性感的大腿处于一股神奇的光泽笼罩下,光滑的粉背和丰满的屁股,蜂腰一般的腰肢扭动着更加的性感迷人,衬托出么她玲珑浮凸的曲线,优美的小腹光滑洁白,小腹中心可爱的肚脐,如樱嘴一样迷人

  操,不愧是美人啊难怪那个张县长会惦记白桂花的身子,这样的女人,是个男人都想搞上两炮,太美了美的没有一丝瑕疵美的艳动鬼神美的无可挑剔

  白桂花套着半透明的薄纱睡衣,由于没穿胸罩,胸前一对坚挺的乳房半露出来,她缓缓的向林天成走去,每个动作无不衬托出她玲珑浮凸的曲线

  林天成的大懒鸟不由的又胀大了几倍。

  “林天成,你跟我来”

  白桂花拉着林天成走近卧室,笑道:“你先坐下来嘛”她指了指身旁的席梦思床。

  林天成依言坐了下来。

  白桂花走到林天成身前,按住了他,一屁股做到林天成的大腿上,搂住林天成的脖子说道:“林天成,了解女人的身体,可以减缓你的冲动,呆一会我要测试你那事的能力”

  “啊俺俺”林天成话还没有说出口,白桂花早已把舌头伸进他的嘴巴里了,

  白桂花和林天成的唾液互相交流着,白桂花的舌头有种说不出的甜蜜感,林天成只觉得很柔软,很滑腻,很舒服,。

  白桂花身子一重,把林天成压在床上,穿着透明丝袜的修长玉腿如蛇一般的缠着林天成的身子

  林天成完全迷糊了,空有大力却无能为力,只好由着白桂花亲吻自己,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如果推开白桂花,以这个女人现在的地位,别说铺路,就连一包水泥都看不见,可是如果不推开,这个女人可是李市长的情人啊自己已经得罪了张县长,难道还要招惹到李市长

  妈了个比的,管不了那么多了,到嘴的鸭子不能让它飞了不一会的时间,林天成从动起来,用力的吸着白桂花的红唇,然后把舌尖用力送入充满湿滑唾液的白桂花的嘴里。

  这时候,白桂花的舌头缠住林天成的舌尖吸吮,林天成收回舌尖的时候,白桂花的舌头追入到他的口中。

  林天成舔着白桂花的舌头,白桂花喜悦颤抖,更用力的和他的舌头纠缠,追求无比的快感,嘴对嘴的吸吮对方的唾液。

  林天成不是初哥,用一只手紧抱住白桂花的身体,用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肌肤,手指都因兴奋而颤抖,轻轻拉开白桂花睡衣的前摆,手指在腰肢和穿着内裤的屁股上徘徊,享受肉体带来的感触

  持续高涨的情欲,使得林天成摸到白桂花的绒毛,然后向下移动,当林天成找到柔软的道口时,兴奋的感觉几乎让他无法呼吸

  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白桂花终于让林天成缓口气,低低的说道:“把我的睡衣脱了”

  林天成早已血脉如铁,她那透明的睡衣一下子被脱了下来,大大的肉奶跳脱而出,似乎还发出波的一声,顶在他的胸前。

  “林天成,你害怕吗”

  “白乡长,测试就到这里了吧俺受不了了”

  “咯咯,我都说了,你想征服李静兰,首先要过了我这一关”

  白桂花立起身子,倒骑在林天成的下身,俯下头,将林天成的大腿拨到一边,持起林天成那坚硬的大懒鸟,伸出玉手握着玩弄,而且,她还慢慢的亲吻下去,接着把大懒鸟裹进嘴巴里,不停的吮吸着,她的小嘴还不能把林天成的整个懒鸟吃下,这也使得她的小嘴鼓了起来

  操妈了个比的啊有谁能想到,连张县长都没有得手的白桂花居然这样对待自己她可是一个大美人,而且还是土城乡的乡长啊

  林天成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喘着粗重的气息,伸手捏了一把,手掌是白桂花肉乎乎的屁股蛋,操,老子没有在做梦

  白桂花的舌尖在林天成的大懒鸟上来回游动,牙齿在大懒鸟上轻轻咬着,吐出一些唾液滴在大懒鸟上,用舌尖挑开大懒鸟的眼子,用力顶着

  林天成几乎快要喷出来了,身体轻轻的抽搐着,白桂花似乎感觉到了,于是吐出了林天成的大懒鸟,回过头对林天成娇喘着说道:“林天成吗,你也吸吸吧,我的下面很香的”

  白桂花把她的大腿张开,那穿着内裤的屁股用力向林天成的头上塞去,看来她已经兴奋多时了,她那美丽的花瓣随着呼吸一张一合,隧道里不时的流出甜美的花露,那天鹅绒内裤湿了一大片,盘丝洞红肿突出,而且很迷人

  林天成心中激荡,想不到自己一个小小的村长居然可以搞上这个人见人爱的白乡长,妈的,老子干了你,让你舒服了,估计你会支持老子铺路的事情吧想到这里,林天成的舌头便用力的吸着白桂花的盘丝洞,那里果然有些香气,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隔着丝袜亲吻,感觉很滑很柔,穿着丝袜的盘丝洞显得是那么的光滑和细嫩,林天成被深深的吸引住了

  此时的林天成,兴奋至极,心跳突突,大懒鸟一个劲的往上窜,不自觉地一股浓浆扑的一声喷在白桂花的樱桃小嘴里,白桂花惊啼一声,张开小嘴,把大林看鸟全部吸到了嘴里,然后左吸右舔的把林天成软下去的大懒鸟又弄大了。

  在白桂花的骑压之下,林天成用牙咬着她迷人的裆部,不知不觉,突然一下把她的内裤裆部分咬开一个小洞,舌头正好伸了进去,拨开她的花瓣,舌尖抵着那小花蕊,吃的白桂花大腿乱动,屁股使劲的低着林天成的脑袋。

  左手食指和中指拨开盘丝洞两旁的内裤,这时候,林天成才清楚的看到白桂花秀美绝伦的小山丘,居然光滑的如婴儿的皮肤一般,两片薄薄的粉红嘴皮子,溢出点点晶莹的露珠,小小的隧道口连一根手指都放不进去,林天成大为惊讶,这就是一个处女才能有的啊

  林天成没有管那么多,卷起舌头伸了进去,用舌尖在两片薄唇中挑逗,特别是顶端的一颗小肉球。

  白桂花本能的又开始蠕动着屁股,娇哼连连。

  林天成舌尖伸进那暖暖的隧道里撩拨,吞吞吐吐,白桂花的下身,露出不停涌出,身体不断震动。

  “嗯嗯呀我好舒服啊不行了我要”

  白桂花突然叫了出来,这是林天成第一次听见她娇滴滴的声音,原来是那么的浪妈的,她的口技虽然生疏,可是却很过瘾啊吹喇叭的滋味真他娘的爽啊

  她在用力的吸着林天成的大懒鸟,搞得林天成几乎又要喷浆,身体轻轻的抽搐着,白桂花感觉到了,于是吐出了大懒鸟,转而用手很技巧的轻摸,把林天成的一股烈火了暂压了下去。

  过了一会,白桂花停了下来,掉过头对着林天成的脸说道:“林天成,现在让你好好看看我最神秘的的地方,我给你讲

  解其中的作用咯咯,你相信么你还是第一个看见我这里的人呢”

  白桂花脸一红,伸手拨开内裤口,把内裤褪到小腿处,把双腿放在林天成的头上,就坐在他的胸上。

  “林天成,你看,这是大嘴唇,里面还有个小嘴唇,哦,这个是小红豆,是最为敏感的地方,这个洞口就是通道”

  白桂花拨开内裤,露出洞口,把水蜜桃般的下身对着林天成,接着说道:“这是让你那玩意进去的地方”

  林天成用手指捅了捅,白桂花娇啼起来:“呀林天成,你干什么呀”

  干什么操林天成忍不住了,坐起身子一把抱住白桂花,说道:“白乡长,俺知道了让俺试试吧”

  林天成凑上嘴巴,用舌尖转圈似的舔着白桂花早就坚硬的奶头,同时也不忘记热情的吸吮。

  “嗯就是这样啊”也许是奶头传去的感觉,白桂花发出如呓语般的呻吟,同时把大腿弓夹住林天成的身体,屁股不安的上下摆动,只求能有多一点刺激

  察觉到白桂花心神荡漾的林天成,用舌尖从她的胸部开始往肚脐舔去。

  “啊”白桂花的身体犹如触电一般抖了起来,下腹部不由自主的抬了起来。

  林天成趁势捧起了她圆润的屁股,只见白色的琼浆不断的从她的隧道口涌出,床上已经有些湿润,白桂花的内裤还吊在小腿上,林天成一把扯掉,分开她的大腿,粉红的花瓣和深黑的草原就毫不保留的呈现在眼前,那如诗美景令人喷血

  此时此刻,林天成已经迷了自己,一会用手掌捂住白桂花的小山丘,不停的揉啊揉,一会用两根手指沿着小山丘的两侧慢慢的推下去,又慢慢的拉上来,一会又用中指顺着小山丘的裂缝压下去

  这就是白桂花的秘密,太美了,两边鼓鼓,中间凹凹,那种滑滑的,嫩嫩的,湿湿的,黏黏的感觉让林天成迷茫,浑然忘记了外面还有刘大棍子几个人在守株待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