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白桂花裙下的风光

  46白桂花裙下的风光

  坐在轿车上,林天成发现刘大棍子几个人似乎犹豫不决,甚至将出路都给堵死了,轿车还没有启动,就见到刘大棍子一挥手,几个人从地上捡起家伙,踌躇不前。

  “白乡长,看来他们并不打算就此罢手啊老子下车,妈的,跟他们拼了俺不能连累你”

  “林天成,你给我老实的坐下我就不信,他们敢砸我的车”

  白桂花一声娇叱,这一刻的她有着一些女人没有的英姿,右手启动轿车,喘息了几口香气,一脚油门踩下,轿车缓缓的向前行驶。

  “老大,咋办”

  “闭嘴妈了个比的,这个小子居然坐上白乡长的车”刘大棍子握着手中的钢管,看着轿车逐渐行驶过来,犹豫了片刻,哼道:“妈的,虽然咱们在这里有点地位,但是民不与官斗,白桂花这个臭娘们今天是铁了心保定林天成我们撤,操,我他娘的就不相信,林天成永远不出现,赶紧给张县长打电话”

  轰白桂花见到刘大棍子几人嘀咕了几声之后,几个人的身体突然分成左右闪开,让出了一条出路,踩着油门,把着方向盘的双手都溢出了香汗,一咬银牙,轿车猛的扬长而去

  “白乡长,谢谢你俺是看明白了,俺今天躲过去,明天也躲不过去,操他妈的,这个张县长是真想弄死俺啊”

  林天成回头透过玻璃看着刘大棍子几人,此时的他们已经骑上摩托车,尾随着轿车,不用想都知道,他们在跟踪

  “嗨,谁让你看见不该看见的,张县长这个人本来就心狠手辣,他是怕你说出去,这个世界只有死人不会说话,林天成,你的麻烦似乎很难解决啊”

  白桂花看着车镜,刘大棍子几个人并没有打算就此罢手,紧紧的尾随,想到张县长那副嘴脸,想到自己的地位也朝夕不保,绝美的脸上闪过一丝怒气,咬着银牙贝齿,心里想着是否找李市长出面。

  土城乡的离水街,白桂花停下了轿车,刘大棍子几个人的摩托车停在了离轿车有一百米的地方,恶狠狠的看着从轿车里走出来的林天成,张牙舞爪的笑着,阴森恐怖的脸庞狰狞的骇人。

  “林天成,草你妈,你小子是个汉子就别躲着”

  刘大棍子握着钢管掂量着,远远的怒吼着,如果不是白乡长在场,绝对会像狼入羊群一般,立刻将林天成打死

  “嘿嘿,老大,他跑不了的,草,林天成,你有种就一直躲着”

  刘大棍子几个手下呲牙咧嘴的谩骂着,林天成咬着钢牙,操,张县长还真是狠啊

  白桂花拎着皮包,拉着林天成的胳膊就朝着自家的二层小楼走了进去。

  “林天成,你现在明白了吧”

  白桂花坐在沙发上,放下自己的皮包,笑道:“小胳膊是扭不过大腿的,张县长想做掉你,他就会不择手段,你还是想想怎么度过这一关在考虑铺路的事情吧”

  林天成坐在白桂花身边,耷拉着脑袋,唉声叹气,草,老子现在是进退两难,骑虎难下,不怕遇见贼,就怕贼惦记,张县长不干掉自己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这一刻,林天成对于权利的渴望大过了一切

  说到底自己还是太弱了弱到连几个地痞都对付不了,何况那个张县长

  林天成无奈的摇头,也不知道如何去解决这件事情

  “林天成,虽然张县长在县里是黑白通杀,但是”

  “但是什么”

  林天成听着白桂花的语气,恍然明白,张县长如此的霸道,肯定有和他作对的人

  “但是他也害怕一个人咯咯,现在市里在选拔一些比较有政治能力的干部,好像市里水利局的副局长是空置的,你要知道,那可是一个肥的流油的职位,张县长在和一个人竞争”

  林天成猛的一拍大腿,笑道:“你的意思是我如果和张县长的竞争对手搭上线的话,我就可以大难不死”

  “你很聪明不过这个有点难啊”

  白桂花笑的意味深长,眼角流露着一丝娇媚的春意,脱掉自己的外套,站起娇躯,扭动着蛇一般的腰肢走近卧室,片刻之后,穿着一套真丝的白色睡衣走了出来。

  咕噜林天成顿觉自己的心跳加快,呼吸也紊乱起来。

  白桂花丝毫没有在意林天成的反应,反而捂着嘴巴轻笑着,对于自己的美和媚十分的有自信,娇躯一闪,坐在林天成的身边,右腿搭在左腿上,真丝的白色睡衣短的正好可以挡住她的秘密地方,一大截的雪白大腿耀眼生辉,迷人的肌肤有着成熟而弹性的诱惑。

  “咯咯傻看什么啊真是的难道你没有见过女人啊”

  “见过,但是没有看见过白乡长这么漂亮的女人”

  “油嘴滑舌,不过你这话我爱听”

  白桂花抚弄着自己的秀发,美目打量着林天成,看见他鼓起的裤裆,一脸的惊诧生涩的吞了一口香津,绝美的脸蛋攀浮着两朵娇滴滴的红晕。

  “白乡长,你还没有告诉我张县长的竞争对手是谁呢”

  林天成忍着欲火,目光想要避开,可是始终徘徊在白桂花的美腿上,还真是一个妖娆的女人啊

  “嗨,那个人叫李静兰,咯咯十足的大美人哦你想要和她搭上线也很简单,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白桂花说这话的时候,双眼却留在林天成的裤裆,身子挪动了几下,靠着林天成的身体,俯着林天成的耳边笑道:“看你这样子,本钱还不小,我觉得你很有可能征服李静兰哦”

  操林天成顿时明白了,李静兰看来是一个欲女啊

  “白乡长你这是啥意思”

  “你先坐着吧,我要去洗澡,估计刘大棍子几个人一时半会是不会离开,你还是等晚上在走吧”

  白桂花晃动着娇躯,留下一地的笑声走近浴室。

  林天成握着皮包,悄悄走到窗前,探头看着楼下,刘大棍子几个人可倒好,几个人就那样坐在马路上,放着几张报纸,几个人啃着鸡腿喝着啤酒,时不时的抬头看着楼上

  操,这几个傻比的小日子还真不赖,看着几人身边的钢管铁棒,林天成心里就一阵发毛,坐在沙发上,还未等他考虑怎样离开的时候,一阵脚步声扑进耳朵中。

  一双白色露趾高跟凉鞋出

  现在眼前,细细的带子在鞋跟上划出美丽的曲线,高跟凉鞋上踏着一双精致的美脚,白嫩的脚趾头,纤细的脚掌,粉红色的脚后跟,高高隆起的脚弓和纤细的脚踝形成了一个优美的弧线,那双脚上穿着脚趾尖透明的肉色丝袜,轻薄无比,细巧的脚趾上涂抹着红色的趾甲油,透过丝袜看起来越发迷人

  林天成有点思维混乱,不禁抬头慢慢的一路顺着这双美丽的脚踝看了上去,那细滑如丝的小腿曲线无法掩饰的柔美,那修长的大腿上被肉色的丝袜紧紧包住,林天成看到了一条白色的超短裙,而白桂花似乎穿着内裤,但是大腿根部却没有看见内裤的分界线,以林天成的坐姿抬眼看去,见到了内裤里紧贴现在大腿的两旁,有着蝴蝶结的白色三角裤,三角裤很透明,而且有中空,黑色纠结的草丛清楚地印在透明的薄纱底裤中

  林天成不禁多看了一会白桂花裙下的风光,正着迷时,白桂花酥酥软软的声音发话笑道:“林天成,你看什么呢”

  白桂花掳了一下裙子坐在林天成的身边,双腿并拢,斜斜的放着,双手摆在膝头上,优美的动作和姿态迷人无比

  林天成抬起头望向白桂花,而白桂花也正好看着林天成

  白桂花虽然是一个成熟的女人,但是因为保养的关系,看起来非常的年轻和绝美,如画的眉毛,小巧的鼻子,性感的红唇,娇媚的脸蛋儿,全身肌肤白嫩细腻如滑,身段更是匀称修长,细细的腰肢,浑圆的屁股,胸前挺着一对大肉奶,可以说女人的美她全有了

  此时的白桂花,那雪白细嫩的大腿已经勾去了林天成的灵魂

  “没没看什么”

  林天成异样的眼光瞄着白桂花的屁股,白桂花很羞急,低着头,脸色有些娇艳红潮,双臂抱在胸前,身子靠近林天成,鼻子里逐渐呼出的热气,喷在了林天成的脸上

  林天成与白桂花如此接近,全身不禁有些僵硬,白桂花倒是很大方,笑道:“林天成,如果你想和李静兰达成共识,我倒是可以帮你”

  “白乡长,俺要怎么做”

  “咯咯李静兰是一个狐狸精呢我自叹不如,不过我却知道,如果你可以征服她的身体,她一定会帮你不过在这之前,我是不是有什么好处”

  白桂花妩媚的笑着,一头长发还在滴着水,她那件很薄的裙子,几乎是透明一般,胸前那一对诱人的坚挺肉奶高耸着,在白色薄纱衣的掩盖下,朦胧的只看见两块肤色,而且几乎透明的胸罩紧紧包住白桂花那丰满的肉球,乳晕在衣上顶出两个小红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