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人尽可夫

  45人尽可夫

  林天成抓着皮包,啐了一口黄痰,他这一动作也惹起了白桂花的注意,她站起身子,扭着屁股来到窗前,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乡政府那个小广场,几个男人看起来是无所事事,但是那一双凶恶的眼睛总是会看向这里

  张县长是真发狠了看来是真想做掉林天成啊

  白桂花比林天成清楚多了,那几个人就是土城乡的恶霸,平时坏事没有少做,但是却依旧活的自在潇洒,在土城乡,提起刘大棍子没有人不知道

  有人说他家把式像一根大铁棒,有人说他一棍子打死了土城乡以前的地痞张大炮,也有人说他的远房亲戚是市里的一个干部,所以他才逍遥到现在,但是,传说始终是传说,没有人知道真假,可是,有一点现在却是摆明了的,那就是刘大棍子带着几个同样是小混混的地痞在乡政府之外,他们绝对是奔着林天成来的

  “林天成,似乎似乎你要遇见麻烦了”

  “妈的,老子不就是看见张县长想干你吗呸操他妈的,他是想干掉俺因为他怕他怕俺你们的事说出去,这个瘪犊子,我草他八辈祖宗”

  林天成两步就来到窗口,探头向下看去,这几个人的手上还拿着打架的家伙,而且一个个膀大腰圆的,如果单挑的话,自己相信可以干倒任何一个,可是,几个人一起上,自己真不行

  “林天成,我这乡长的位置,我也看了,如果我不从了张县长,估计也做不了多久了不过,你想为莲花村铺路的事情,我要考虑,你要知道,你现在啥也不是,如果我站在你这边,我就等于和乡里,甚至是县里那些人对立的,没有把握的事情,我不做”

  “白乡长,俺来的时候,俺说过,没有将铺路的事情解决,俺是不会回去的俺是孤儿,可以说,俺鸡毛没有但是,俺有一颗心俺不管乡里和县里是个啥态度,为莲花村铺路的事情,俺一定要在果子成熟之前解决了”

  林天成咬牙切齿,妈了个比的,老子只要把这条路铺上,小红票绝对会哗哗的来,而自己心中的想法也会接连实现

  白桂花沉默了

  转身看着林天成,听着他的豪言壮语,有所动容,自己也是孤儿啊

  有娘生没爹养的苦命娃子甚至,连自己亲爹是谁都不知道因为自己的妈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可是她给了自己生命也就是因为这样,自己讨厌男人,反而对女人比较亲近,若不是自己知道自己也需要男人,还以为自己变态呢

  “林天成,铺路的事情以后再说,你现在还是想想怎么离开这里吧”

  白桂花坐在椅子上,看重桌子上的电脑以及一些文件,自顾的整理起来。

  林天成靠着窗口,眯着眼睛看着那几个小混混,妈的,希望他们不会知道毛毛和自己一起来的,不然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时间就这样过去,眼看就要黄昏了,那几个小混混似乎等不及了,不断的啐着黄痰,嘴巴一动一动的,林天成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是他们的一举一动却证明,他们已经着急了

  林天成怒哼了一声,事情很明白了,一下午的时间,土城乡的干部都没有回来一个,而白桂花的电话却是接连响起来,虽然听不清电话那端在说啥,然而白桂花的声音自己却听的清清楚楚,妈的,打电话的便是那个张县长

  “我想做啥我想怎样你不要欺人太甚既然你这么说,好吧,我也乎上了再见”

  这时,白桂花猛的挂掉电话,随即关机,整理一下桌子上的文件,关闭了电脑,静坐了一会,拎上自己的皮包,站起身体笑道:“林天成,你真是一个冤家,张县长这次是来真的了不瞒你说,他在威胁我,可是他却不知道,我这一生从来不会妥协那几个人的确是他找来的,咯咯如果你不介意,我就当你一次保护伞,有我在,他们几个不敢乱来”

  “白乡长,俺不是怕死的人操脑袋掉了顶多碗大一个疤,二十年后,老子还是一条好汉可是,老子现在就算死了也不甘心,因为因为俺辜负了莲花村村民的期望俺就算到了阎王殿也他娘的不是男人”

  林天成恨啊恨自己没有后台恨自己没有钱恨自己没有势力更恨的是自己还没有将莲花村的女人尝个遍就要死了当然,比起这些,最恨的便是张县长

  我草你妈老子这次不死,你给老子记住了,老子一定要把你踩在脚下

  林天成在心里将张县长骂了几千遍,但是也只能满足一下自己不甘的心理,比起眼前的状况,还是想想怎么死里逃生才是最重要的

  “林天成,这个世界,黑白已经不分明,好人难做,坏人当道你也不是几岁的娃娃,你也明白这一点的吧啥也别说了,虽然我在别人有三里是一个荡妇,咯咯跟我走吧,去我家里,我就不相信那个张县长会派人去我家里杀你”

  白桂花站在林天成的身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也许是林天成的身世和自己几乎一般无二,也或许是林天成那颗雄心感染到自己但是,连白桂花做梦都没有想到,也就是自己这一时热血晕了脑袋瓜子的决定,造就了她与林天成的不世伟业

  “白乡长,谢谢你”

  林天成紧了紧腰带,因为他明白,如果自己走出这个大楼,那几个人绝对会拼命的对付自己,而且现在也很明白,这几个地痞的身边,甚至手上都拿着钢管和几把破菜刀

  敢在乡政府面前做出这样的举动,没有人撑腰的话,谁敢

  “嗨,瞧你说的,我只是不想你死的太难看罢了”

  “白乡长,你今天为俺做的决定,我林天成发誓,如果俺以后有能耐了,一定不会辜负你”

  “咯咯相信男人的话,我是不是可以相信猪都可以上树了呢”

  白桂花娇笑一声,眨巴着她的大眼睛,摇头说道:“走吧,你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如果你以后真的风光了,咯咯”

  白桂花没有说下去,因为她也不知道怎么说,一个莲花村的村主任而已,充其量也就是大山沟的一把手,他还能有什么作为

  “俺不是过河拆桥的人”

  林天成重重的说了一句

  社会上的人都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但是,林天成的骨子里却有着不甘和倔犟哪一个人生下来就坐拥一切哪一个人生下来就有不尽的荣华富贵

  这样的人,有

  但是他的父亲呢

  他的爷爷呢

  不都是从乡下走出去的吗

  &n

  bsp;妈了个比的别人能做到的,俺林天成同样可以做到同样是人,差哪

  林天成是彻底发狠了,也就是这一刻,他也明白了一个道理:无毒不丈夫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你想啊,张县长这样的人都可以混的风生水起,而那些心地善良的人却遭受着打压,这就是一个人的心理和处世的手段问题

  “咯咯林天成我记住你今天说的这句话若是你以后真的有权利和地位了,如果你不兑现今天的诺言,我白桂花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白桂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说,冥冥之中,现在才觉得林天成不是一个一般的男人,难道他真的可以

  “白乡长,俺是男子汉大丈夫,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你放心,俺会记得,不过不过现在却要为难你了”

  “嗨,这有啥为难的我也看明白了,张县长是不会算完,莲花村归我管辖,你能来到土城乡,证明你心里有着莲花村,林天成,我会全力支持你,不过现在我们应该走了,咯咯,那几个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你说你和我一起出去,他们会不会动手呢”

  白桂花说完,当着有一种英姿飒爽的气度,拎着皮包便走出她的办公室

  操,她都不害怕,老子怕啥老子可是男人啊

  林天成转身便走,忽然看见白桂花办公室的墙角有着一根钢管,也就几十个字,伸手拿起来,解开腰带,将钢管死死的绑在腰带上,走了几步之后,确定没有人可以发现自己身上带着钢管才放下心来,几步便追上白桂花的身影。

  蹬蹬

  楼道传来女子高跟鞋和男子沉重的脚步声,土城乡乡政府,除了林天成和白桂花之外,没有一个人,几分钟的时间,林天成和白桂花的身影便出现在小广场上

  咣当林天成和白桂花刚一出现,两人身前十几米的地方,刘大棍子一行人手中的家把式接连掉落在地上,也就是这一个时机,白桂花想都没有想,拉着林天成的手臂,火急火燎的走到自己的奇瑞轿车旁,猛的坐上去之后,喘着急促带着惊惧的气息说道:“林天成,别说话,跟我去俺家只有这样,你今天才算躲过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