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童颜巨乳

  44童颜巨乳

  林天成摸着鼻头,尬尴的笑着,草,这下可出事了偷看到这一幕,要完蛋

  张县长瞪着眼睛上下打量着林天成,穿着很土,一看就是乡下人,但是那一双眼睛却有着不同的光芒,自己多年的官场经验告诉自己,这个小子的野心不小

  两人对立着,林天成弯腰捡起皮包,挎在肩上,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打破这沉默,因为他从张县长的眼中看见了斩草除根的杀机

  县长和乡长偷情,而白桂花还是李市长的情人,如果此事传到李市长的耳朵里,张县长的位置不保,林天成深知这一点,操,老子也不是故意看见的啊

  “你是谁”

  张县长终于开口说话了。

  “为什么在这里”

  语气冰冷,一脸的严肃,而且,他脖子的青筋都暴涨起来,拳头紧握着,那副威严和冷漠,完全显示出他内心的杀机。

  林天成不知如何开口,心里将自己的冲动骂了一千遍,铺路的事情,就算乡里支持,也要上报县里,可是现在却莫名的得罪了这个张县长,而且自己还坏了人家的好事,这一下麻烦可大了

  唰白桂花拉开窗帘,脸蛋的红晕消失,披上自己的洋装,一步步走了出来,见到林天成的一刻,两条细细的眉毛几乎拧在一起。

  “张县长,咯咯,怎么想杀人灭口”

  白桂花的声音不是刻意装出来的,完全是天生的,有点娃娃音的感觉,她火爆的身材和漂亮的脸蛋,甚至有一点童颜巨乳的感觉,林天成轻咳了几声,别说是自己,估计所有的男人看见白桂花都会有那种欲望,甚至可以想到,这样的女人在自己身下发出嗲嗲的娃娃音,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会是怎样的刺激

  “白乡长,我是干部也是党员,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会做再说,我今天是来视察的,杀人的事情,可是犯法的你也知道,我可是两袖清风啊”

  张县长说的可谓是声泪俱下,惊天地,泣鬼神。

  林天成心知肚明,连李市长的情人都敢整上一手,这个张县长还有啥不敢做的

  “哎呦,张县长的两袖清风,恩怨分明,在咱惠南县谁人不知啊咯咯”

  白桂花眼里闪过一丝嘲笑和轻蔑,但是却恰到好处的奉迎了张县长的虚荣心,她的笑,看的张县长是欲火焚身可是一看见林天成的身体,张县长咬着牙齿,恨不得一脚踹死他,然后好好的在白桂花这个成熟的女人身上尽情的找寻着欢乐

  白桂花靠着房门,打量了几眼林天成,随即又看了身边的张县长,美目里闪过一丝波动。

  “张县长好,白乡长好”林天成终于开口说话,妈的,是福躲不掉,是祸逃不了,操顺其自然,老子就不相信,张县长敢杀人灭口

  “还以为你是哑巴呢”张县长掏出香烟抽了一口,故意将烟雾吐在林天成的脸上。

  林天成没有躲,也没有动,只是满脸的赔笑,大学几年学会了一点,那就是忍辱负重,能屈能伸,而且自己现在根本就没有实力和后台可以和这个张县长抗衡,如果他想做掉自己,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出现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的忍

  “张县长,你话可不能这么说哦”

  白桂花白了一眼张县长,打心眼里讨厌这个色眯眯的县长,但是自己又无可奈何。看着发呆的林天成,笑道:“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哼,你们先聊,我去视察一下土城乡最近的建设,白乡长,你也知道县里的事情,希望你们土城乡今年不再是咱惠南县最后一名啊”

  张县长意味深长的说着,叼着烟,轻蔑的看着林天成,吐掉烟头,拍了拍林天成的肩膀,咧着嘴丫子笑道:“小伙子,你很有潜力我看好你哈哈哈有机会的话,我希望还可以看见你”

  张县长话一出口,林天成顿时明白,妈的,看来老子真的逃不开这场灾难了,他是铁了心想要做掉自己心里虽然明镜,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任何表情,只是尴尬的笑着。

  “呵呵,俺会努力,希望不会张县长失望啊”

  “哈哈哈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有抱负,有魄力很好,很好啊”

  张县长一抖衣袖,怒哼一声,几步便走下楼梯,不见人影。

  林天成吐出胸口的一口气,看着白桂花若有所思的眼神,也不矫情,直接了当的说道:“俺是看见了不该看的,俺也知道这个张县长不会放过俺,但是在俺死之前,俺一定要为莲花村做点事情”

  “哦你来自莲花村”白桂花眉头一挑,踏着高跟鞋走近房间,说了一句:“进来坐吧”

  跟着白桂花走近房间,林天成抱着皮包坐在椅子上,这一刻的白桂花不再是妖娆的女人,而是一个乡长该有的气度和风范,满脸的严肃不说,而且一直打量着林天成。

  “你有啥事找我”

  “白乡长,俺来这里是带着莲花村几百人的期望,俺想让你支持莲花村通往城里的水泥路铺上”

  吧嗒吧嗒白桂花手指敲着桌子,许久不曾接话,抿着红唇看着林天成,眼睛不眨一下,十几分钟之后,叹息一声。

  “你叫啥”

  “俺叫林天成现在是莲花村的村主任”

  “马翠莲不当村主任了”

  白桂花脸上闪过一丝奇怪和诧异,对于莲花村,自己也知道不少,毕竟是自己承包的,可是,那里太穷了,自己十分后悔当初承包莲花村,不但没有给自己带来任何,反而让乡里和县里嘲笑自己当初的决定

  “嗯,俺是被分配到莲花村的”

  林天成从白桂花的脸上看到了一丝希望,同样也看见了她的绝望

  “哎,林天成啊,不是我不支持,而是而是我也无能为力官场水深,你不懂啊就像刚才那个张县长就不是你我可以得罪的起的”

  林天成连忙问道:“白乡长,张县长是谁啊你为什么要怕他”

  “他是县里的一把手,县里最厉害的人物,黑白两道都能呼风唤雨,今天来这里,说是视察工作,你也看见了,我这个位置恐怕也坐不了多久了,你让我咋支持你”

  操林天成顿时心里凉了半截,莫名其妙得罪了张县长,原本铺路的事情就有点难度,可是现在倒好,完全没有一点希望了

  “哎林天成,你还是回去吧,我也希望莲花村好,可是,乡里是不会支持的,就算乡里投票赞成,到了县里,张县长也会反驳回来,我也是女人,我也希望莲花村的女人过上好日子啊”

  妈的,这个白桂花还不错,只是作为一个女人,在这几乎都是男人控权的官场上,想要有一番作为,着实难度不小

  林天成暗自惊诧,心想:原来张县长是这么厉害的人物,不过白桂花提起他,为什么一点都不害怕

  于是,林天成问道:“白乡长,张县长如果真的那怎么厉害,你为啥敢拒绝他”

  白桂花红着脸一笑,说道:“咯咯估计你刚才也听到了吧”

  “你是说李市长”

  “嗯,其实,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白桂花陷入了沉思,脸上变幻了几种表情,一会开心的笑,一会忧伤的叹息,让人搞不懂她在想些什么。

  林天成也不答话,就是那么静静的坐着,心里却想着张县长会如何做掉自己,一个不留神,自己这二十来年的小命看真就交代了老子死了没事,可是莲花村那么多的女人,老子舍不得啊

  “哎”白桂花叹息一声,搓了搓脸,叹道:“李市长现在也是地位不保啊,我和他是大学同学,他对我很好,但是我心比天高,没有接受他,毕业了,我去了外地,两年前,一次意外的重逢,我才知道他已经是市长了,他娶了一个高官的女儿,咯咯许多人都觉得我是她的情人,其实,我们只是好朋友”

  操鬼才相信你说的林天成心里默默的寻思着,说的这么委婉,只是想告诉老子你是纯洁的女人吧

  林天成看着白桂花的穿着打扮,怎么看都觉得她是一个妖娆的女人,红颜祸水的道理亘古不变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肯定有一个伟大的女人,但是,一个失败的男人背后,肯定有一群漂亮的女人白桂花的美是祸水级别,如果一个高官看中,搞不好就会堕入深渊,而这个女人看起来没有任何手段,但是林天成却知道,她不简单

  “白乡长,铺路的事情真的就没有办法解决吗”

  “林天成,你以为我不想吗李伟父子私吞公款,乡里怎样了县里怎样了你不知道啊,李伟和张县长可是亲戚扳不倒张县长,铺路的事情就没有着落”

  “为啥”

  林天成不明白,铺路就铺路,为啥还要扳倒张县长妈的,难怪李大壮牛比晃腚的,原来有张县长这个后台

  “哎乡里的干部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虽然莲花村归我管,可是铺路的事情,市里一点都不知道啊,还以为铺好了呢,每一年,乡里都会谎报一些事情,包括莲花村我也束手无策啊”

  林天成顿时明白了一切,气愤的站起身,想要追问一些事情,但是双眼却看见窗口外的乡政府的小广场上,此时站着六七个彪形大汉,看似无意走动,但是他却知道:这些人是张县长找来做掉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