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抱紧我

  满是果树的果园,郭丽丽的身子让林天成欲罢不能,尤其是她这个姿势,要知道,这样可是一个高难度,这样进入,女人的身体会显得更加的紧窄,而且郭丽丽的下面也的确够紧窄,林天成咧嘴一笑,操

  “丽丽姐,你真是天才啊无师自通”

  “哎呀,你可别取笑俺了”郭丽丽晃动着肥臀,娇羞的回头,晕红着粉脸,白了一眼,探着脑袋在果园四周看了几眼,催促着说道:“天成,快点来吧你不是还要去乡里吗”

  林天成迫不及待的扑到郭丽丽的身上,拉开她的外套与小背心,郭丽丽丰满坚挺的肉奶带着一件白色蕾丝花边的很薄的胸罩,林天成把胸罩推上去,一对雪白的肉奶就完全的显露出来,粉红粉红的小奶头在她的胸前微微颤抖,激情的刺激下,奶头慢慢的坚硬起来。

  林天成右手从郭丽丽的腋下穿过去,抚摸着这一对白嫩的肉奶,柔软而又弹性,左手滑到她的裙下,在郭丽丽的大腿上抚摸,手掌滑到小山丘,隔着内裤搓弄着

  郭丽丽轻轻的扭动着,踩得果枝乱颤。

  “啊天成,你真的好会做那事啊”

  “丽丽姐,俺想问你个事”

  林天成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自己的裤子里掏出那条蕾丝内裤,坏笑着在郭丽丽的面前晃了晃,笑道:“这条内裤是你的吧上面的毛毛和你的一模一样”

  “啊对不起,天成俺不是有意看见的”

  啪林天成伸手打了一下郭丽丽的屁股蛋儿,哼道:“你都看见啥了如果不老实的说出来,俺一会捅死你”

  “啊俺那天去地里拔草,憋不住了去撒尿,俺看见你和梅子办那档子事,后来俺偷偷摸摸的跟着你去了村部,可是俺却听见你和马翠莲办那事的声音,俺也是女人,俺受不了了,就蹲在墙根自己摸,谁知道俺正舒服的时候,有一只大花猫下了俺一跳,俺就跑了,可是裤衩却忘记拿了”

  果然是你林天成满意点点头,虽然不是自己真正的女人,但是自己喜欢诚实而没有虚伪心理的女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李文轩给自己造成的寂寞和伤害历历在目,所以,林天成有点抵触那些华而不实的女人

  “丽丽姐,其实俺早就猜到是你来着,不过听你亲口说出来,俺心里舒服多了”

  林天成抓捏了几下郭丽丽的肥臀,自己的大懒鸟已经如烧红的大铁棒挺立着,很是恐怖

  林天成把郭丽丽的裙子撩起,白嫩的肌肤很是性感迷人,胀胀的下身被一条白色的丝质内裤包着,几根长长的毛草从内裤两侧露出来,伸手把郭丽丽的内裤拉下,双手抚摸着一双柔美的长腿,郭丽丽乌黑卷曲的毛草贴覆在小山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对粉嫩的嘴皮子紧紧的合在一起。

  林天成满足的笑着,手伸到郭丽丽下边抚摸,摸到了郭丽丽嫩嫩的嘴皮子,湿乎乎的,热乎乎的。

  “哎呀,你咋还不来啊俺腿都麻了”

  林天成突然停止了搓弄,身体缓缓向前,弯腰蹲在郭丽丽的腿下,整个脸埋她的小山丘,贪婪的吃着。兴奋的简直犹如疯狂一寸一分的吃着郭丽丽的身体,就连最隐秘最肮脏的地方都不跟放过,舌头由细嫩的小山丘,直吃到紧缩的屁眼儿,细腻的程度就如舌头在洗澡一般

  郭丽丽是一个刚刚品尝了那档子事的女人,哪里经得起林天成这种风月老手的玩弄

  转眼之间下身泛潮,喉咙间也轻轻发出了甜美的诱人呻吟,在强烈的刺激下,抓的果树都在摇晃。

  林天成吃的热血沸腾,用嘴巴含住郭丽丽那丰满娇嫩的嘴皮子,郭丽丽那嫩肥的嘴皮子顿时被林天成的嘴巴拉扯起来

  林天成觉得十分刺激,反复的玩弄了一会,大懒鸟极度膨胀,急需找个地方发泄,于是站立起来,把郭丽丽踩在树枝上的大腿架到肩上,一边抚摸着光溜溜的大腿,一边把如火棒的大懒鸟缓缓的滑开两片嫩嫩的嘴皮子

  “啊”

  林天成刚要进入,却被身后的一声惊叫吓得止住了动作,回头一看,大懒鸟顿时蔫巴下来。

  毛毛穿着一件水粉色的衬衫和一条及膝的淡黄色薄纱裙,短裙下露出鼻子浑圆的小腿,小巧的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小凉鞋,手上拎着一个蓝色的小皮包,左手捂着自己的樱桃小嘴,身子不断的倒退,那双美丽的凤眼里尽是不可置信的目光

  林天成一拍脑门,操,只顾着享受,却忘记自己让毛毛来这里找自己了这丫头还真会赶时机啊这下可坏了也顾不得毛毛惊怕的眼神,急忙穿上裤子,伸手打了一下还在扭动着屁股蛋儿的郭丽丽,说道:“丽丽姐,你可别扭了,有人来了”

  “啊啥人啊是咱村里的女人吗有啥大不了的啊,要不,要不让她也来享受享受呗”

  郭丽丽饥渴难耐的时候,已经感觉到林天成火热的鸟头即将冲进自己的领地之中,可是等了一会却没有等到,自己完全沉醉在那酥麻的快感之中,浑然没有听见毛毛的声音,扭动着屁股蛋儿还在等,却听见林天成说话的声音,回头一看,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双手还扯断了一截果树枝

  “毛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郭丽丽反应过来,急忙穿上内裤,紧忙打起了圆场,要知道,昨晚的村民会议,村里的姐妹可都是赞成林天成娶了毛毛做老婆,而这丫头也没有反对,而自己现在却和林天成做那档子事,顿时觉得心虚。

  “丽丽姐,村里是啥民风,你们是啥人,俺都知道俺是被你们养大的,好东西自然你们先吃”

  吃个大几吧林天成满脸黑线,操,老子这玩意让你们吃个够激情冷却,也不解释,只是回头看了一眼郭丽丽,笑了笑便走到毛毛的身边。

  “你咋换上衣服了手里拿的啥”

  “喔,马婶说你一个人去乡里她不放心,乡里俺去过几次,她让俺跟着你,这里是马婶的介绍信,还有咱莲花村这几年的公款”

  毛毛递给林天成皮包,酒红着脸蛋,低头嘀咕着:“天成哥,丽丽姐,你们两个放心,俺知道啥事该说,啥事不该说,俺啥也没有看见”

  妈的,林天成摇头叹息着,你啥也没有看见现在还在看老子裤裆

  “毛毛,对不起,丽丽姐忍不住,这事和林主任没有一点关系,你可不能因为这一件事而疏远了他,林主任是一个大好人啊”

  操,老子让你舒服了,让你满足了,如果还不是大好人,啥样的男人才算大好人

  林天成将皮包跨在肩上,拉开拉链看了几眼,几沓小红票包在一张报纸里,估计少也有四万块,还有着一张介绍信,上面写的很详细,乡长叫做苟胜,是土城乡的一把手,莲花村也归土城乡管辖,土城乡每一个乡干部都会承包几个村子,介绍信上赫然出现白桂花三个字,她也就是马翠莲口中那个承包莲花村的乡干部,在土城乡属于副乡长,还有着一定的权利。

  br>

  简单的看了几眼,林天成怒气撕掉介绍信,妈的,如果她有心给莲花村铺路,也不会几年都没有动静,如果不想,拿着介绍信有个屁用

  “天成哥,我们啥时走”

  “现在就走,铺路是大事,一刻都耽误不得,时间就是金钱啊俺一定要在果子熟透之前把水泥路的事情解决了”

  林天成挎着皮包,回头看着依旧满脸潮红的郭丽丽,嘟囔了一句:“丽丽姐,俺也不知道啥时回来,你没事多和村里的果农走动走动,让他们好好打理果园子,老子一定会带着好消息回来”

  林天成迈着大脚步走出果园,毛毛和郭丽丽小声的低估了几句,毛毛晃动着肩膀,捂着红烫的脸颊小跑着追赶林天成的身影。

  莲花村村头,今天站满了村民,那些女人看着林天成逐渐走来的身影,笑声一片。

  “林主任,有毛毛陪着你去乡里,你不会寂寞吧”

  “咯咯你可要温柔一点啊,俺们可不想看见毛毛被你折腾死”

  “谁说不是,也不知道林主任是不是男人,有机会咱们得试试”

  林天成笑着来到村头,一辆摩托车,马翠莲站在旁边,眼睛里有着些许的不舍和不安

  “天成,汽油婶子给你加满了,钥匙在这里,乡里不像咱莲花村,那些人坏着呢,毛毛知道咋走,对了,你去了乡里一定要提防乡长苟胜,他是一个吃肉不吐骨头的人,俺怀疑李伟爷俩私吞铺路的钱和他也脱不了关系”

  “乡亲们,俺要走了你们在莲花村等俺的好消息吧”林天成把皮包递给毛毛,看着莲花村几百双眼睛里的期望以及马翠莲眼睛里的柔情,咬着牙齿坐上摩托车,打着了火,等到毛毛坐在自己身后的时候,说道:“抱紧我我们走”

  摩托车离开了莲花村,林天成带走的是莲花村所有人的期望,但是,他要面对的却是九死一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