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婚事

  39婚事

  林天成的野心不小,妈的,老子就是一天干一个,一年之内不会重复的,这件事,任重而道远啊忽然间,院中沉静了下来,寂静到落针可闻。几百只眼睛火辣辣的盯着自己的裤裆,似乎就在下一刻,这几百个女人就会跑过来扒光自己一般

  “大家都别吵吵,俺林天成既然做了村主任,就要为大家着想,哎,咱莲花村有没有人对数字比较有兴趣,或者是比较有造诣的人”

  “林主任,你问这个做啥子啊”马翠莲还是有一点威严,好歹也当了几年的村主任,林天成既然这么问,肯定是有他的目的,在唐小翠的捅咕下,无奈的问了一句,全身还都没有缓过来,一直沉醉在那股子舒服上天的感觉之中

  林天成瞬间脸上一红,见到马翠莲站在人群之中,并没有表现的过于亲热,一颗悬着的心算是安稳下来,也好在天色有点黑,那些女人没有看见自己脸上闪过的晕红和欲望的眼神

  “婶子,事情是这样的,你说俺好赖不计也是一个村长,可是这村部就俺一个人,俺寻思着,村里是不是有这样的人,让他当会计,嗯,如果在有一个细心的人更好,可以当妇女主任,不过要动一点医学”

  “咯咯林主任,莲花村都没有几个男人,就算有几个,也都是废物一个,要妇女主任干啥”

  “就是嘛咯咯林主任不就懂医术吗你村主任和村长一肩挑,要不这妇女主任你也当了吧”

  哗也不知道是谁说出这么一句,几百个女人哄然大笑

  林天成挠着头发,尬尴的说道:“妇女主任俺考虑考虑如果真的没有懂这个的,如果你们有啥关于哪方面的问题可以随时找俺只要俺有时间”

  妈的,老子梦寐以求做这个妇女主任呢这个行当可比老子这村长舒服多了

  “林主任,说起对数字的研究,恐怕莲花村没有人敢和毛毛相争了哎,可惜是个苦命的娃,要不然毛毛就是莲花村的骄傲”马翠莲说着话,踮起脚尖在人群中看了看,随后来到一个少女身边,拉着她的手走了出来。

  林天成浓眉皱着看着站在马翠莲身边的少女,也就二十左右的年纪,一米六左右的身高,大大的眼睛,中长发,最重要的是胸脯鼓鼓的,一件白色的紧身短裙,红色的纯棉t恤,一眼之下,这个少女算是个大美人,长的颇为标致的,特别是那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睛,令人看见就有种想爱惜的感觉。

  丰挺的乳房与浑圆结实的屁股长的恰到好处,凸凹有致的身体曲线和饱满的胸部格外惹眼,丰满的乳房挺立在薄薄的衣服下,随着毛毛的呼吸而微微颤动,隐约凸显着胸罩的形状,而毛毛那浑圆的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紧紧的透出了内裤的线条,平坦的小腹和肥腴的臀部,充满着火热的韵味,一股令任何一个男人都心动的气息弥漫全身

  林天成纳闷,毛毛的年龄和她身体的特征呈现出的比例完全不一样,她就像一个新婚少妇一般,成熟的韵味和扭动起来的腰肢,让自己看见有一种心慌的诱惑,看着毛毛丰满白嫩而又活力四射的身子在马翠莲的拉扯下逐渐靠近自己,不由得一股热流从下腹升起

  “婶子,她是”

  “嗨,她是咱莲花村的毛毛,父母死的早,是一个孤儿,不过你可别小看她,虽然她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但是可聪明着哩如果不是咱莲花村穷,毛毛这孩子肯定能考上大学”

  林天成近距离一看毛毛,心里顿时疼了一下,自己也是孤儿啊那种被人嘲笑和遗弃的感觉历历在目,饥一顿饱一顿,甚至怕饿死在街头,好在毛毛生活在莲花村,若是这丫头生活在城里,以她的身段和相貌,后果可想而知

  “马婶,你可说俺了,怪不好意思的”

  毛毛的声音么如黄鹂一般清脆,听的林天成骨头几乎都酥了妈的,不但人长的美,声音也甜,这个小妞不错

  “咯咯毛毛,你别害怕,林主任是个大好人”

  马翠莲暗自与林天成眉目传情,那隐晦的眼神让林天成恍然大悟,原来这是在给自己搭线啊不过马翠莲的眼光还真是毒辣,这个毛毛老子打心眼里喜欢的紧

  “毛毛妹子,你别多想,俺就是想找一个会计,以后咱莲花村的财务就由你来管,你可要做一个好帮手啊”

  “咯咯林主任,你还是光棍吧”

  “是啊,如果你是一个男人,可以硬起来的话,毛毛这丫头就给你做媳妇吧还说啥好帮手,依俺看,你这是在找贤内助吧”

  “兰子姐,你还别说,毛毛这丫头和林主任还挺般配着呢大英子,你这当嫂子的,对于这门婚事没有啥意见吧”

  一瞬间,林天成的目光突然集中在王英身上,尽管已经知道她会如何回答,但是还是忍不住想听她亲口说,而她身边的张晓燕显然有着醋意,不过笑了笑却很坦然

  “如果天成和毛毛都没有意见,俺这当嫂子的自然乐意来着要不明个就把这婚事定下来”

  轰林天成脑子里就像炸弹响了一般,身体晃了两晃,心里酸溜溜的不是个滋味儿,因为王英的眼神理有失落,也有哀怨,还有这自己看不懂的神情

  “哎呀,婶子们,你们这是干啥啊俺还小呢”

  毛毛羞涩的跺了跺双脚,眼角看出林天成的异样,心里顿时明白了一些事情,急忙说道:“林主任,如果你不嫌俺笨手笨脚的,俺倒是可以试试,如果俺做的不好,你可以辞了俺不过你放心,俺绝对不会私自动用莲花村一分钱”

  林天成转身笑了笑,心里从失落多了一丝暖呼呼的感觉,微微点头,看着马翠莲,问道:“婶子,咱莲花村的财务难道一点都没有了吗”

  “有啊,虽然铺路的钱被李伟父子拿跑了,但是每年乡里多多少少也会给咱村子一点钱,虽然不多,但是这几年婶子都存了下来,大概也就两万块钱”

  林天成点着头,双手伸开,示意躁动的村民安静下来,大声说道:“今天,俺决定了一件事,那就是争取在咱莲花村果子成熟之前,将通往城里的水泥路铺上,俺知道,大家嘴上不说,可是心里都惦记着这事,你们放心,不管乡里是个啥态度,这事如果没有办成,俺就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