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想办那事

  38想办那事

  四唇相贴,林天成脑中一阵轰鸣,想要推开郭丽丽,却被她抱的死死的,嘴中那条毫无规律的小香舌试图撬开自己的牙齿钻进来,香甜可口的唾液就如甘醇的美酒,让人忍不住的吸啜

  郭丽丽迷蒙的双眼泛着雾水,楼抱着莫天邪的身体,身子不断向前挺进,几分钟的时间,感受到自己的吻没有得到林天成的激烈回应,伸手推开自己房子的房门,硬推着一般将林天成推进房间

  操老子还要被强奸了不成吗

  “林主任,你救救俺吧”

  “丽丽姐,你这是干啥”

  林天成晕了,坐在炕沿上看着,郭丽丽已经麻溜的脱光了身上所有的衣物,晃动着屁股就向自己靠了过来,一把扑进自己的怀里,两人瞬间倒在炕上

  郭丽丽已经管不了那么多,自己是一个寡妇,自己更是一个女人,每一个夜晚在寂寞中煎熬,不知道自己幻想了多少次,能有一个铁汉狠狠的戳自己一顿,哪怕死了也过足了瘾,想到自己刚刚的主动,连她自己都感觉羞得满脸通红,不过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现在,必须得到林天成的那玩意,不然自己会憋死的

  林天成不想这样,现在满脑子都是如何将莲花村的水泥路铺上,虽然美人在怀,大懒鸟也有一点冲动,妈的,要尽快阻止郭丽丽

  一把甩开了在自己下身的那只小手,使自己的语气尽可能的凶狠起来,林天成一翻身,对郭丽丽哼道:“丽丽姐,你这样做是不对滴,你现在马上住手,俺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林天成突然间的转变一时吓得郭丽丽身子颤抖着,尽管林天成已经凶狠起来,可是他那满脸的渴望,又气又红的表情,还有他那鼓鼓的帐篷,怎么看也起不到一丝作用

  “林主任,俺不漂亮吗”

  “丽丽姐,你很漂亮真的很漂亮,而且,而且你长的很像俺以前的女朋友可是”

  “可是个啥俺又没有要你负责,俺只想尝尝那事儿的真正滋味,你就成全了俺吧”

  郭丽丽俨然是铁了心要吃了林天成的懒鸟,光溜溜的身子再一次靠近林天成,小手直接伸向那鼓鼓的帐篷上

  此时的林天成被郭丽丽这一举动惊住了,想要发狠的语气彻底没有了能耐,不过这时的他也是骑虎难下,如果自己真的走了,搞不好郭丽丽也就完了,可是如果留下来,估计两人都完了

  于是,林天成一狠心,还是先忍忍吧反正这娘们自己不会放过,也不急于这一时

  啪林天成握住郭丽丽伸过来的小手,笑道:“丽丽姐,你先别这样,你听俺说几句话行不”

  “啊林主任,你想说啥子”

  “丽丽姐,俺知道你这果园是你全部的家底”林天成看着郭丽丽胸前的大奶儿,忍了又忍,说道:“你难道就不想果子卖进城里吗俺已经决定好了,不管用啥办法,俺一定要把水泥路铺上,丽丽姐,晚上俺要召开一个村民会议,如果你真的想办那事,等俺去乡里的时候,俺成全你,中不”

  林天成实在是没有一点办法,妈的,咋搞的老子像个娘们,她到像一个男人似的

  郭丽丽坐在炕上,仔细打量着林天成,慢慢的,双眼里泛起了泪花,一把抱住林天成的身体大哭起来,抽噎的说道:“林主任,谢谢你谢谢你俺一定好好报答你就算路铺不成,你想干俺的话,随时都可以”

  操你他娘的放心,老子不干的你哭爹喊娘都不算完

  搂着郭丽丽,林天成那股邪火窜出来,他很想暴虐郭丽丽,因为她不但长的像李文轩,而且还偷听自己和马翠莲的声音,仅此两条,足以让自己玩死她但是,郭丽丽是个大美人,自己不能干的太过分,意思意思就好了

  “丽丽姐,别哭了,俺答应你就是了,在俺走的时候一定来你这果园子,咱就在外面干”

  “嗯好你想在哪干都中你想咋干俺都成俺让你干”

  郭丽丽破涕为笑,羞涩的穿上衣服,这一次套上了一条蓝色的雕花内裤,换了一套蓝色的无袖长裙,整理一下散乱的头发,依偎在林天成的怀里,幸福的感觉遍布全身,宛如那刚刚谈恋爱的少女一般

  林天成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了下来,奶奶的,如果这个郭丽丽不停手,自己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不过这个小美人还真是有股子浪劲,这一点还真他娘的像李文轩

  “丽丽姐,俺先回去了,你休息一会,晚上来村部,俺现在回去知会村民一声”

  林天成推开郭丽丽,摇头叹气离开,走在果园的脚步也变得的沉重,漫山遍野的果子,数都数不过来的特产,自己绝对不能让他们在自己眼皮底下烂掉想到这里,脚步不由得加快,连跑带颠的跑回村部,太阳已经快要下山,那些在地里忙活的女人也陆续回到家中,就是这个时候

  回到村部,林天成翻找了半天才看见,在村部的东屋,一个破旧的大喇叭被挂在棚顶的悬梁上,而电线却是从棚顶延伸到外面,搬过凳子取下大喇叭,顺着电线看了几眼,找到了开关之后,又从窗户跳了出去,一顿忙活之后才将大喇叭绑在树上

  小跑回到村部,按了一下开关,清了清嗓子,林天成说道:“各位莲花村的村民,俺是林天成,现在,俺要和大家还说个事,关于咱莲花村道路的问题,大家尽快来到村部”

  关掉开关,林天成走出村部,站在院落之中,看着村部那条陡坎儿,不大一会的时间,村里的女人便陆续赶过来,有的手中还在吃着烙饼,有的还带着草帽,显然是刚从地里出来的,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院中聚集了黑压压的一群人

  “林主任,啥道路的事啊”

  “是呀,俺还要回家洗裤衩子呢”

  “哎呦,俺说谢兰子啊,穿裤衩干啥,俺们都不穿,莲花村又没有啥真正的老爷们,你还怕被人看见咋地啊”

  院中,女人叽叽喳喳的声音此起彼伏,无非是谈论那些令林天成面红耳赤的事情,看着眼前足有三百来个的女人,有大姑娘,有小媳妇,也有成熟的中年女人,一个比一个漂亮,一个比一个有味儿,操,你们都是俺一个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