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大小通吃

  34大小通吃

  林天成光着身子,大懒鸟直指天空,看着村部路边的草丛已经摇晃出自己的视线,额头有着一点冷汗,左手轻轻擦掉,妈的,老子和马翠莲偷情被人看见了

  消失的人影根本没有看清楚是谁,林天成犹豫了一会儿,低头往屋子里走,忽然停下脚步,在村部的窗口下有着一条黑色的蕾丝小内裤,上面还沾满了水渍,弯腰拿起来看了看,一股淡淡的芬香刺入鼻孔

  真香啊这条内裤便是偷听的女人吧林天成嘴角偷偷的笑着,想来是偷听之时受不了了,脱掉了内裤自己解决了吧操如果老子知道这个人是谁,一定要干你两个来回

  “天成,我们做事是不是被看见了”

  马翠莲已经穿上了衣服,云雨过后,脸上荡漾着春潮,为她增添了一份成熟女人的娇媚,她眼里那份满足,身体之中的渴望随着陌生人的出现,已经渐渐冷却

  林天成攥着手中巴掌大小的内裤,背着手走进屋子,偷偷的将内裤塞进被子底下,坐在炕沿上,低头沉思了一会,笑道:“婶子,我们办事被人看见了,但是不知道是谁”

  “嗨,怕个啥子,婶子觉得这是好事呢”

  “婶子,这事说出去可不好听啊”

  “天成,你胆子太小了,在莲花村,你就是当着村里的女人撸管子,她们都不会说啥,搞不好她们还会求你塞进去呢你别害怕,你这小兔崽子的活儿实在很厉害,婶子觉得不出几日,村里的女人都会找你的”

  马翠莲掩嘴轻笑着,幸福的看着林天成,前所未有的满足和快乐让她觉得林天成就是自己唯一的男人,虽然下面很痛,但是那种舒爽的感觉确实回味无穷

  “婶子,不会吧她们找俺做啥啊”

  “小兔崽子,明知故问”马翠莲抬手戳了一下林天成的额头,笑道:“当然是找你做那档子事了你小子走运了咯咯你有没有看中村里的哪个女人婶子给你问问”

  林天成一转身,吞了几口唾液,闭着眼睛,随后又睁开,伸手抓住马翠莲的手,吃吃笑道:“婶子,俺俺觉得丫蛋挺好”

  “啥你真的看中俺闺女了啊你这小兔崽子,戳完婶子又想俺闺女,你想大小通吃啊婶子做不了这个主,再说来着,你那玩意太大了,丫蛋还是雏儿呢,你会戳死她的你要是真看上丫蛋,你自己去问去”

  马翠莲并没有反对,也没有觉得有何不妥,在莲花村,难得看见一个真正的男人,林天成虽然戳了自己,可是这小子绝对不会只戳自己一人,而且他眼底深处那份睿智更让自己知道,林天成不会永远留在莲花村,他有着强大的抱负和理想

  林天成心里那叫一个窃喜,妈的,丫蛋那小美人如果在老子身下,滋味一定比马翠莲好极了老子一定要搞了,然后让你们娘俩一起伺候老子

  似乎想到那销魂的一幕,林天成的口水都不自觉的流了出来

  “想啥呢”马翠莲穿上高跟鞋,扭动着屁股在西屋的柜子上拿起几本小册子,随手打开一本,坐在小板凳上,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

  林天成这时已经穿上自己的四角裤,天气原本就热,所以也就一会的时间,四角裤已经被太阳晃干

  林天成搬过一把椅子坐在马翠莲身边,随意打开桌子的抽屉,顿时笑了,里面还有几包好烟,打开吸了一支,吞云吐雾之际,翘着小二郎腿,眯着眼看着马翠莲的大奶,一想到刚刚马翠莲的鲜红的小嘴,就忍不住的身体上的燥热,但是又害怕偷看的人再回来,只好忍着梅开二度的冲动

  “哎”

  “咋的了,婶子你没有满足吗是不是还想再来一次”

  “小兔崽子,你就不怕那个人回来啊,今天就算了,婶子跟你说一下咱莲花村的事”

  马翠莲合上手中的小册子,挽上自己的头发,整理一下凌乱的衣衫,看着桌子上的小册子,一本正经的说道:“天成,其实前几年咱村里也不是这么穷,县里也拨款来着,很大一笔钱呢,用来修路的,可是哎”

  “可是啥”

  “前几年的村主任叫李伟,他有一个儿子,这爷俩害苦了咱莲花村”

  林天成忽然有点明白,可是只有不敢确定,抽着烟,手指敲着桌子,等待马翠莲的下文

  “李伟和他儿子李大壮拿着那笔钱跑了莲花村的路也没有修上,那些土特产就这么在咱村里年年烂掉,县里也曾抓过李伟爷俩,可是李伟有点后台,出了一笔钱搞定了,他们是发了,可是咱莲花村却越来越穷,婶子是村里人硬给推上主任这个位置”

  啥李大壮

  妈了个逼的,不会是老子认识的那个李大壮吧操,如果真是他,这事儿肯定不能算完

  “婶子,那个李大壮是不是挺高的脸黑黑的,脖子上还有一颗大黑痣”

  “是啊你咋知道啊”马翠莲一脸的惊异,林天成没有来过莲花村,可是咋知道李大壮的特征

  奶奶的,果然是这个该死的王八蛋

  想到李大壮,林天成气就不打一处来,抢走了老子的女人,又拿跑了莲花村的拨款,李大壮还真是自己的仇人难怪他那么有钱,原来花的都是村民的希望钱该死的,老子一定不会让他过的那么舒坦

  李大壮的日子可谓是风光无限,林天成看着这贫穷破烂的莲花村,想到李大壮那副嘴脸,心里十分的不平衡,虽然想要他跪下来求自己,但是目前还是要解决莲花村面临的一些困难

  “婶子,李大壮和俺有点过节,俺保证,总有一天,老子会让他们爷俩得到拥有的惩罚”

  林天成吐掉嘴中的香烟,起身在屋子里走了几圈,抱着肩膀沉思着,不大一会又回到椅子上坐下,问道:“婶子,难道县里就在没有拨款过吗”

  “嗨,出了那样的事,县里哪里还会再管啊,再说来着,乡里也放弃了咱莲花村,十里八村的,咱莲花村是最偏僻的,哎,再有俩月左右,村里的特产就要下山了,又要再烂一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