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人命官司

  23人命官司

  林天成站在水泥地上,看着已经穿好衣服的张晓燕,农村的女人不比城里人,喜欢在奶子上戴个罩子,农村的女人大多什么也不戴,讲究的是弄个肚兜,就让那肉团自由自在的生长,因为只有不限制它的生长,才能长的丰硕,饱满

  林天成色眯眯的看着张晓燕那颤巍巍,很丰满,很馋人的两只肉奶,尤其是肉团子上的那两粒紫红的葡萄粒,挺翘着散发着光泽,更是让人馋涎欲滴,伸出舌头舔舔嘴唇,妈的,刚才只知道捅,并没有好好品尝一下张晓燕奶子的味道

  “你干都干了,看个啥子呆瓜咯咯”张晓燕妩媚的瞟了几眼林天成,坐在炕上整理自己散乱的头发,轻哼道:“在莲花村,你不需要顾及啥,如果你看中哪家的女人,你可以当着她的面撸管子,性情开放的女人有的会帮你一下,害羞的女人虽然不会帮你,但是也不会跑掉”

  操居然还有这档子事林天成挠着额头听着,如果真的是这样,老子以后可真就爽死了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之后,伸出手抱住张晓燕,右手在她的肉奶上玩起来,撩拨,挤压,揉捏,林天成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使劲拽了一把张晓燕,让她坐在炕沿上,而自己身体最坚硬的地方再一次雄伟起来,低头啃住让人眼馋的樱桃,含糊不清的说着。

  “燕子,俺真稀罕你你太美了”

  林天成说的是真心话,抱着张晓燕来到厨房,本想亲上两口就算了,自己还要去找嫂子,可是哪里想得到,张晓燕就像一头饥饿了许久的野兽,突然看见一个猎物一般,放纵的在林天成的身上乱摸乱抓,半闭着双眼呻叫着。

  “天成,虽然我们第一次看见,可是你让燕子真真正正的知道了做女人的快乐再给俺一下吧”

  林天成把张晓燕放在厨房的一堆柴草上,褪下她的裤子,露出白花花的小腹和浓黑的小草,林天成已经迫不及待了,猛的解开裤子,趴在张晓燕的身上,用力的刺入

  干涸的张晓燕一声惊叫,双手死死的把着林天成的熊腰,林天成毫不留情,一起一伏的玩命冲杀,发泄出被压抑的欲火。

  “燕子,你有没有孩子咋这么紧放松点,俺会更舒服”

  “天成,嗯俺没有崽子”

  张晓燕的眼泪流了下来,流的满脸都是,林天成的大懒鸟太大了,戳的她痛不欲生,痛苦之中还有着奇异的狂潮,如电流一般走过自己身体的每一处,酥麻的十分舒服

  林天成着急嫂子的安危,所以干的是酣畅淋漓,直到汗流浃背,浑身青筋暴起,这才浑身一阵痉挛,屁股用力往前一挺,刚刚储存的子弹又一次喷进张晓燕的幽谷深处

  就在这个时候,茅草屋外人声嘈杂似乎有很多人

  “你说啥田刚杀了五根”

  “是啊,你不也听见了吗这下田刚可摊上人命官司了”

  “嗨,我说大英子啊,在咱这莲花村死个人有啥可稀奇的,上面也不管,五根虽然平时囊气了点,不过对二丫她娘还真不赖这下可毁了二丫娘俩,年纪轻轻的就要守寡了”

  “李大姐,话可不能这么说,好歹也是一条人命啊嗨,我到家了,你们进来坐会不”

  “咯咯,今晚就不坐了,喏,你家灯还晾着哩林主任可能回来了,明晚我们还来接你去俺家打扑克你自个回去吧,别让你小叔子等太久了大英子,林主任年轻的很呢,你们可别滚被单哦咯咯”

  “李大姐,你说什么呢不和你们说了哼”王英关上篱笆门,羞愤的跺了跺双脚,径直走近茅草屋

  林天成对于茅草屋外面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就在几人对话的时候,自己和张晓燕早已经穿上衣服,回头示意张晓燕,自己故作火急火燎的向门外冲去

  嘎吱房门推开的一瞬间,林天成和王英撞个满怀

  妈的,林天成偷偷吞了一口口水,王英的身材是完美的,胸前两个大肉馒头也是酥软柔嫩的,挤压的自己的胸膛一阵痒痒,两手抱住王英即将倒下的身体,喘着粗气问道:“嫂子,你这是去哪了”

  “嗨,李大姐她们来找我打扑克,我寻思你也没有回来就去了,我跳窗户出去的你啥时候回来的”王英红着脸推开林天成,整理一下自己有些凌乱的衣衫,看见林天成眼中那一丝火苗,搓着脸走近屋子

  “哎呀,你可回来了,吓死我了呢俺还以为林天成是别村的男人来砸你家房门呢,原来真是你小叔子啊以前咋没有听你提起过”张晓燕装作如梦初醒的模样,拉着王英的手坐在炕沿上,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

  “燕子,你不是过几天才回来吗今个咋就回来了”王英并没有注意张晓燕脸上云雨过后的春潮,只是盯着晃悠着身体走近来的林天成,抿着嘴唇叹道:“天成,二丫他爹王五根被田刚杀了”

  “嫂子,你说啥田刚居然杀人了”林天成坐在木板凳上,抽着香烟,哼道:“老子第一天上任,这小子居然惹出人命,老子非得收拾他不可”

  “天成,使不得”王英抓住林天成的胳膊,摇头求饶一般说道:“田刚在城里混了好几年,有两个臭钱不说,而且还和一些地痞混的火热,哎,我们别去惹他,他也不会来找茬,算了吧,只是委屈了二丫娘俩了”

  林天成怒气横生,老子既然是莲花村的一把手,就不能眼睁睁的当做这事情没有发生,这是杀人了,不是死了小猫小狗右手扒拉开王英的双手,刚要开口说话,房子外面的土道上却传来重重的脚步声和骂咧声

  “大英子,你这骚娘们,二蛋已经死了几年了老子看中你是你的福分奶奶的,五根不让俺干他闺女,呸,老子杀了他大英子,开门,老子要进去老子要干你”

  听着田刚在篱笆院外面的骂咧声,林天成气就不打一处来,回头看着王英和张晓燕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的身体,哼道:“嫂子,你们两个别害怕老子这话就出去将田刚活捉起来送乡里的派出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