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这个女人是谁

  21这个女人是谁

  林天成忽然听见了声音不对,停下了一切动作哇草这个娘们是谁

  黑暗中,一只柔嫩的小手在自己的小腹上摸来摸去

  手心细嫩,手背柔滑,五指纤细,涩涩的,手掌虽然不大,可是微微一翻,前边掌心的茧子割着手娘的咧,这是农家妇女的手绝对不是堂嫂王英的手

  林天成懵了,几番确定这是自己堂嫂王英的家,脑门的血凝住了

  不是堂嫂

  林天成的大懒鸟此刻还停留在这个女人的洞内

  血液凝住了身体在迅速降温大懒鸟有些冰凉妈的,这个女人是谁为啥在这里

  要不要喊两声林天成第一个念头,划过脑际的夜空

  肉贴肉之处,自己的大懒鸟已经停下了动作,可是那软软的肉好像有着生命力一样在尽情的收缩和蠕动,不停的吞噬自己的活儿,而它希望自己更进入一步,是的它紧紧的啃咬自己的鸟头,希望自己更进入一步,也许只有这样才能知道什么叫做别有洞天

  妈的偶滴个神居然是个陌生的女人

  林天成的大懒鸟正插在一个陌生的女人下面之中

  王英虽然没有彻底的碰过,可是她的曼妙身影至少让自己心动了,所以,就算闭上眼睛都可以想到她是怎样的身体但是,现在自己身下的女人和她不一样

  妈的,她的肉圈还在抽动收缩无比的紧凑,软软的,嫩嫩的,滑滑的

  林天成只觉得自己固执的懒鸟似乎要用自己的坚硬和粗热来驱散那种寒冷,可是,自己的大懒鸟却无力的感受不知内情的桃源,而且持续的进入,抽出,来回的拖拽

  妈的,拔出来就此完事林天成第二个念头

  操她是谁

  林天成有一种打开灯的欲望,可是又怕自己看见的是母夜叉娘的,人生三大傻:搂着女人睡不着觉的,拉灭灯找不着肉道的,脱下裤子就操的老子现在是骑虎难下

  “你你是谁”

  林天成用自己平生以来最为颤抖的声音问着,事到如今,只希望这娘们不要太难看,不然真的对不起自己这满腔热火

  “嗯好硬啊你怎么突然间就这么硬了死鬼,不要停啊真的好希望你可以动上三下呢”

  操林天成一把冷汗,这声音更加确定不是自己的堂嫂王英

  林天成犹豫着,连他自己都吃惊,自己居然会在片刻的时间想了这么多自己会这么冷静

  大懒鸟实在拒绝不了那软肉的邀请,自己有意无意的的抽动,自己在吃惊和犹豫,恐惧和无奈之下屏住呼吸,身体开始僵硬

  可是,自己的大懒鸟却悄悄的背叛了自己,感觉到自己似乎用棍子在湿土中戳开了一个洞,有水儿里流出来甚至,自己想哭,想喊,声音却没有口中发出来,身体持续着僵硬,自己想守住那份冰冷,可是,自己的大懒鸟月那软肉不断的摩擦中,肉棍子渐渐蔓延起体热,顺着血液的流动传遍全身,身体在松弛,腰部也在发软,体内,自己有一种狂涌的感觉往外流出

  “嫂子”

  “嗯该死的你今晚怎么这么硬”

  “你你是谁”

  “该死的老娘是谁你都不知道快点动啊别他娘的将老娘的火给点着了,就不管了”

  陌生的声音陌生的女人林天成完全可以确定这一点但是与此也确定了另一点,自己身下的女人,那润滑的洞不弱于一个处女很紧紧到自己的懒鸟有一种被死死夹住的感觉,既畅快又舒服

  那被浪水浸湿的懒鸟,此时发了狂颠颠的加快了速度林天成已经抛开所有的杂念,妈的,不管你是谁,老子只知道你的妹妹很紧凑,很舒服先干了再说而自己的脑海里,完全将身下的女人当做自己的嫂子王英

  肉球一样的鸟头,滑开道口内壁,一次次往这个陌生的女人的体内深处抽送送来一股晕晕闷闷的撞劲,送来懒鸟的灼热问候

  无耻的肉唇在欢快的迎接圈收着懒鸟,无耻的内壁在裹紧拥抱着茎身而且,它的体内深处在等候,等候鸟头的撞击

  撞击撞击撞击

  以鲜血的热度,有一只手在林天成的胯侧,有一个臀部在狂热的抽动蠕动那个陌生的女人在粗重的喘息着,喷散着一些酒气,随着自己抽动的力量,炕上发出沙沙的声音,甚至可以听见被子磨着炕面的晟

  我去你妈的亲娘四舅奶林天成额头见汗,虽然漆黑一片,可是那声音却刺激着自己,甚至在羞辱自己,因为自己和一个不知道是怎样的女人在寻欢作乐而自己现在只知道一点,挤入,不停的挤入那窄小而湿滑的洞口里

  “嗯啊好强啊妈妈呀你今天这活儿怎么这么大不行了,快要戳死老娘了你有完没完啊”

  妈的这件事情太意外了太突然了不是自己的错林天成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人躺在堂嫂的水泥炕上,不但够大胆,而且更大胆的是,现在居然吃了自己的懒鸟

  也许她是无意的是一个误会喝多了走到这里来可是自己的嫂子去看了那里

  “睡上床的就是汉,解开怀的就是娘”林天成忽然想到这话,随即代替自己的犹豫,反而觉得自己是偷娘们的汉子

  堂嫂王英的屋子很干净淡淡的女人香自己走的时候是全新的被子,而此刻正被自己和这个陌生的女人的水儿打湿

  似乎这不断流出的水儿,不禁打湿了嫂子的褥子,并且蔓延开来,浸湿了嫂子的脸,渐渐的就要淹没整个村庄

  林天成有一种窒息的罪恶感,先是看上自己的嫂子,随即和马翠莲旖旎的一幕,而此刻的自己居然不知道和谁在办事这股罪恶感刺激着他,撕咬着他的心,喘不过气来的心灵挣扎,不但没有减轻自己身体获取的快感,反而使得他泛起一阵奇异的兴奋,身体也陡然发热,一直不受自己控制的懒鸟扭闪了一下,自己只想知道:这个女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