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死去活来

  20死去活来

  马翠莲现在虽然说欲火难耐,如饥似渴,期盼着林天成能顺利进入,然后玩起那让她欲仙欲死,美不胜收的勾当,给她持续了很长时间的痒给解了但是林天成的表现太差劲了,在半路上就吐了,马翠莲身体里的那股浪劲儿冲撞着她的每一根毛孔,憋得难受之极,她猛吼一声,就如同山上母野狼的嚎叫,吓的林天成不禁浑身一颤。

  一声吼叫之后,马翠莲似乎冷静而清醒了,听到林天成说他蛋疼,不禁“咯咯”的一阵发笑,狠狠在林天成的下面捏了一把,哼道:“叫你蛋疼天成,你不会和莲花村的男人一样吧中看不中用的话,婶子觉得你还是切了吧留着它干啥”

  娘的咧林天成这一回是真疼了,急忙翻身从马翠莲的身上下来,悲催的看着自己软趴趴的大懒鸟,妈的,关键时刻,你却不争气了这是为啥

  “婶子,对不起可能是老子太着急了,而且也没有经历过太多这样的事,一着急一上火就软了”

  马翠莲羞愤的瞄着林天成的大懒鸟,就算已经软趴趴的,规模也不小,刚才太着急,居然没有仔细看上它雄起时候的壮观模样无奈的拽过衣衫遮盖住自己的身子,哼道:“天成啊,婶子可是期盼着你再硬起来呢盼着你不疼了,然后好好的叫婶子疼上那么一回咯咯到时候婶子每天给你弄俩鸡蛋吃”

  林天成站起来穿好衣裳,见到马翠莲并没有穿上衣服,吞着口水,心里十分的不爽,娘的咧,怎么就软了呢虽然没有成功的侵占马翠莲的领土,可是还是伸手又在她那两个诱人的肉馒头上抹了一把,贼兮兮的笑着,妈的,你就给老子等着吧能搞上莲花村的主任,老子可是要好好的让你爽上一把妈的,如果能连你女儿也抠一炮,让你们娘俩一起伺候老子那才过瘾看着墙上的照片,林天成不禁问道:“婶子,你闺女叫啥啊”

  “她叫郭美美,小名丫蛋干啥你不会看中俺闺女了吧”

  “嘿嘿,丫蛋还真的挺漂亮呢婶子,如果老子真的看上了丫蛋,你不会反对吧”

  马翠莲一把将林天成拨开,娇哼道:“你野心还不小呢哼,你还是先想想怎么满足婶子吧,如果你让婶子满意了,还是那句话,村里的女人,婶子会帮你牵线搭桥”

  操林天成不舍的抽回手掌,看着马翠莲几乎刺身的身体,大懒鸟忍不住的动了又动,强行忍住那份冲动,虽然很想,可是自己还是要彻底熟悉之后才能捣上一枪没有把握的事情绝对不能做不然后悔都来不及

  “婶子,你放心,老子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臭崽子,还挺馋,看来是会玩了,你啥时候不疼了,就支应婶子一声,婶子随时都给你准备着咯咯”

  马翠莲的笑声很馋人,伴随着笑声,她坐起身体穿好衣衫,虽然没有胸罩和内裤,可是也可以大致的遮掩一下她的身体,扭动着饱满的屁股蛋儿,站起身体,娇哼道:“天成,你先回去吧你放心好了,婶子不会说出去的就是了婶子可是随时等你的大家伙来让俺快乐那个田刚回来,大英子一个人在家不安全她可是咱莲花村第一大美人,可惜嫁给你二蛋哥”

  妈的,想到王英的身影,林天成忽然觉得有一种亏欠的心里,自打和李文轩分手,自己已经两年多没有心动的感觉,可是王英让自己心动了操田刚若是敢做出出格的事情,老子必定会宰了他

  “婶子,那我回去了你自己在家也小心点,等老子不疼了,嘿嘿,你这小白虎老子干定了”

  “去去去别嗦了,回去吧明天记得去村委会,我要交代一下手头上的事儿给你现在很晚了,明天再说”

  林天成自讨无趣的抽回右手,忍着自己心中的欲火,咬着牙齿离开马翠莲的家,走在村里的小路上,如丝重负的吐出一口气,随着自己这一口气吐出,大懒鸟忍不住的跳动几下

  妈的,几年的医科,自己对于控制这活儿倒是颇有心得回头看着马翠莲家的灯光已经熄灭,一阵发笑,你就给老子等着吧用不了多久就让你死去活来

  林天成摸黑向着堂嫂的家走去,掏出钥匙的时候却皱着眉头,因为门锁居然是开着的,挂在房门上,这是咋回事

  走近茅草屋,四下打量着,桌椅并没有被动过,而水泥炕上也躺着一个人,本想打开日光灯,可是又害怕晃亮堂嫂,只好蹑手蹑脚的靠近水泥炕,听着炕上均匀的呼吸,小心的脱掉鞋子,翻身就爬上炕

  “嗯”

  林天成刚一上炕便听见堂嫂诱人的声音,原本在马翠莲那里没有发泄的火使得他的大懒鸟噌的一下坚硬起来,正好顶在堂嫂的臀沟

  “哼哼知道回来了”

  黑暗中,林天成涌了一口呼吸,浓重的哼一声表示回答,爬上炕的一瞬间,扯掉自己的衣裤,钻进被窝,迎面一股浓重的酒气

  妈的,林天成很习惯的把手搭过来,在腰凹出,睡了一会,自己的大懒鸟随着堂嫂屁股的活动而火热坚挺,自己的身子渐渐发热

  “嫂子我”

  “嗯想来就来吧”

  呲拉林天成忍不住王英身体的诱惑,两手从后边开始扒她的衣服见到身前的女人伸手想挡,猛的死死的按住她的双手,将她翻转过来,粗暴的撕碎内裤,虽然她的下体还没有湿开,自己的懒鸟已经烫在唇口

  肉贴肉的接触,林天成本想在继续玩一会,可是自己的大懒鸟已经迫不及待往里直窜

  “嗯你怎么这么直接啊今夜怎么啦”下体辣辣的挨着,女人辣痛中有一股快意,就像嘴里吃了辣椒

  抽了几下,林天成皱着眉头,洞内的内壁让自己的大懒鸟暴涨而滚烫,甚至开始泛潮,这时,自己大手抱过来,从她的腹部搂紧,而自己刚刚全部刺进去,忽然听见一声娇呼,操,这个声音不对她绝对不是自己的堂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