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婶子好想要

  19婶子好想要

  马翠莲想到这里,紧紧的搂住林天成,用自己的大奶子挤压他宽厚的胸膛,屁股不停的往炕里挪动,随着她的挪动,林天成看见席子上已经有一些晶莹的水渍,而她的两腿如八爪鱼一般环住自己的腰,嘴里轻哼道:“林主任,你还挺会享受的,咯咯,你想摸婶子不”

  不等林天成回答,马翠莲接着说道:“来,上炕坐啊,站着多累啊”

  林天成现在稀里糊涂的,听话的脱了鞋,双眼冒着火,被马翠莲搂抱着上了水泥炕。

  水泥炕上,马翠莲松开林天成,起身在衣柜里拿出干净的薄被铺在炕上,带着柔美的笑,娇媚的说道:“来,林主任,跟婶子一块儿躺在这儿”

  林天成有一种对男女之事有着强烈的冲动和渴望,站在炕上迟疑一下,妈的,你这娘们不会反咬老子一口吧这可是你主动勾引老子的

  马翠莲好像已经等不及了,一把揽过林天成,两人就同时躺在薄被上,马翠莲拿住林天成的右手,放在她的奶子上,嘴里含混不清,非常焦急的说道:“林主任,摸摸婶子,给婶子揉揉吧”

  操老子怕个啥到嘴的肥肉老子若是不吃两口也太对不起马翠莲的一番情意了,妈的,管你这娘们抱的啥心思,老子今天就乎上了,女人身上死,做鬼也风流

  林天成的右手触及到马翠莲的那对雪白抖动的肉馒头,只感到柔软如棉,同时又柔里带刚,弹性特强,很丰满,很硬挺。娘的咧,这可是好东西啊

  马翠莲娇躯一个抖颤,握着林天成的手在自己胸前又揉又捏,慢慢的,马翠莲松开手,双手胡乱的在林天成的身上摸索,而林天成却自己忘情的把玩,抚弄起来。

  近在身边的男人气息使得马翠莲的呼吸显得有些急促,一把抓住林天成的头,喃喃着娇吟道:“林主任,给婶子吮吮婶子就更痛快了”

  妈的,林天成此时正有这个想法,忙不迭的把嘴巴凑过去,在那粉红娇艳的豆豆上咂起来。开始的时候,林天成感觉没什么滋味儿,慢慢的竟然有了感觉,只觉嘴里甜丝丝,香喷喷的。林天成索性把身体半压在马翠莲身上,只觉得马翠莲浑身好像在火烧一样,奇烫无比。林天成挪开嘴,喘着粗气问道:“婶子,你身上咋这么烫呀”

  “林主任,婶子舒坦啊快点,接着咂奶儿,别停下”

  操你当老子是你儿子吗虽然这么想,可是林天成还是赶紧在那嫣红的紫葡萄上又吸又舔起来。马翠莲发出轻轻的呻吟,她迅速把林天成的白衬衫脱掉,那一双红艳的嘴唇立即凑在林天成的胸脯啃咬起来。

  娘的咧成熟的娘们就是会玩啊林天成一个冷颤,开始的时候感到有点疼,他想推开马翠莲,但随之就感到全身都麻酥酥的,痒痒的,这种感觉很受用,甚至让自己有点恋恋不舍起来。

  马翠莲的手一直没闲着,解开林天成的裤带,麻利的帮助他脱了裤子,还有里面脏兮兮,带有点腥臊之气的内裤,迫不及待的擒住林天成茂盛森林中的大懒鸟,套弄起来。她一边扭动着被欲火燃烧的身子,一边说道:“天啊林主任,想不到你的毛还真多,家伙还真大”

  操,老子这是巨无霸林天成嘻嘻的笑笑,大手抓着那对肉奶上下左右揉搓,说道:“婶子,俺这活儿还行吗”

  “啊太行了简直不可相信啊林主任,你这活儿不是野生的吧太棒了,婶子好想要天成,给婶子吧”

  林天成感到十分满足的模样,自己最满意的也就是自己的大懒鸟,见到马翠莲饥渴难耐的春情,继续在她的上半身忙活。

  马翠莲感到手里的活儿硬感十足,火热滚烫,她急忙分开那双白嫩的双腿,抓住林天成的手,娇喘道:“天成,还有这儿呢婶子刚刚洗过澡,很干净的快来给婶子止痒”

  林天成吞咽着口水,从马翠莲的身上移下来,一眼就看见她那一身白肉,洁白如雪,粉嫩如脂。心想,虽然马翠莲已经过了年龄,可是这皮肤还真是不错,丝毫没有显示出一个农妇该有的那种粗糙和暗黄,而且这莲花村的女人似乎皮肤都不错,在这样一个地方,实属难得

  在马翠莲的左手的带领下,林天成在她的身子上游走,只觉得马翠莲的身子十分光滑,丰腴。忽然间,马翠莲的手在她的两腿之间停下来,松开林天成的手,呻吟道:“天成给婶子摸摸这儿”

  咕噜林天成不停的吞着口水,借着灯光看见马翠莲的下面很是滑嫩,触手就是湿漉漉的一片,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停下手不解的问道:“婶子,你咋,你咋啥也没长呀”

  马翠莲愣怔一下,随即明白了,白了一眼林天成,笑道:“天成,你是城里人,而且念过书,不会不知道吧是不是没有见过啊婶子天生就这样儿的,俺告诉你,婶子这叫白虎”

  妈的,老子会不知道你是白虎不过这地方还真是不赖啊

  马翠莲不停的扭动着身子,羞媚的觉得自己的屁股下已经湿了一大滩,又羞又急的说道:“天成,婶子才是真正的女人,快,给婶子摸摸摸呀”

  妈的,你这娘们的确是真正的女人而且是一个放浪到让老子把持不住的娘们不过你越是放浪,老子越是喜欢的紧林天成急忙把手放在马翠莲的下面,用手指揉搓起来,感觉到自己的手上越来越潮湿,而马翠莲的呻吟声越来越大,火热身体里的岩浆终于爆发了

  她双手托住林天成的屁股蛋子,把他挪到自己身上,胡乱的抓着他的大懒鸟就要往自己的裂缝塞进去

  林天成冲动到了极点,恨不得立刻进入那潮湿的地方,感受一下那里的润滑,可是转念一想马翠莲心里到底是啥样的想法,灵机一动,着急的说道:“婶子,俺不会弄呀就到这里算了吧如果被你男人知道,老子吃不了兜着走为了图这一时的快乐,若是葬送老子的下半生,俺可不做那傻事儿”

  林天成说着话,故作的拿起自己的裤衩就要穿上,却被马翠莲一把抓住

  “天成,婶子知道你害怕,你放心好了婶子不会反咬你一口的真的你若是让婶子快乐了,婶子不但不会说出去,还会给你找更多的女人让你来玩咱莲花村那些女人想男人都想疯了天成,你就可怜可怜婶子吧给俺一个痛快,你不会婶子教你”

  听到马翠莲如此一说,林天成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问道:“那要是你男人知道俺干了你,还不得把我狠揍一顿”

  “你说你叔郭二柱啊,啥呀,他才管不了婶子呢,你咋这么嗦呦,快给婶子解解痒婶子现在痒的厉害”

  马翠莲是真的急了,用手握住林天成的大懒鸟就往自己下面送,刚到目的地,冷不丁感到手上有了一滩粘糊糊的液体,手里的大懒鸟随之软榻了。还没等马翠莲发怒,林天成知道马翠莲正是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不争气了,忙撒谎说道:“婶子,坏了,俺突然蛋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