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做一回女人

  18做一回女人

  林天成呆了妈的,三十多岁的马翠莲居然还有这样的资本那一道鲜红的裂缝散发着晶莹的光泽,简直太美了而她现在的身体,两腿微微叉开,别有洞天之处一览无遗

  咕噜林天成吞咽一口口水,大懒鸟忍不住的跳动,似乎要脱裤而出,直达目的地

  “哎呀,你愣着干什么啊没有看见婶子脚崴了吗过来扶我起来啊”

  林天成的脚步有些沉重,双眼只有两颗鲜红的大樱桃,粉嫩的让自己很想咬上一口,弯腰摸到马翠莲的手,只感到她的手很柔,很软。在这样的地方,像这样有弹性的手还真是很少见。林天成狠狠的捏一下,舍不得松开。好半天马翠莲才从林天成肥厚的手掌里抽出手来,马翠莲脸上一阵羞红,很是好看。妩媚的笑道:“别傻愣着啊,抱婶子回屋里炕上去脚好疼呢”

  回到东屋,马翠莲坐在炕上,右手不停的揉搓着脚踝,略有怨气的说道:“哎,真的是喝多了呢林主任,柜子的抽屉里有一瓶消毒的药水,你能给婶子拿来一下吗”

  林天成点点头,颤抖着手指打开抽屉,看见有一瓶消毒水,紧紧的握在手里,妈的,老子的呼吸咋这么快心跳要他娘的停止了这个马翠莲还真是有点骚味啊那小蚌肉若是啃上两口不知道会是个啥滋味

  “马婶,不能喝酒以后就少喝,喝多了对身体不好你坐着别动,我给你擦药水”林天成蹲在炕沿下,左手握着马翠莲的脚踝,右手小心的用棉花沾满药水轻轻的擦拭着,顿觉自己的眼睛就有点不够用。马翠莲的身子笔直的坐在炕上里,修长的秀发把面庞整个遮住。她一手抚弄着自己的头发,一手在身上缓缓的搓弄着,白皙修长的颈部,坚挺白皙的奶子,像一个小白馍馍似的,平坦的小腹下,那裂开的细缝有着晶莹的水珠溢了出来

  “林主任啊,你还真是一个细心的爷们呢谁家闺女要是嫁给你可就享福了”

  “马婶,我穷光蛋一个,不瞒你说,几年大学生活也没有学到啥,不过打架一般人还真就不是老子对手婶子,你的脚好点了吗”林天成说话间,轻轻的在马翠莲的脚踝上吹着热气,本就有些饥渴的她,被林天成这么一吹,不由自主的扭动着肥大的屁股,嘴里轻轻的荡出令人血脉贲张的呻吟声

  “嗯嗯林主任,如果不是看见你的活儿,婶子还真会以为你是女孩子呢婶子的脚不疼了,可是心里疼”马翠莲似乎很悲伤,随手在炕上拿起一件衣服披在身上,微微将自己的春光遮挡住,不住的哀声叹气

  “婶子,咋的了,有心事”林天成见到马翠莲的脚踝虽然青肿,不过也没有什么大碍,想到刚才自己抱着她的时候,那两瓣肥臀的手感还真是一个好,缓缓站起身体,却不料脚下一滑,顿时与马翠莲撞个满怀

  林天成只感到马翠莲的身体如火盆一般烫,尤其是胸前的那两堆大肉团软绵绵的,就像刚摘下来的棉花一样,弹性十足。

  马翠莲“哎呦”一声,肥臀向炕里挪动了几下。林天成低头一看,眼睛就再也舍不得离开了。在明亮的灯光下,马翠莲的衣扣没有系上,两只奶子分外的白嫩,一咂能出水的样子,丰满硕大挺挺的,两只奶子之间的那条沟沟深不可测,那两粒花蕊般诱人的豆豆更是圆润,挑逗性十足。让人一见就忍不住想捧住把玩,揉捏,吸吮一番

  马翠莲一看林天成的目光,低头笑骂道:“看什么看啊,好看啊”

  林天成不假思索,随口应道:“婶子,你的咪咪真的好看的紧啊真想摸两下”

  “是吗那你就好好看看呗”

  马翠莲索性脱下衣衫,她的的一身白皙,光泽透明,滑润晶莹,还有淡淡的香味儿。

  林天成忍不住紧抽几下鼻子,眼睛直勾勾停在马翠莲的身上,妈的,太他娘的有味道了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啊

  “林主任,咯咯,听说你们城里人都喜欢漂亮的女人,婶子老了,哎”

  “婶子,你一点都不老真的老子觉得你很美”

  马翠莲一声娇笑,伸手戳着林天成的额头,吃吃笑道:“好你一个林天成,毛可能都没长齐就想女人了,来,让婶子好好稀罕稀罕你,看你是真想还是假想。”

  马翠莲说着就把林天成紧紧抱住,林天成只觉得马翠莲的那身白肉实在是太香太诱人了。他很想在马翠莲的身上好好舔舔,但是又不敢。

  马翠莲一边抱着林天成,一只手悄悄的摸向林天成的下面。林天成急忙用手把裆部捂住,喘着粗气说道:“婶子,别别这样”

  此时此刻,有这么诱人的一个小娘们,林天成的冲动和欲望,早已让他一柱擎天,只是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毕竟自己今天刚来这莲花村,脚跟都没有站稳就扯上这么一档子事,而且还是前村主任,害怕的不是自己不行,而是自己若是真的干了,马翠莲会怎样对敌自己反咬一口将自己送入后大狱还是以后可以做到有求逼应

  男人偷吃固然是好事,可是若是惹祸上身可就划不来了有道是:没比苦,没比闷,没比就是没精神,找比烦,找比难,找个小比不简单,为比生,为必死,为比奋斗一辈子,吃比亏,上比当,最后死在比身上老子现在还年轻,大把的日子等着呢,可是这个马翠莲的身体,老子真的很想捣上两枪

  马翠莲妩媚的笑着,看出林天成的犹豫,用力挪开林天成的手,终于摸到了,随之就是一声惊呼,瞪大了眼睛

  “哎呀林主任你这玩意儿还真不小呢,怪不得今天唐小翠说你的活儿很大原来是真的啊”

  林天成开始感到很害臊,很不好意思,但被马翠莲这一摸弄,觉着挺舒坦,干脆闭眼不动,由着马翠莲乱摸

  马翠莲已经打定了主意,从玉米地出来的时候就决定自己勾引林天成,心说结婚这么多年,就没有真正的解过渴,若不是城里还有一个男人的话,自己早就憋死了,可是那个男人也不中用,根本就无法满足自己,说不定今儿晚上这“好事儿”会着落在林天成的身上,他可正是年轻体壮的时候,没准会让俺真正做一回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