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堂嫂,王英

  11堂嫂,王英

  林天成背着双手看着篱笆院之中的女人,黑缎般的长发瀑散在她圆润的肩上,上身由肋间收细到纤腰,正值七月的天气,骄阳似火,也许是因为天热的原因,她并没有穿着内衣,只穿着一件宽大的短袖和一条已经洗淡了颜色的短裤

  站在篱笆院之外,林天成四处看着,莲花村虽然偏僻了一点,但是估计人口也有五百左右,自己这一路也可以看出邻里和睦,而且民风十分淳朴,只是交通不便而已,可是自己会却有着疑问,因为这一路自己看见的几乎都是少妇和一些少女,很少看见几个男人

  “大英子,洗衣服呢啊”马翠连热情的打着招呼,回头看着林天成,小声嘀咕道:“她叫王英,二蛋的媳妇儿”

  “呀,是马主任啊进城回来了啊”王英将盆里最后一件短袖晾在晒衣绳上,转身的一刻,林天成呆了

  王英留着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别到耳边的一缕秀发让自己看的出身,大眼睛就像一潭湖水,很容易就让人沦陷进去,小巧的鼻子还有着一点香汗,红艳如火的嘴唇在阳光之下散发着晶莹的光泽,粉嫩到让人看了就想啃上一口,尤其她的胸脯,鼓挺挺的,两粒红红的奶头将她宽大的短袖都顶起两个凸点,虽然年龄将近三十,可是林天成以医学的角度来看,她并没有生过孩子,乳房依旧坚挺,而且也看的出,小腹一定很平滑,短裤下的两条嫩腿,雪白的肉花随着她逐步走来而轻微抖颤着

  “是啊,这不是进城接大学生嘛咯咯,你瞅我这记性,忘了给你介绍了”马翠莲一拍脑门,看着有些发呆的林天成,胳膊肘捅了他一下,林天成恍然回过神来,有些尴尬的挠着头皮

  近在眼前的王英,全身有着一股吸引力,不但长的美,而且奶子和屁股也够大,脚上一双拖鞋,小巧的脚趾十分耐看,林天成伸手笑道:“你是二蛋的老婆我和二蛋是堂兄弟,我叫林天成,嫂子好”

  “是你啊,二蛋活着的时候提过你总说你是老林家的骄傲,几辈农村人就出你一个大学生,你怎么来这里了啊”

  林天成听着王英这番喃喃细语的声音,心中感到十分荡漾,右手悄悄的握住她的玉掌,偷偷望着堂嫂,见她一脸的笑意,从正面看她,另有一股娇媚的情态,心中顿时爱的痒痒的

  “你们先聊着,我回趟村部,天成啊,一会和大英子早点来村部,村民还等着你讲话呢”

  “马主任,不知道我来这里是个啥工作”林天成松开王英的手,挠着头发说道:“既然来了,老子就会好好工作”

  “咯咯天成啊,我只是临时的主任,没有啥大文化,你既然来了,村长和主任的位置就交给你了,你一肩挑好了先不说了,我回去安排一下,记得早点过来啊”

  两瓣大屁股随着马翠莲的走动上下颤动着,林天成死死的盯着她的肥臀,妈的,不知道这娘们是不是那种可以搞两下的女人这娘们的菊花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人开垦过

  “进屋坐吧”王英见到马翠莲离开,微微一笑,端着盆便走近茅草屋

  盯着王英的背影,林天成有一种无法呼吸的感觉,心里骂道:操,这可是自己的嫂子,自己怎么能有那种想法呢

  走近茅草屋,林天成傻眼了整个屋子也没有啥太好的家具,只有一台老旧的破电视,还是黑白的,更要命的是只有一铺炕,虽然简陋了一点,但是屋子还是很干净的,从那整洁的被子和干净的水泥地可以看出,王英平时是一个很干净的女人

  “愣着干啥啊,过来坐啊都是一家人,别拘谨”王英放下脸盆,几步走近厨房,不大一会的时间端出一个果盘,说是果盘,其实也就几个山梨和水李子,看见林天成坐在炕沿边上,端着果盘放在桌子上,笑道:“家里也没啥,你别嫌弃你二蛋哥走的早,我又不认识几个大字,女人家啊,命苦”

  一瞬间,林天成有一种揪心的感觉,操,老子这是咋的了

  “嫂子,二蛋哥是咋死的啊”

  啃着山梨,林天成发现提到堂哥的时候,王英脸蛋红红的,欲言又止的模样更是凸显她的女人味双眼盯着王英光滑如缎的肌肤,心想,就算城里那些富婆天天去美容院,也未必会保养自己骄人的肌肤吧

  “嗨,人都死了,提他干啥你以后在这村里可要好好地工作啊,对了,你住哪啊”

  林天成一听,心里顿时窜起火苗,一铺炕,一个女人,老子能住哪看着王英期待的眼神,挠着头发吃笑道:“嫂子,不瞒你说,我啥也没有,以后可能住在这里,可是不太方便啊”

  唰王英脸上顿时一抹红晕,两只白嫩的手臂都不知道该放向何处,急促的呼吸下,两个硕大的肉团子都在颤抖,看的林天成一阵目眩

  “没什么了,你不害怕是非多就好我们也该去村部看了我先换套衣服,你出去等我”

  操,寡妇门前是非多老子怕个啥林天成吐掉嘴巴里的山梨,不好意思的离开茅草屋虽然有一种偷看的感觉,但是还是忍住了不消片刻,王英从茅草屋走了出来

  米色上衣开了个v字型低胸领口,可以看到凸起的优美锁骨和两座饱满高耸的山峰,黑色一步裙左右都有一掌来长的开衩,裙内是一双白皙光滑的美腿,一双还算时髦合脚的乳白色系带凉鞋踏在脚上,露出十根晶莹的嫩白脚趾,鞋带缠绕在性感的脚踝上,足有七寸长的细高跟将脚后跟越发衬托的圆润丰满,在这个比较偏远的山村,要看到这些“亮点”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林天成顿觉自己嗓子发干,小腹下一团烈火不断燃烧自己的理智,操,太美了

  “这是和你二蛋哥结婚时的衣服,咯咯我们走吧”王英见到林天成的举动,脸如火烫,对于自己的美是很有自信的,虽然这几年没有男人,确切的说是一直没有男人,突然间看见一个强壮的汉子,心中不知不觉有些小小的期待

  打算继续追读并且给兄弟订阅支持的,收了吧激情和群里已经逐步开始你还犹豫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