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725章 七百二十五,三观尽毁

第725章 七百二十五,三观尽毁

  王老实正在包厢里大吃大喝,旁若无人,只在桌上人提议一起喝酒的时候,他才抬起头。【】

  给别人的印象就是这货大概有日子没吃饭啦,还真是,王老实没吃早餐,在马老板那里灌了一肚子茶水,真饿了。

  同时,京城某茶馆,二楼,这是周兴甫明面上的产业。

  平日很少来的周老板正楼上喝着今年的新茶。

  他对面儿坐着一位四十来岁的男子。

  “情况怎么样?”

  那人坐直了身子回答说,“一共安排了十几个人,只有两个人获得试用。”

  周兴甫不禁眼神一凛,问,“人选有问题?”

  “我小看了他们,标准很高,超出预料的严格。”

  周兴甫略带责怪的说,“还是工作没做到位啊。”

  那人蹭的站起来,面带愧疚的说,“老板,我-----”

  周兴甫伸手向下压了下,说,“没事儿,不是有两个人吗,他们什么情况?”

  “很强,为了让他们退出现役,费了不少事儿,只要那边儿不傻,绝对没问题,就是时间不好说。”

  周兴甫皱了下眉头,问,“时间?有说道?”

  “是,根据打听来的消息,能入选到里边儿,必须在其他地方工作两年,才有机会,但不确切。”

  周兴甫摆摆手,双手扶住额头,想了好一会儿,说,“他们知道你的存在?”

  “能抛清关系,不会出问题。”

  “先这样吧,万事小心,不求有功,但要无过。”

  “明白!”

  “去吧!”

  房间里只剩下周兴甫一人,他不时端起茶杯,细细的品味,心思却完全不在茶上。

  自从王老实闯入他的日常后,周兴甫就一直小心翼翼,声名远播的王老实让周兴甫不敢有丝毫大意,儿子的死成了他和王老实无法回避的死结。

  随着对王老实这人的了解,周兴甫越发感到棘手,他就必须*迫自己冷静,小心再小心。

  本来他没打算采取什么行动,太冒失,一旦被对方发觉,后果无法预料。

  纵观过去,王老实那货实在y损,心狠手辣到丧心病狂,招惹过王老板的人基本上都消失在人们视线中,哪怕有命在,活得还不如死了痛快。

  几次事例都证明王老实那货脑域开发超出常人,布局从不循规蹈矩,每次都把对手算计的毫无还手之力,虽说那些人在周兴甫眼里不算什么,当时王老实也没强大到哪儿啊。

  周兴甫也忌惮王老实那复杂而庞大的关系网,虽然不好确定,但空x不会来风,真到了较真拼命的时候,还是宁可信其有的好。

  还有一个,王老实这货是在高层那里挂了号的,如果没有绝对的理由,任何人都必须谨慎处理,不是随便就敢动的,周兴甫太清楚其中的复杂,他过去没少接触此类事例。

  为此,他一直没有动,仅仅是继续了解,也顺便观察王老实对自己的反应。

  一件事儿打乱了他的节奏,季景程。

  除掉季景程一家后,消息传来,周兴甫没有一丝高兴,而是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自己这事儿办左了,必然引起王落实的警惕,更会让王老实联想到他自己。

  也就是说,周兴甫等于是把王老实直接送到了生死对立的位置上。

  周兴甫恨死了自己那个冒失的脑残决定。

  跟王老实比,季景程就是个小角色,完全没必要急着去办。

  近些年来,周兴甫已经学会了夹起尾巴做人,就是因为他聪明,看到了大势所趋,华夏各方面都在进步,他这类人的生存空间越发狭小。

  不是周兴甫一个人有这样的敏感,而是为数不少的人,当季铭一事发生后,就有不少人鼓动他对付王老实。

  周兴甫死活不同意,不是他不想,而是不想被当枪使。

  从某种意义上,周兴甫这一类人代表着过去,向新兴领导发出错误信号,那将是灾难性的,周兴甫觉得那实在太愚蠢。

  他不需要强大而又如猪一样的队友,他打算单干。

  为此,周兴甫非常谨慎的派出了从没有动用的力量,计划派人潜入王老实身边,目的有两个,了解对手,如果人家王老实没有心思,井水不犯河水,那就继续这么维持着。

  第二个,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哪怕是具体办事儿的人都不知道,到了事不可为,周兴甫需要破釜沉舟的最直接手段。

  真到了那一步,也就意味着他周兴甫要么等死,要么逃亡,等死就不多说,逃亡也是要看上面脸色的,睁一眼和闭一眼就是一念之间。

  重重的叹口气,周兴甫盘算了半天,发现这一切简直就是对自己的折磨,太特么的难受。

  ※※※

  唐唯家,王老实正手忙脚乱。

  头一次见这个场面,王老实三观尽毁,唐唯喝大了,撒酒疯。

  没多厉害,除了吐,就是看着王老实傻笑,笑得很幸福。

  王老实也没少喝,开始他光顾着吃,想早点吃完早点撤。

  他第一阶段目的达到了,吃饱喝足,还有时间溜食儿。

  婚宴基本结束后,最后一桌开了,唐唯就是其中之一。

  王老实又被拉进去,坐上酒桌。

  本来没当回事儿,可后来形势大变,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原本九个人的桌,挤成十几个,生生多了一倍。

  全是奔着世界范儿的王老板来的,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既然敢来,就必须是能说会道的。

  王老实很矜持,他喝酒不痛快,人家就冲唐唯下手,说话还都是恭维的劲儿,想拒绝都不好意思,尤其是唐唯,让人家说几句天作之合这样的好听词儿,这傻丫头美滋滋的,也不管自己什么酒量,红酒喝开啦!

  说起来红酒的后劲比白酒神马邪恶的多,这还是王老实硬着头皮挡了好多、替喝了不少。

  那场面怎么看都是他们俩成新婚夫妻似地。

  王老实猜测唐唯可能就是有了这样的错觉,于是喝大。

  唐唯确实是万中无一的美妞儿,平时香喷喷的,只是她吐出来的东西绝对不是香的,照样气味熏人,王老实把所有的窗户都打开,笨拙的收拾了好几遍。

  忙活了小两个小时,唐大姑娘才老实下来,死死搂着王老实安静的睡去。

  本来挺美好的一天,让这酒都给毁了,唐唯睡了,可王老实呢,低头一闻,自己身上那味儿真受不了,想去洗洗,却挣不开,唐唯抱得太紧。

  人不能动,脑子就没节c的活泛点吧,刚才的过程好像还是挺有琢磨头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