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722章 七百二十二,老天保佑

第722章 七百二十二,老天保佑

  王老实打算今儿要赖在唐唯家的邪恶计划彻底破产,人家唐唯今儿要到姜丽家,明天直接当伴娘。【】┟要看书.、1-k-a=n/s^h-u.

  王老实无奈送唐唯到姜丽那儿,临下车的时候,他恨恨的说,“我恨姜丽,明天一准儿让她好看!”

  唐唯掩嘴笑个不停,难得的在王老实脸上啄了一下,不等王老实回味,成功逃脱。

  目送唐唯走进酒店电梯,王老实才吩咐出,还不放心的问,“她这儿安保人员有几组?”

  小朱回过头来说,“老板,李总安排了四组,每组三个人。”

  人其实很脆弱,跟机器一样,再强也得保养休息,四组很充裕,王老实点点头,又想起一个事儿来,说,“明天大伙儿委屈下,婚宴座位比较紧张,自己想办法。”

  小朱笑呵呵的说,“您放心,我们不会让自己嘴吃亏。”

  听了这话,王老实也乐啦,这帮家伙相处时间长了,有时候也开些玩笑。≦≥要看書·1╬k╋a╬n┼s╳h┼u·

  途中,小朱又汇报说,“老板,司总说一会儿到您家里来。”

  王老实正在凝神看车窗外,今天的京城夜景格外招他喜欢,此时距离奥运不足一年时间,京城为了装扮自己,在夜间灯景上花费了不少心思,处处彰显京城这座古城传统和现代的融合。

  “哦,那行,我等他。”

  ※※※

  还在京城浩宇四楼,那是美食街,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食汇聚一堂,成为京城饕餮一族最向往的地方之一。

  两位自认精致的都市丽人已经转移到这里,其中有家饮品店,很受年轻人的喜欢。

  她们两个运气不错,找到了座位。

  两人嘴里咬着吸管,不时相互一视,不知道为什么,她们两个就是平静不下来,脑子里总是在闪现刚才那一幕。┝┠╬┢┠要看書.=1-k、a^n·s、h·u/./

  到现在,她们依然没有搞懂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说起来,无论怎么,都跟她们没有一毛钱关系,可她们就是放不下。

  两个人都是上班族,有资格玩儿小资,不是象牙塔里的,知道社会上某些事情。

  人家看上去是一对儿情侣,女的漂亮,她们艳羡,男的不起眼,可后来那气势上来,就跟完全换了个人一般,说刷脸,就真的刷脸,浩宇竟然也真的让人家刷脸,这得是什么人?

  一想到这儿,她们心有余悸,社会上流传很多例子,很明显,人家要是找自己的麻烦,根本不难。

  她们曾经亲眼见过一桩惨案,就在她们工作的大厦里,是其他公司的一个女士,虽然没说过话,等电梯的时候经常见。

  就在一个下午,那位平日傲娇的女士在出了电梯后,在大厦门口,被突然过来的几个人泼了一身大粪,不止是泼大粪,那几个人还连踢带打,然后嚣张的直接离开。≧≥∥⊥要≠≮≮看书≤·1┼k╋a╳n╋shu·

  后来又知道,那位女士有一辆甲壳虫,同样是那天,被砸成碎片。

  原因是什么,流传有好几个版本,最接近事实的就是听说这位女士毒舌,在餐厅吃饭的时候,有人不小心碰了她一下,她说话实在难听。

  当时人家什么都没做也没说,可转天,就生了这样的事儿。

  报警之后,杳无音信。

  不是查不到,而是人家根本不怕查。

  后来还是她自己去销案,最后黯然离开京城。

  大概平时两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属于那种尖刻的人,但是她们又很胆小,怕硬茬儿。

  平白的得罪那样的人,两个人心里都觉得自己实在太蠢,辛亏刚才逃得快,没有继续留在那里。

  同时,她们俩都在想,他是谁?

  自己明天会不会重蹈覆辙?

  ※※※

  司家瑞来找王老实,主要是商讨企鹅的收尾。≮v⊥要≧看书≦≧≠·1·

  马老板联系了,希望就此事形成结论。

  可这个结论怎么下,还得王老实来决定。

  王老实没把司家瑞当外人,很随意的让了座儿说,“司教授,还有必要给个什么结论?让他们直接回去不就得了。”

  说起来,真没有什么可以再说,该说的话,双方扯皮的时候没少说,也说够了,有了和事佬,这次也不会有什么协议,一切回归起点而已。

  不过,马老板的团队毕竟来了这么久,既然保留,那就安抚下也好,司家瑞就是这么考虑的,他看得出,王老实不待见,就试探着说,“要不我出面组织下,就是个形式,给人家来个台阶?”

  王老实没立即反对,略思考后说,“也行,另外,司教授回头儿您安排下,我单独请马老板喝茶。”

  这才对,司家瑞很满意,今儿没白跑一趟,“嗯,好尽快安排时间。”

  王老实一看老司这意思,赶紧说,“明天不行啊,我有安排。”

  ※※※

  外界一直在等企鹅战争的最终结局,没错儿,豪无节操的媒体和一些所谓砖家已然把这事儿定性为战争。

  叫嚣保卫企鹅维护正义的人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不管有没有人搭理他们,反正个个叫的欢实。

  老马心情翻转,以前看了之后那叫一痛快,可现在,他提心吊胆,生怕那位爷不爽,来个不管不顾,到时候他哭都没地方去,有心站出来开个会,声明一下,又没有跟王老实碰面,不好统一口径,实在煎熬的难受。

  老马在餐厅吃早餐也有点心不在焉,随便拿了点东西,吃了几口,又放下,食欲不佳。

  秘书同志一溜小跑过来,举着电话冲老板喊,“马董,gs来电话啦!”

  餐厅里不少人呢,老马还算矜持,严厉的眼神杀过去,制止了这个小二货的大嗓门,压低声音说,“回房间再说。”

  秘书同志心虚的点点头,刚才实在有些失态。

  知道有消息过来,马老板再无心思吃东西,妆模作样的又往嘴里塞了几口,擦了几下嘴,起身离开,秘书同志受气小媳妇一样跟在后边儿。

  他们一走,餐厅里的人顿时议论纷纷,这家酒店的住客大都是经济圈的人,企鹅纷争吵得沸沸扬扬,好事儿的人都在等着看好戏。

  刚才那意思,是有重大结论啦?

  一回到房间,马老板就迫不及待的问,“赶紧说。”

  秘书已经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说话条理清晰,“gs的司家瑞先生邀请我们参加初定明天的晚宴,询问我们是否有时间,第二,王落实先生同样邀请马董一起喝茶,也在询问您的时间,另外,司家瑞先生表示希望协商一下,共同布就此事的声明。”

  老马悬着的心终于彻底回到该待着的地方,老天保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