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719章 七百一十九,何苦来哉

第719章 七百一十九,何苦来哉

  王老实今天有工作安排,唐唯是知道的,只不过没想到王老实的手机会留在外面,根本没带在身边儿。【】

  和全总这样的人物见面儿,加上一个韩顺江,王老实特意嘱咐艾碧菡,不是特别的事情,别打扰他。

  唐唯记着姜丽的事儿,找王老实商量,却又不能说什么事儿,只好一遍遍的打电话。

  电话接通,王老实问,“有什么急事儿?”其实他还想说一句,是不是想我了,车上人多,王老实难得有些顾及别人感受,r麻的话没说,也担心唐唯受不了。

  唐唯急着问,“你来我这儿吗?”

  王老实说,“我现在过去。”

  ※※※

  “你是逗我的吧?”

  王老实听了唐唯说的事儿,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怎么他也想不到会有这段子,开什么玩笑,婚礼上代表新娘一家讲话,剧情有些逗比。

  唐唯也不是傻子,她更了解姜丽的苦憷,若非*到份上,姜丽也不能胡闹。

  她没直接劝王老实答应,而是娓娓细语,“姜丽很可怜的,她昨天跟我说到很晚------”

  姜丽啊,她是什么心思,王老实根本不用耗费智商就明白,借人提点,有什么坏心思,王老实是不相信的,接触虽然不多,姜丽人品方面,王老实还是比较认可的。

  王老实注意到唐唯很在意,硬着头皮说,“要说什么?有底稿没有?”

  唐唯惊喜的问,“你答应啦?”

  王老实一看唐唯那模样,心说能不答应么,你都这样了,这妮子啊,“就怕说不好,给你丢人。”

  唐妞儿直接蹦了过来,一把搂住王老实的胳膊,使劲儿的摇晃,笑嘻嘻的说,“老王同志,我对你是有信心的,一定会完成组织交代给你的任务!”

  “先说好啊,我要是掉链子,可别怨我。”王老实倒不是没见过大场面,连世界性的大场面都见过,就是没接过这活儿。

  唐唯哪儿能放过他,鼓着嘴、瞪着眼说,“不行,这可是姜丽一辈子的大事儿。”

  王老实无奈摊开手问,“说什么?”

  一般情况下,这类讲话都是提前准备好,不用死记硬背,也得知道个大概,免得说跑题,那真是给人家添堵,毕竟结婚是两家人的事儿,都得照顾到,不能这边儿高兴,那头别扭。

  唐唯一把从桌子上拿起手机,说,“我去问问姜丽,她还等消息呢。”

  姜丽不光是等消息,人都快疯啦,转天就是婚礼,唐唯一直没有准信儿,这心提在嗓子眼儿,无论如何也放不下去,看她的脸,咋都不像明天大喜的。

  时间越久,姜丽越是认为王老实可能不愿意,毕竟这类事儿上让王老实这样的人讲话有些扯,人家是举世闻名的大老板、超级富豪,参加自己的婚礼已经不错,也就是有唐唯,否则,姜丽相信自己没有面子邀请王老实。

  她很忐忑,心里不停的告诉自己,王老实不会同意。

  姜丽后悔了,她不知道唐唯并没有机会跟王老实商量,而是认为唐唯为了自己的事儿正跟王老实僵持。

  如果因为这样的事儿,造成唐唯和王老实之间出现矛盾,姜丽觉得对不住朋友。

  好几次,她都想给唐唯打电话,不再要求王老实代表自己这边儿讲话,来就好了。

  明天就正式婚礼,姜丽的宿舍里来了好几个同事帮忙,都是平时要好的。

  其实在婚礼产业化后,需要家里做的事儿已经不多,尤其是姜丽老家不在京城,事儿更少。

  几个姐妹在这里,基本上都是在玩闹。

  她们也知道姜丽要临时更换人讲话,都比较好奇,是谁?

  学校领导?

  这个比较流行,但姜丽的婚礼并没有邀请校领导来参加,而是单独会在婚礼后再邀请单位同事,来参加婚礼的就这几个。

  姜丽越是不说,她们越发的纳闷儿,姜丽老家的?

  肯定不是啊,都知道的。

  其中一个非要姜丽说,“丽丽,不带这样的,什么人啊,至于这么保密?”

  姜丽一脸苦笑,她现在心焦,还不能表现在脸上,她算体会了什么叫度日如年。

  好几次,她不慎露出焦急看手机,引得几个同事那叫一憋得慌。

  因为姜丽心思乱,她差点忘了到车站去接老家的人,还是王昌凯心细,惦记着老丈人、丈母娘,打来电话询问。

  姜丽才惊叫着匆忙赶到火车站,幸亏火车晚点,才没闹出乱子来。

  几个同事终于来了工作,那就是安顿姜丽老家人,让人家感受京城的热情。

  她们特尽心,不热情不行,王昌凯同志很会来事儿,答应了回头请吃大餐的。

  就冲这些细节,姜丽这两口子未来也会幸福。

  ※※※

  和姜丽一样,马老板比她有过之无不及,等待命运的结局很煎熬人。

  老马在短短的时间内,想尽了办法,最后没有获得什么好消息。

  gs公司那边儿一点动静都没有,老马却又黑云压城的感觉。

  终于,韩书记的电话到了,让他到驻京城办公室去。

  整个团队的人在送走老马后,重新陷入沉寂。

  其中一个人连连叹气说,“这个滋味儿实在不好受。”

  还有一位嘟囔说,“图什么许的。”

  旁边儿的人拉了他一把,警告他说,“别胡说。”

  从韩书记那里出来,马老板整个人处于恍惚状态,好消息,意想不到的好,以至于他感觉有点假,好几次都问秘书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老马回到驻地后,没多少时间,租用的会议室里爆发出一阵欢呼声,引得不少客人纳闷儿。

  欢庆完,一个不开眼的货问,“马董,后边儿咱干吗?”

  瞬间,会议室里再度安静下来,老马也愣住了,对啊,下边儿该干吗?

  盘算了下,老马认为应该先联系gs那头儿,总要有个结论,哪怕韩书记保证了不会再有问题,可没有落到实处。

  马老板总归是有担当的,堂堂韩书记既然这么说,必然不会有问题,就拍拍手说,“今晚上,我们庆祝,不醉不归,明天联系gs。”

  企鹅一帮人喜悦着冲向酒店,但其中也有人在心里说,‘咱何苦来哉,闹腾那么老长时间,得到了啥?’

  在这个时候,姜丽终于接到唐唯的电话,王老实答应了,姜丽没有欣喜,而是心情忐忑的问,“他没有不高兴吧?”

  唐唯完全没听出姜丽的担忧,笑着说,“有什么不高兴的,对啦,落实让我问你,讲什么,有要求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