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698章 六百九十八,出乎意料

第698章 六百九十八,出乎意料

  徐士凤心情从没有这么遭过。【】

  领导夫人很不高兴,她第一认为徐士凤办事不力,还特意问她,是不是把她儿子家的情况说清楚了?

  第二个,她还认为唐唯这姑娘眼光成问题,这样的家庭都不行,难怪二十大几还没嫁出去,为此,她给她儿子打了电话,结果是让夫人很为难,儿子中了邪,非唐唯不行。

  光领导夫人不高兴,徐士凤还能讲究,后来人家说了,回家要跟领导说,让学校方面出人跟唐唯说。

  徐士凤差点崩溃,这位夫人什么脑袋,都啥时代了,还有这样的事儿。

  一进屋,徐士凤觉得自己特对不住唐唯。

  真是下了狠心,她把事情的由来跟唐唯说了一遍,与她想象中的不一样,唐唯根本没恼怒,也没慌,而是捂着嘴乐。

  徐士凤还要说,被唐唯拦住,“没事儿的,你不用担心。”

  凌晨时分,火车停在荷城站。

  王老实是被那个叫小美的喊醒,比艾碧菡提前了一步,正好赶在列车员过来之前十分钟。

  这姑娘大概是一直没睡。

  王老实也不好给人家啥脸色,笑着表示感谢。

  荷城是个大站,几乎一多半儿的乘客都在这儿下车,停车时间是八分钟。

  站台上非常拥挤,下车的,上车的,都大箱小包的拿着行李。

  出了车厢,那个叫小美的突然跟王老实说,“方便给我留个电话吗?”

  王老实真没想到这姑娘敞亮成这样,不过他还是笑着说,“都说相忘于江湖,咱也是,有缘再见吧。”

  人家姑娘早有准备,塞了一张纸条过来,好无羞涩的说,“这是我的电话。”

  趁王老实还没反应过来,她和同伴儿转身就走,走了几步还回过身,做了一个打电话的姿势。

  小朱等几个人已经围在王老实周围,看老板还在发愣,小朱赶紧说,“老板,车在外面等着了。”

  王老实想把纸条递给艾碧菡,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塞到口袋里,说,“走吧,到地方还能睡个回笼觉。”

  心里,王老实已经做了决定,管特么的安全不安全,再不这么折腾自己。

  唐建兴不顾自己的年龄,亲自来接站。

  车上,唐建兴很担忧,“荷城的气氛很遭。”

  想来也好不到哪儿,其实涉及到拆迁,整个华夏都在失去控制,一些意志坚强的领导干部行事非常果决严厉,各地出了不少典型的案子,荷城本来已经启动了类似的程序,却突然刹车,中途变调子,到了汪其振这个级别,完全是毁灭性的。

  王老实问,“汪其振呢,他没发声?”

  唐建兴说,“我跟他秘书联系过,对方只是说不要担心,没事儿。”

  王老实闭上眼想了一会儿,突然问,“如果我们撤出,损失有多大?”

  撤出?

  唐建兴还真有这个心理准备,损失有多大得看怎么说,光前期投入,敛齐了就不是小数字,若再算项目未来收益,那就别活了,“不会伤筋骨,但很大。”

  王老实也不想这么撤,损失不怕,特么的不明不白的,有些憋屈,说,“先放放,等我跟宫市长见过面儿再说。”

  唐建兴点点头,想起个事儿来,问,“要不要安排跟汪书记见个面儿?”

  搁平时,这个见面儿是要上电视的,可眼下不行啊,荷城的事儿不清楚,冒然去见,对谁都不好,王老实对这种关系处理倒是清楚,说,“我们不主动,看他吧。”

  唐建兴听出了额外的意思,王老实不想参与过深,如果荷城这件事儿太复杂,如果真成为各势力争夺的战场,王老实准备退出。

  他疑惑的看着王老实,吃到嘴里的r,哪儿能吐出去,这可不是往日作风。

  释疑很快就来了,王老实说得有些含糊,主要是他也判断不好,只能说模糊些,“损失点不怕,就怕让人家当枪使唤。”

  此话不虚,能参与进来的,就没省油的灯,哪一个不似人精。

  抵达宾馆后,王老实看到了李铁军和那新。

  时间上还早,王老实让大家休息,唯独喊李铁军进了自己房间。

  十五分钟后,李铁军才从老板房间里出来,脸色古怪。

  宫二这人有时候特别不着调,跟他的年龄和身份完全不符。

  来的时候,他闹着要吃大虾,王老实也没少给他带,结果这货却拉着王老实直奔瀛洲,愣是赶到那儿吃午饭,全蔬菜宴。

  王老实不至于无r不欢,可也没这么吃过,哪怕厨师技高一筹,王老实也没吃出哪儿好来。

  他来这儿的目的不是为了吃,没有外人的时候,他直接切入正题,询问荷城的事儿。

  一提荷城,宫二就忍不住哈哈大笑,收不住那种。

  等他解释完,王老实也差点憋不住,这汪其振确实倒霉。

  汪其振打造中央商务区是下了大决心,谁挡路都会被他强力搬开。

  手段上,他也彻底放开,给下边儿很大的自由空间,可以说,纵火这事儿,根子上汪其振难辞其咎。

  后续安排也没有漏d,这种事儿只要他想,根本没有难度,毕竟这个事儿是形成共识的,谁也不会在荷城中央商务区上动手脚。

  可运气就不成啦,汪其振八辈子的血霉都倒一块儿堆啦。

  烧死的四个人中,三个都没啥,就是其中一个,本身也没啥,就一个企业的小干部,可他叔不简单。

  涉及到军方高级干部亲属,汪其振再强力也白搭,而且人家不依不饶,直接到了大领导那里说理。

  死的那个很特殊,有此一人,三门不绝,这货大概也是惯的,上个班儿全当解闷儿,游手好闲不至于,脾气是个好打抱不平的。

  他那天跑那家去,除了喝酒,主要是给出主意去的,说明白点,就是个军师角色,而他自己其实不住那片,根本不涉及拆迁。

  王老实听完,太出乎意料,他好半天才说,“他就是作死去的。”

  宫二笑着说,“没错儿,他死了没啥,汪其振难受啊。”

  可以想得出,为啥荷城口径前后突变,就是这事儿已经遮掩不住,人家有个牛掰的叔,能让自己亲侄子死得没动静?

  汪其振哪怕有理都不好办,让人家绝了后,从哪儿都没话说,更何况,荷城这事儿办的违规违纪又违法。

  王老实松了一口气,没有猫腻就好,他跟宫二说,“那咱就看乐子呗。”

  宫二很同意,满脸惬意的说,“老汪这关不好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