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693章 六百九十三,娇滴滴的美人

第693章 六百九十三,娇滴滴的美人

  掖市,历史古城,文化积淀深厚,华夏文明跟这地儿沾边儿。

  除去旅游业,地域经济乏善可陈,欠发达地区。

  唐唯做的是个政府项目,由当地政府发起,京城大学为主要力量。

  说白了,就是借京大的名号,扯起大旗好做事儿,做给谁看,那就另说,反正宣传效果上不能差,大家都这么玩儿。

  请了一大堆名校的教授专家,连打杂的都是博士、硕士,这阵容强大的丧心病狂了,但实际上并没有卵用。

  研讨会开的热闹,一个个的建议新鲜出炉,多高大上的玩意儿都有。

  最后的问题就是落地,落不到实处,就又成了花钱买热闹的一场戏。

  唐唯参加过好几次了,她的导师每次都是让她主笔,后来唐唯也学会了,一篇范文足够用,只要把现代流行元素结合一下当地的实际,都能博得掌声。

  剩下就简单了,在会上一帮人心照不宣的扯蛋,再吃好、喝好、玩儿好,临走土特产带足喽,钱不少拿,怎么看都是傻子送钱的好事儿。

  浪费的只是时间,大学里,最值钱的是时间,最可浪费的同样也是时间。

  唐唯用不着到会场上去,她多少有点自由,人家接待一方很会做人,唐唯要出去,掖市就有车子和人安排,旅游景点随便转。

  和其他人不同,唐唯对去景点兴致不高,除了会场,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房间里。

  与唐唯同房间的不是从京城来的,而是当地一个干部,也是组委会的。

  可能是回来取什么东西,看到唐唯半躺在床上拿着手机发呆,本来打算走人的,忍不住回过身来问唐唯,“唐博士,有事儿要帮忙吗?”

  掖市因为地处西北,对大城市、特别是京城大学这种地方来的人特尊敬,唐唯一直被人家成唐博士,她好不适应。

  唐唯展颜微笑说,“没事儿,你忙你的。”

  对方是个聪明的,她感觉自己似乎抓住了什么,故作俏皮的问,“是不是想男朋友了,我真想知道是什么样儿的能娶到你这样的人品。”

  说着还爽朗的笑起来。

  唐唯别看二十大几奔三十,脸皮儿还是很薄的,顿时娇羞起来。

  同屋这大姐其实比唐唯还小,叫徐士凤,二十五六,但都孩子他妈了,说话顾忌少。

  徐士凤很有眼色的问,“等男朋友电话?”

  唐唯一阵慌乱,发急的说,“我---我还没男朋友呢。”

  “哟,这天下男人都瞎啦?放着娇滴滴的大美人视而不见?”

  徐士凤这人大大咧咧,说话没个顾忌,在她看来,像唐唯这样的大美人,追的人还不得排多远呢,接触了几天,唐唯的性格又好,她是不信的。

  唐唯已经不知道说啥了,徐士凤这人不开眼,愣是顺着自己想法说,“我认识人多,西北汉子有担当,我给你介绍-----”

  再也听不下去了,唐唯赶紧起来,推着徐士凤走,“你不是有事儿吗,赶紧走,赶紧走。”

  “唉,你别推我,我说真的------”

  关上房门,唐唯捂着胸口,跳得有些快,摸摸脸颊,略有发烫。

  还真叫这个徐士凤给猜着啦,唐唯真在等电话。

  上次,王老实这货几乎就挑明了,就差了一点。

  前次,又打来电话说要跟王嘉起吃饭,可惜她已在掖市。

  后边儿呢,王老实这货实在没溜儿,一个电话都没有。

  恨得唐唯真想把王老实顺着信号给拽过来,使劲捶一顿。

  让她打过去,唐唯脸皮薄啊。

  ※※※

  荷城惨案,唐建兴听了王老实的意见,采取了不闻不问的态度。

  时代地产还按部就班的展开工作,当然,也不会傻到不知低调,这是个敏感的时期,别给人家留下不懂事儿的印象。

  事情并没有王老实猜测的那么简单。

  荷城方面召开了新闻通气会,拿出了新闻通稿。

  这让王老实很意外,通稿上比较客观的回顾了火烧死人的事儿,表明政府的态度,就是严肃追查,绝不放过,积极善后,不让受害者蒙冤。

  不一般啊,王老实立即嗅到了一丝不对劲儿。

  从荷城一方的利益来看,此举无异于主动揭开盖子,再想控制就不那么容易了,若没有说得过去的交代,恐怕难掩悠悠之口。

  图啥?

  汪其振会不懂?

  那帮无法无天的人难道不明白?

  说句不好听的,较起真儿来,连时代地产都不好过,若要平民愤,不管时代地产是不是牵扯案子,都得跟着沾包儿。

  王老实觉得不对,就给宫二打了一电话,说出自己的怀疑,事情肯定没有明面上那么简单。

  宫二在电话里什么都没说,其实王老实也没说,他的原话是,“鲁东最近很热闹,我正好要过去,二哥有空的话,我去看看。”

  没别的,不聪明的人没法混,宫二说,“带点大虾来,你嫂子想吃。”

  约好了见面,王老实苦思冥想,如果真是自己来的,那最大嫌疑跑不了**那货。

  可不对啊,眼下那厮哪儿有心思给自己找麻烦?王老实活得小心,**一伙儿在干嘛,他也知道,正满处忙活,王老实当初忒坏,没动手,却把对方老底儿给掀开啦!

  关键是王老实没明说,最后也没动手,张家才发现,还不如明火执仗的来一桶,好叫自己知道哪儿需要做掉。

  *得张家只能彻底推翻重来,等于是死了一遍。

  要说恨王老实的那劲儿足足的,他们要是抓住由头,按说不会放着,问题是他们腾不出手来。

  既然小张不大可能,是老张?也不能够啊,他老人家不嫌跌份儿?

  还能有谁?

  王老实没有任何信息,本能的认为其中必有缘由,不然汪其振铁定不会这么处理,他是妥妥把自己架在火上烤,无论最后谁出来顶缸,受损肯定是他汪其振,作为一个少壮派的,怎么会接受?

  事情发生在鲁东,唐建兴已经过去坐镇,王老实也约好了宫二,收拾行装,这就打算出发。

  李铁军脑瓜儿好使了很多,他提出王老实不要开车去,最好坐火车。

  王老实没坚持,多加小心是应该的。

  “你说说你,这才回家几天,又走?整天忙个什么劲?”老妈给王老实收拾东西,忍不住表达自己的不满,王老实这会儿心虚,不敢回嘴。

  李梅没回头,突然似无意的问,“唯唯去的那叫什么地儿?咋那么老多天还没回来。”

  王老实马上意识到哪儿不对,赶紧说,“掖市,我一会儿就问问。”

  李梅啥表情都没有,只是淡淡的说,“嗯,别忘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