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686章 六百八十六,谁怕Who?

第686章 六百八十六,谁怕Who?

  任何企业都有个生存环境,不光是华夏,国外同样。【】

  监管这东西,可松可紧,那要看分谁,该管不该管是个辩证的问题,怎么管,管到什么程度,都是个综合的学问。

  管到你头上,不用什么联合,就一个足够,合不合法不是企业说了算,有时候,也不是事实说了算。

  负责给老张办事儿的是监事局。

  别看就是个事业单位,权力不小,级别不低,同样也相当封闭。

  老张有本事让监事局办事儿。

  这个局要想阻止王老实,太容易,哪怕知道王老实这头儿同样不好办,也会办,老张还是有道行的。

  可监事局也有上级领导,说到底,它也是直属单位,有婆婆的。

  最正经的头儿就是全总。

  再大的道行,在直接领导那儿,尤其是领导不鸟别人的时候都是个p。

  如果监事局内部做什么事儿,全总若不知道,那么老全也该回家钓鱼了。

  这边儿还在研究用什么条文,那条规矩收拾王老实,老全就知道啦。

  因为黎薇的事儿,全总跟王老实生分了很多。

  不过,后来老全还是知道了一个消息,黎薇在南越出现过。

  王老实最终还是放过了黎薇,没有不顾一切,老全不能要求更多。

  事实上,这是个敏感时期,全总也盯着每个风吹草动,王老实和**的对决,老全自然知道。

  别的他不会c手,但若有人耍手段,特别是在他的一亩三分地,想都别想,老张权势不小,但张狂不到老全跟前儿。

  所以,老张的念头儿直接被全总给暴力掐灭,丝毫余地都没有。

  办了这么件痛快的事儿,老全坐在自己办公室里,满是回忆之色,遥想当初,都是唏嘘啊!

  这货就是个老油条,此番出手,也知道可能会导致某些人惊疑。

  老全自顾自的说,“活该!”老同志不缺正义感。

  ※※※

  **一些小动作到了王老实这儿,王老三不禁撇着嘴说,“上不了台面儿,愿意丢人,那就随他去。”

  下边儿处理的方式方法和对王老实的胃口,就该这样,凭啥你牛气哄哄的,我就得让着,你丫不守规矩,那咱有更‘留忙’的,王老实说过,谁怕who?

  这次,王老实也是对自己家底的一次集合检验,没有全部动用,但是,王老实也感觉很自豪,真心没白折腾那么多年。

  人生作弊,没有极限,关键是看自己想要什么,王老实大抵是个懒人,他一直谋求安全稳妥。

  跟**这样的对上,到目前为止还有主动,王老实认为自己该满意,那样的货也不得不按照规矩来玩儿,哪怕y的,也只能擦边儿打,王老实觉得这才是最大的胜利。

  吴楠悦在下午的时候来了一趟,一脸的不开心,跟王老实说,“别作过头儿,差不多就准备收吧。”

  王老实故意说,“什么收啊,我这儿还没开始呢。”

  吴楠悦瞪着王老实半天,才咬着牙说,“你要是乐意,随便。”

  王老实故意装作不懂,不接话儿,大概老张妥协了,其实就是投降,太难听而已。

  准备收,也是个信号,意思很明显,看有什么好处,能拿就拿点,别过头。

  为难啊,别的王老实不专业,不知道,自己这边儿的算计里,就没有抢好处的筹划,甚至短期内,都没有开战的理论可能,大部分还都在计划里,准备呢。

  咋拿好处,肯定不能跑那边儿,不要脸的收张大支票回来,得多丢人。

  明摆着,这次可能要白玩儿一场。

  有些亏,王老实在办公室里苦思冥想,最后直接骂**那孙子办事儿不地道,就没点正儿八经的产业,全特么的靠他老子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赚脏钱。

  王老实横了横心问,“咱算正面人物吧?”

  没明白王老实啥意思,吴楠悦使劲儿想,都没想出这货啥意思,眨巴着眼看着王老实,试探着说,“应该是吧。”

  王老实拍着额头说,“这是立场问题,你这样可不成------”

  意识到自己有些问题,吴楠悦立即纠正说,“是。”

  王老实扭头看了看窗外楼下,他不确定哪一辆是盯梢的车,回过身说,“既然咱是正面的,那就大方点吧。”

  吴楠悦略显惊讶,不解的问,“为啥?”

  她哪儿知道,王老实既然赚不到钱,又得放手,那就不如结结实实的捞点人情,这东西,价值同样不低。

  至于老张家,这次碰上自己,也算他们倒霉,不光没教训了王老实,还暴露了这么多东西,怎么算,王老实都赢的漂亮!

  王老实昂起头,双手按在桌子上,看着吴楠悦的眼睛,很认真的说,“我得顾全大局,这时候,宜静不宜动。”

  吴二叔在,必须反正抽丫的,你这么说,早特么的干嘛啦?现在倒好,卖便宜乖?

  王老实也得委屈,没办法啊,能撕下r的不在打击范围之内,时间不允许,局势也不成,剩下的更没啥,都是垄断的上游业务,先不说拿不拿得到,到饿了人家地盘上,作死也有个限度不是。

  吴楠悦是翻了白眼走的,王老实这货常有不要脸的话,这次也被她归类其中。

  ※※※

  王老实跟**之争有些莫名其妙,起因、过程甚至结局都诡异的令人扼腕。

  稀里糊涂,这就是大多数知道此事的人给出的结论。

  谁负谁胜出,似乎已经不重要。

  王老实这边儿大张旗鼓的忙活了半天,悄然解散。

  按照王老实办事风格,既然做出了决定,那就别扭捏,痛快的办,谁没事儿闲的跟这儿耗,大把的事儿要干。

  反正里子面子都赚得足足的。

  吴振平跟吴楠悦说,“小王办事儿大气。”自然是透过吴楠悦表扬。

  **自然好受不了,别的还好说,光是信心的打击就不轻,至于经济上的损失,已经不重要,有些个太明的事儿肯定不能干了,到了这时候,他们的智囊们才赫然发现,原先隐藏很深的东西,不知不觉的都摆在了众目睽睽之下!

  小张同志根本来不及反思,在老张的骂声中赶紧去收拾掩埋,我的老天这都是要命的啊。

  老张同志也在琢磨,如果这是那个王落实的布局,那就太可怕了,这倒霉孩子到底是怎么调教出来的,之前那些人输得一点都不冤。

  不能再写了,正如王老实说的,作死得有限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