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677章 六百七十七,咱俩不对称

第677章 六百七十七,咱俩不对称

  张书俞很愤怒,他亲自打电话给自己的妹妹,“你是猪脑子?”

  根本不给张舒云辩解的机会,“滚回来,马上到我这儿来!”

  周兴甫接到了王老实的传话,觉得这个世界有些疯狂,他王老实凭啥?

  他处事原则性很强,一般像王老实这样的,必须给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在寻思动手之前,周兴甫先让自己静下心来,然后拿出纸笔,脑子里琢磨可以动用哪股力量,针对哪一方向。

  老半天,周兴甫皱起眉头,似乎都不容易,王老实这人忒难缠。

  放下笔,他抄起电话给张书俞打过去,“大哥,是我,兴甫。”

  张书俞口气不大好,直接问,“舒云是你让她去堵人家门口的?”

  打认识张书俞以来,周兴甫都没遇到人家这么个诘责的口气说话,他脸上略带潮红,咬着牙说,“不是,我没那么闲。”

  电话那头沉默,好半天,张书俞重重的叹口气说,“兴甫,你认识人多,问问,是谁,如果我没猜错,有人把舒云当傻子耍,也是当枪使,不管是不是对着王落实,最后我们都摘不干净。”

  能混到这个份儿,那么多年了,周兴甫不白给,马上就明白张书俞没瞎掰扯,说,“大哥,这事儿交给我,舒云那儿你安慰着点。”

  张书俞没的选,那毕竟是他妹子。

  “我知道,尽快吧。”

  周兴甫犹豫了下,还是问了,“大哥,王落实那人------”

  “兴甫,听我一句劝,别动王落实,你的判断一定是错的。”

  张书俞说得斩钉截铁,周兴甫不免吃惊。

  ※※※

  吴楠悦带来他二叔的问题。

  很严肃,两个人没在屋里说,就是院子里,声音很低。

  老吴同志问的第一个事儿,就是王老实的政治面貌。

  王老实竟然无言以对,连个推卸的理由都没有。

  不是没机会,好几次,都有人提示过,王老实应该在这方面有所行动。

  王老实这儿总是推诿,以自己年轻什么都不懂为理由!

  说真的,此说法完全站不住脚。

  果然是吴二叔,出手角度就跟别人不一样,无论什么时候,王老实拿得出手的就是他的超前经济理念,还有对机会的把握能力,哪一次露脸都离不开经济。

  头一次,有人越过经济这个大框架说其他的。

  王老实没敢瞎胡说,更没搪塞,很坦白的说,“以前没多想,后边儿努力吧。”

  吴楠悦白了他一眼,撅着嘴说,“怂样儿。”

  还真不是怂,王老实一见吴振平,脑袋就不大好使,第一次见就这样儿。

  吴楠悦挑了一颗樱桃放嘴里,好奇的问王老实,“张书俞跟你矛盾很深?”

  王老实呆了呆,摇头否认,“没有的事儿。”

  吴楠悦不信,狐疑的看着王老实说,“那就不对啦,那我二叔说那个话干啥?”

  “你二叔说什么了?”

  “他让我跟你说,朗朗乾坤,天塌不下来。”

  唉,不愧是那啥,这会儿估计是尘埃落定,信心倍增了吧,只是,未来五年,您老还得韬光养晦,估计吴楠悦带来的话算是白带了。

  王老实没说啥,只是告诉吴楠悦,自己明白了。

  吴楠悦盯着王老实看了半天才说,“你在敷衍。”

  王老实起身,进屋给吴楠悦拿来一个杯子,说,“也不算敷衍,你不觉得跟我说这个挺没意思的吗?”

  ※※※

  在京城找个装比格的地方不难,总有一些烧包儿的人,就愿意花冤枉钱去维护生活的层次。

  张大少爷就这么一人,赚了那么老多钱,不得瑟点对不住自己。

  张舒云事儿没办好,老张有点不开心,唯一是安慰的就是没闹出什么不好的。

  乍一接到信儿,**有些懵,王老实约自己见面儿?

  还能见?

  怎么想,**都觉得自己跟那个王八羔子没啥可见的。

  只是中间人的面儿不能驳,太丢自己的脸,再一个王落实既然要见,还是见见的好,那家伙是个狠人,别真有点什么事儿。

  大概是真有点含糊,**选了这一个地儿。

  趁王老实还没到,**自己就坐那儿琢磨,按说自己不该啊,凭啥就这么怵?

  门口儿服务员的问候声传来,**抖擞了下精神,大概是来了,眼神向远处看,果然是王老实那厮。

  一身黑色的打扮,王老实还特意剪了头发,精神了不少,坐在**对面儿冲着**略一点头,没有客套的意思。

  **觉得自己该有点风度,就问,“喝点什么?”

  王老实扭头跟服务员说,“水。”

  **跟前儿是咖啡,什么现磨之类的彰显档次,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儿,这人成不成熟,还得看内涵,用这种东西抬自己,幼稚。

  “王董找我有事儿吧。”

  服务员端了一杯水过来,特有范儿的放在王老实跟前儿,王老实也很有素质的略一欠身,等服务员走了,才看着**开口说,“按说吧,我跟张总不是一个层面的人,您家那位老爷子风光无限,我知道还有一届,我是什么底子明摆着,咱俩不对称。”

  **觉得自己该感动,合着大爷您才正常思考这个啊,早干嘛去啦,看我这脸让您给抽的,多少回啦?

  **用小勺子搅了搅咖啡,面无表情的说,“说吧,什么事儿,我没那么多闲功夫。”

  王老实邪邪的一笑,看得**心里一哆嗦,真让这货给祸害的不轻,张大少爷有点心虚,不过马上就过去,就像王老实自己说的,自己有那样的老子,怕个鸟啊!

  王老实喝了一口水,放下杯子,说,“今儿算告知吧,张舒云那事儿,我就不客气了,算在张总身上了。”

  **瞪大了眼睛问,“凭什么?”他心里琢磨哪儿让王老实逮到啦?不能够啊。

  王老实满脸不在乎的说,“要是冤枉了你,张总就多担待,反正你也是虱子多了不差这一个。”

  差点没让王老实这话给噎死,**真想抓起杯子砸王老实脸上,有这么不讲理欺负人的?

  他王老实的意思就是,不管是不是你做的,就算你头上,尼玛!

  一狠心,**用手指着王老实说,“就算是我,你能把我怎么着?”

  王老实脸一冷,眼神那叫一吓人,一声冷笑说,“别把自己想得多牛掰,你自己都干了什么事儿,自己清楚,我也清楚,很多人都清楚,也就是懒得跟你较劲。”

  **冷哼一声,明显的,不在乎王老实的威胁。

  王老实慢悠悠的说,“看来你不信,也不服,这样吧,我就说个名字,白丽云,剩下的还用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