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675章 六百七十五,咱看乐子

第675章 六百七十五,咱看乐子

  艾碧菡没在意自己的形象,再说自己的模样她自己清楚,就不是走外形路子的基础,她手上还有一份材料呢。【】

  没多少功夫,就把平日文静的艾碧菡这个大文化人给气得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这份张舒云悲惨的诉冤材料简直就是颠倒黑白、无中生有,极尽弄虚作假、鱼目混珠之能事。

  除了名字是真的,整个事情完全倒了个,反正王老实就是仗势欺人,害死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还给孩子栽赃陷害。

  不知道真相的人确实容易被糊弄住。

  十五岁的孩子,怎么可能策划什么谋杀事件?只要正常人都不会认为那是真的。

  只能说,背后给张舒云出主意的人脑子不笨,抓住了季铭最大的优势,十五岁。

  另外一个能忽悠老百姓的条件就是地点,滨城新区前苏村,那可是王老实这货的大本营。

  地方豪强,想弄点什么冤假错案实在太容易。

  材料上可不会说孩子他爸也是大富豪,假爹都那么牛掰,若把真爹再抬出来,那还不更毁三观。

  张舒云也更不会告诉别人,季铭亲舅舅可是滨城老大,弄虚作假也得看人吧,谁敢作死在书记大人眼皮底下做手脚?

  正主儿王老实还没怎么着,艾碧菡真被气着啦,她转身就要出去。

  王老实赶紧拦住她,“你干嘛去?”

  艾碧菡瞪着眼,冒火那种,大声说,“我跟她讲理去,真不要脸!”

  王老实笑着说,“我说艾大小姐,您老可是咱华夏著名的文艺女青年,出去跟一泼妇讲道理,我怎么觉得那么怪呢。”

  艾碧菡顿时无语,“------”

  “那---那就不管?”

  王老实说,“管啊!”

  艾碧菡顿时来了精神,老板有手段,她是知道的,立即问,“咱怎么办?我们都准备好了。”

  王老实伸手拉过把椅子来,慢悠悠的坐下说,“咱看乐子。”

  你脑子里到底长的啥玩意儿啊?

  不但艾碧菡不懂,其他人也都迷糊。

  王老实也懒得解释太多,他以前做过基层工作,知道这种事儿怎么处理,说白了,你越当个事儿,就越是事儿,想来外边儿肯定埋伏着张舒云找来的媒体记者,还是不入流的,正经的媒体才不会掺乎这种事儿。

  他相信张舒云就是恶心他来的,若自己仗着有理出去收拾张舒云那婆娘,那才是事情的转折点,坐实了仗势欺人这个词儿。

  既然张舒云敢这么不要脸的来闹,要说没准备后手,王老实才不信。

  王老实还不敢确定,张舒云是不是敢闹大,真到了不可收拾的境地,惹动有关部门,真查,她站不住脚。

  他亲爹曾经教导过,越是着急的事儿,越不能急!

  得看准了再出招儿,让人家多堵一会儿门,也不是多大的损失,反正今儿不出门也没关系。

  如此弱智的行径,张舒云既然敢做,就肯定有目的,只是依仗是什么,王老实想不出来。

  那她此举深层次的原因在哪儿呢?

  饶是王老实见多识广,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心里越发对张舒云背后的人佩服,太厉害了,啥高招儿?

  张舒云此刻也不好受,大白天的,撕下往日她觉得不赖的形象外衣,如此的不要脸面,真不容易。

  也就是她亲儿子,不然,张舒云真拉不下脸来,她不时摸摸口袋里的拿兜子东西,心里也是哆嗦,说不怕绝壁是假的。

  可她也没办法了,最大的依仗,她亲哥不管,要依法办事,想好的、孩子他亲爹,说要寻思寻思,老公那个死鬼,早就跑啦,就剩下她一个女人啦。

  给张舒云出主意的还真不是别人,就是**。

  当然,不是**自己亲自出面儿,在周兴甫那儿吃了瘪,**也懒得在乎别的。

  张舒云那婆娘在京城交际也算广泛,虽说真的朋友没几个,假的可不少。

  **想找个能在张舒云跟前儿说上话儿的一点都不难。

  目的很简单,就是把事儿闹大,让王老实在这个关键时刻成为热议的人物。

  哪怕最后查出来王老实没错儿,也无所谓,只要把王老实曝出来就成。

  至于张舒云的死活,他才懒得管。

  只要王老实一出名,**就准备深挖,以王老实的关系网为突破口,重点是牵扯上吴家,王老实那么有钱,跟吴家那么亲密,呵呵,民间的想象力是无穷的,就是不会想,他也能找人帮着想。

  重点还是,这事儿跟他**一点p关系都没有,就算有心人要琢磨,也得是周兴甫。

  **可不是自己胡闹,这个事儿他是跟他老子请示过的。

  老张同志没夸奖他,只是跟他说,“从未跌倒算不得光彩,每次跌倒后能再战起来才是最大的价值。”

  说实话,老张对自己这个儿子的设计不怎么看好,高层的变动虽说还在角力,各方依然还都在做最后的努力,吴振平虽然有争议,有不同的意见,但大势已成,除非致命的漏d,肯定不会变。

  哪怕**谋划成功,也就是聊胜于无,连个筹码都算不上。

  他还是同意了,因为那是他儿子的努力。

  **觉得这是对他的鞭策,也是鼓励,于是就鼓足了干劲儿折腾。

  唯一的危险就是那个给张舒云送主意的,这个必须切断。

  他不是没想过一了百了,这类事儿他也干过,甚至都有专门做这个人。

  后来又觉得没必要,为了掩盖一个小问题,用更大的漏d去堵,太不划算。

  为此他还特意拜会了一个叔叔,那个叔叔果然也是如此考虑的,直言说,“让她出去待一段就够了,等事情过去了,也就都过去了,真让人查到她,她敢说吗?”

  **这才拿定主意,让那位办完事儿,找个合适的时机走人,当然,他也会做好备选,一旦事情有变,就让那人的世界干干净净。

  对此,王老实是一无所知,哪怕知道了,也无所谓,与吴二叔遇到的困难相比,王老实这人压根就不够资格。

  他在家里真成了看热闹的。

  警察终于来了,看热闹的人里有侠义之心的不少,这么义愤填膺的事儿怎么能让凶手逍遥法外,滨城办不动,这尼玛是京城!

  划片的派所来的,原来的强所已然调走,换了个姓白的所长,加上刘彬二叔也不在京城了,王老实在京城的优势全无。

  警察来了,稍微了解了情况,就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