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674章 六百七十四,脏了的只是这个世界

第674章 六百七十四,脏了的只是这个世界

  这顿饭是唐唯请王老实,名义上就是感谢他对人家母女俩在倭国的照顾。【】

  按说他们这种关系,提感谢有点远,不过一起吃顿饭,说说话,机会难得。

  没成想,有点像是搞砸的味道。

  送唐唯上楼,王老实没上去坐坐,主要是没脸啊,这辈子丢人的事儿一天都给显摆干净。

  头一个是自己白痴般的制造了车祸,虽说不严重,过程比后果还闹心。

  第二个事儿就是唐唯,王老实是下了决心的,打算跟唐唯挑明了说。

  话到嘴边儿,平日里胆子不小,王老实突然不敢说啦。

  最后一件,倒没什么,有前边儿两件事儿做样子,真不算啥。

  下车的时候,唐唯大大方方的说,“上去喝杯茶?”

  王老实绝对是冲着打一辈子光g去的,竟然很不要脸的说,“不了,挺晚的,你早点歇着吧,我还有点事儿。”

  人家唐大姑娘甜甜的一笑,飘然而去。

  若不是车上还有人,王老实也就直接大嘴巴抽了,这张破嘴哟。

  感情这事儿,王老实这货基本上档次很低,从林子琪到唐唯,夹杂着查芷蕊,还有吴楠悦那丫头,陆贞就不说了,反正,他是没处理好。

  严格意义上,林子琪的悲剧,王老实脱不了关系,他本可以快刀斩乱麻,结果他优柔寡断,导致林子琪最后的离开。

  在新西兰守墓那一年,王老实是内疚加痛惜,回来之后,他一直选择回避。

  王老实也曾试图劝说查芷蕊回来。

  只可惜,查妹妹似乎对留在邪恶的资本世界很舒服,根本就没有回来的意思。

  就在最近,王老实才醒过味儿来,自己马上就三十了,三十是男人的一个坎儿,都说三十而立。

  细细分析,王老实就没做对一件事儿,对每个人来说,这货忒不是人。

  中午处理完事故后,两个人去饭店的路上,唐唯安慰王老实说,“自行车能保持平衡,是因为一直向前走,你也得向前看,过去就过去了,别想啦。”

  这货当时正处于羞愧中,没深挖话里的深意,直到吃饭的时候,才咂摸出滋味儿来。

  王老实也知道这些年自己算把人家唐唯给耽误的够呛,无论他表面上咋想,事实上,唐唯几乎就是让他硬生生的给留在家里正在成为老姑娘。

  当然,帮凶也有,和上辈子一样,自己的老妈,还有唐唯她妈,谁都跑不了。

  司机同志不敢动啊,老板没说走,他就不能走,小朱连大声喘气都不敢,今儿发生的事儿,他们可大都知道。

  王老实抬头望了望那一层,灯是亮了,不知道哪根筋儿捋顺了,王老实同志瞬间思想境界又升华了一些,他觉得自己挺不是东西的,凭啥人家唐唯得同意?

  从科学角度说,王老实正在钻牛角尖。

  往前理一理,是因为林子琪没有啦?

  还是为了查芷蕊不肯回来?

  又说是躲着吴楠悦?

  这才轮到人家唐唯?

  王老实还算个好人,至少能自查自纠,牛角尖钻得不算不对,对人家唐唯真不公平,虽说公平这词儿在人类身存和发展史上不严谨。

  王老实拍了下前边儿,说,“走吧。”

  小郑问,“老板,咱去哪儿?”

  王老实闭上眼,说,“回院子吧。”

  郑师傅跟小朱对视一眼,车子缓缓启动。

  车子离开,王老实猛地起身,回头看向楼上,他似乎感觉到那扇窗子后边儿有人在看。

  与灵异无关,王老实这感觉还真够准的,唐唯还真在窗户后边儿向下看。

  不是因为别的,她主要是纳闷儿,这混蛋咋还没走?

  看着车消失,唐唯不禁伸手在自己脸上摸了摸,似乎今天与往常不大一样,嗔怪的又向远处看了一眼,略叹口气,转身打算去洗澡睡觉。

  叮,短信。

  唐唯从包里拿出手机,是王老实的;“在我的世界里,你依旧纯洁美好,脏了的只是这个世界。”

  唐妞儿愕然的看着这一行字儿,啥意思?

  她是真没明白,前边儿还好理解,大体可以当夸自己,后边儿呢?

  玩儿高雅?

  唐唯这一晚上都没睡好,就是没琢磨出王老实到底要表达什么。

  反观王老实那货,睡得特踏实,连梦都没做。

  那条短信是他在车上有感而发,主要表达他对唐唯的愧疚,也隐含着推卸责任的意思,好像之前他的错不全是他,也有其他因素,对错不说,可他话就是说得有些忒文艺,高深的有些丧心病狂。

  他自己倒是明白啥意思,觉得傻不错呢,认为自己表达的很清楚,唐唯这么高学历,学富五车是妥妥的能明白。

  错的厉害,唐唯水平高没问题,可他王老实没那个层次,短短几句话想要表达五万字,他真不够档次。

  人家唐唯脸皮还有点薄,换个吴楠悦,那傻妞儿百分之百的过来,冲着王老实大大咧咧的问,“哥们儿,你说的是啥?”

  女人跟女人千差万别,王老实恰巧也不懂行市。

  他的计划就是缓几天,给唐唯点时间和空间,自己也考虑清楚咋整。

  没想到有了变化。

  张舒云那疯婆娘还真是有本事,直接打****儿来,背后谁给出主意的,不好说,反正是抱着季铭的骨灰盒就冲王老实家来了。

  来的时候,还不是一个人,谁没个三亲六故,谁还没个三五知己,张舒云怎么也算一富婆,加上她哥那么牛掰,纠集点人去闹事儿,简直就不算个事儿。

  王老实却真是没防备,他把注意力都放在周兴甫身上,以狗剩的本事,手段使出来,就得高端大气,撒泼打滚的,人家不能用。

  京城的老百姓,有一个算一个,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别看王老实住的地儿特有环境,一般来说没啥人,可恰巧是这个因素,来这边儿晨练的大爷大妈真不老少。

  一下子,王老实门口儿围了好一堆人,有的大妈手里还提着兜子,那是刚从早市儿买的菜。

  张舒云别的本事没有,哭天抹泪的胡邹白咧那叫一个强,人家是说的没有唱的好听,她说的比唱的不差。

  不光是说,这娘们儿明显有人指点,还学会了编故事,印出来散发。

  王老实院子里的安保人员不少,保证安全,不让对方闯进院子是没问题的。

  从外边儿挤进来的艾碧菡手里拿着几份传单,递给王老实。

  王老实没看传单,反而盯着艾碧菡看,平时特注意穿着的小艾同志,今儿可遭了罪,这模样跟闯了敌阵有的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