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672章 六百七十二,真实的世界

第672章 六百七十二,真实的世界

  王老实都觉得好笑,他认识吴楠悦最晚,当初可是这帮货把那妞儿塞到自己身边儿,如今咋了,连一起吃个饭都不敢叫邀请,要说没啥说道,打死王老实都不信。【】

  不管是不是有坑,那就不能跳。

  老关看王老实拒绝的那么干脆,讪讪一笑,不再提此事儿。

  酒喝的一点都不凶,别看话说得狠,却没人真玩儿命,哪怕是王老实,也仅仅意思了一小杯,当罚酒。

  正是风起云涌的时候,哪个都不小啦,类似今天的聚会,都是憋着话来的。

  文艺点说,喝酒是媒介,吃饭是平台,谈事儿才是正根儿。

  最放松的大概就是王老实,他真是打算好好喝一顿,难得有畅快的机会,平日里,少见。

  三杯酒过后,就进入了私聊模式,都是打听事儿的模式,王老实这个不爱听,也不喜欢听,自己端着酒杯,没多大功夫就四五杯进去了。

  好几个人都盯着王老实,一看他那架势,赶紧都拦着,宫二就说,“落实,你别真这么喝,一会儿还怎么说话。”

  王老实不是故意装糊涂,反问,“还有事儿?”

  在座的几乎都翻白眼儿,丫的,你故意恶心人不是,这个时候,还特么的用说出来?

  没办法,王老实只好放下杯子,抄起筷子,看了一圈菜,都不错,就是肚子里没地方,无奈又放下,摊开手说,“不带你们这样儿的。”

  几个货马上明白了,房间爆出一阵怪笑。

  既然要说话,那就说吧,王老实侧耳倾听,还真听出点意思来,以前是层次不够,不知道,闹了半天,还真是不容易。

  按照关海军说的,现在真较劲儿,竞争太激烈。

  王老实假意听得欢实,其实心里多少有些无聊,别说什么蝴蝶翅膀那种不靠谱儿的破理论,大势而动事儿,凭借某些东西根本左右不了。

  吴楠悦他二叔按照宫二之流说的,困难大,希望也大,不过目前正遭遇艰难阻击,这话似乎没错儿,但王老实相信,桌上这帮货,有一个算一个,他们把家大人都拉上,也起不到任何作用,没别的,大势所趋。

  听了一会儿,王老实算彻底明白,今儿就不该来,一点正文都没有,全特么的瞎掰,什么不靠谱儿的事儿都敢拿出来得瑟。

  大事儿,王老实自认没资格掺乎,也掺乎不起,在心里告诫自己别犯糊涂就成,犯不着跟着瞎折腾。

  也就开始关海军想让吴楠悦过来这想法算靠谱儿的,其他的都不着调。

  这饭没法吃了,王老实给宫二使了个眼神,那意思是询问。

  宫二微微点头,他似乎也没想到一个好好的平台成了八卦曝光台,主要就是钱四儿那二货起头,把大家伙儿给带歪啦。

  反正都没心思在吃喝上,干脆点,关海军端起酒杯说,“今儿我结酒,咱换地儿痛痛快快说,老不聚了,我也觉着好些个话想说。”

  “对!”

  “好!是这个意思。”

  只有钱四儿,看着一桌子菜,哭丧着脸小声说,“我还没吃------”

  坐他旁边儿的刘彬直接夹了一个包子塞钱四儿嘴里,笑嘻嘻的说,“赶紧吃,这包子馅儿大!”

  靳玉玲说话很直接,放下汤碗说,“有事儿要说的就去说事儿,想玩儿的就玩儿去。”

  这话说的直奔内心深处,大家都同意。

  比如她靳玉玲,就没打算掺乎,钱四儿估计也没心思,刘彬也未必够资格,人家魏大姐就********赚钱,更懒得整那些破事儿,其实王老实也不大愿意,只不过,别人不那么想而已。

  谁都没意见。

  宫二起身来到王老实身边儿,低声问,“去我家?”

  王老实摇摇头说,“上我那儿吧,清静。”

  自从林子琪去世,王老实的院子基本上就没再住,就是一直有人照看,上那儿正合适。

  进了院子,宫二感慨说,“好久没来这儿啦。”

  王老实神情一黯,强笑着说,“进屋吧,这会儿晚上还挺凉。”

  一共就没几个人,算上王老实才四五个。

  果然没出乎王老实的预料,他们也说不出个三六五来,基本上都是在打听消息,形势有些复杂。

  王老实实在听不下去,这还有没有个头儿,特么的一帮没溜儿的人瞎猜个什么劲,说,“要我说啊,你们真是瞎耽误功夫,说这些没用的干嘛。”

  他这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今儿凑一块这帮货,若没有家里的照拂,能活这么滋润?

  可以说,七月份太关键,最后尘埃落定时,那就是分出天地,谁吃r,谁要饭,基本上就能确定,每一个人都不希望自己是输家。

  关海军就是,家里原先不指望他别的,好好赚钱,别惹祸就行。

  现在呢?因为关海军混的这个小圈子有了长足的进步,至少能让家里惦记,小军自然要挑起家里赋予的重任,哪怕只是一小点。

  而宫二,好吧,他跟别人不一样,家里没指望他能把这个官做出什么来,没成想这货几年间还真搞出了些名堂。

  王老实这么说,他们也知道是实情,就算知道了更多的隐秘事儿,又能如何。

  宫二松开衬衣扣子,跟王老实说,“落实,家里有酒吧,弄点吃的,咱哥几个再找吧点。”

  这个必须有,没多大功夫,几个货就围坐起来。

  再喝,都爽快多了。

  关海军滋溜儿喝了一大口,面带邪笑的问王老实,“落实,周兴甫那老家伙没找你茬儿?”

  今天的王老实觉得周兴甫就是个笑话,满不在乎的说,“狗剩啊,他能找我什么茬儿?就算他想找,随他怎么找。”

  “狗剩?”

  噗!

  几个人顿时忍不住,他们真是头一次听说周兴甫原来还有这个名儿,稍微联系下那人,搁谁都忍不住。

  关海军好半天才缓过气来说,“那行,既然你这么说,我们也就不担心了,狗剩,哈哈,没想到啊,他竟然------”

  又忍不住了,屋里只有王老实没笑,实在没啥好笑的,不过是个小名,现在四五十岁的人,哪个没起过类似的名字?

  宫二拍了拍王老实肩膀说,“落实,有时候我是真羡慕你,你那才叫活着,我们啊,嘿嘿!!”

  喝多了的人,基本上都一个熊样儿,清醒时,我是华夏的,糊涂了,华夏就是我的,气吞山河的气势令人不忍直视。

  王老实觉得自己越发明白啦,这才是真实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