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669章 六百六十九,敢作死不

第669章 六百六十九,敢作死不

  周兴甫一番打听,有用的没用的结合在一起,老周同志谨慎小心的性格开始发挥作用。【】

  说法很多,杂七杂八的都有,有用的没用的不好说,得自己怎么看。

  华夏从来不缺有天分的人,古往今来,白手起家直至富可敌国的不计其数,但有好下场的不多,尤其是那些名声在外的。

  从历史研究的角度说,这些倒霉的人之所以下场凄惨,就是没活明白。

  周兴甫绝对不否认自己钱少,以史为鉴,他很注意这个,他认为自己活得还算明白,就算他联络的人里边儿,有兴趣要对付王落实的人里,就没一个是冲着钱去的,对周兴甫这类人来说,赚钱已经疲劳,他们需要的是某种宣泄和刺激。

  刺激后的效果就是他们享受那种掌控别人命运的畅快。

  周兴甫发现自己起了头,引来不少人的兴趣。

  不过这个王落实没那么简单,周兴甫很快就总结了几个特点:

  第一,王落实有钱,可是看不到钱在哪儿,有多少也说不清楚。

  第二,产业很分散,却有个特点,基本上避开了某些特定的领域,又与民生息息相关,都是那些华夏国企不屑玩儿的,哪怕是玩儿,人家也是见缝c针,去细分市场。

  周兴甫佩服的地方就是王落实的产业布局,以国内为根基,国外为枝叶,好算计。

  第三,这个王老板很有头脑,别人没在意,周兴甫却隐约的认为,王落实的头脑非常清楚,与上层的思路保持的非常紧密,契合了不少大政,几个领导三番五次的视察调研,绝不是吃饱了撑的或者他王落实长得比全国人民都帅。

  说白了,这个货做出了成绩,让领导脸上有光。

  第四,王落实此人关系复杂的让人头疼,这货不到十年的时间,可以说悉心经营,结实交好了不少人,周兴甫注意到,跟王老实走得近的,几乎都是上升势头猛,地位稳固的主儿,这个概率让人害怕。

  他还注意到一个细节,谁说的,他忘了,但人家确实提到过,周兴甫也印证过,王落实到目前为止,在自己生意上的事儿,从不借助那些人。

  那就太可怕啦,华夏绝大多数人搞政商结合,目的就是为了更好的行商事,王老实几乎完全没有。

  第五,最让周兴甫嘀咕,王老实有个亡妻,虽说那个结婚不那么像回事儿,可人家名分在,走动的正常,邵丽何许人也,周兴甫最清楚不过,一想起那个女人,周兴甫就浑身不得劲儿,小时候的y影散不去,让人家当沙包揍,揍玩了,还不敢跟别人说,没地说理去。

  特么的,自己惹了她那便宜女婿,人家会不会过来打死自己?

  周兴甫觉得一定会。

  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来,王落实这人活得也同样明白。

  就在周兴甫费劲心思玩儿数据分析时,有个意外的货跑来见他。

  还是那个院子,还是那个大土炕,手里依然是那串珠子,周兴甫盘腿坐在炕上,炕桌上摆着厚厚的一摞资料。

  对面儿坐着一个人,周兴甫其实不大愿意见他,别看对方现在好像牛掰的可以,但在他周兴甫眼里,还是不入流。

  主要原因就是对方不是大院长起来的,另外,他也看不上对方发财的手段,档次太低,一点都不秀气,让人看不起。

  来者正是那个让周兴甫同类们小伙伴儿们当笑料的**。

  大概是周兴甫突然密集的到处扫听王落实,让**得到了信儿,想来这几年在王落实身上吃亏吃的直恶心,**决定男人点,直接找上周兴甫。

  **敢这么干,大抵是这几年个人野心膨胀的太厉害,却无法得到承认,在华夏总有那么一些人,神秘高端,反正在**眼里,自己就应该成为那样的人,那才有层次,像自己目前的状态,估计在人家眼里就是一小破暴发户,啥都不是。

  张大公子不甘心。

  另一个,王落实给**的打击有些刻骨铭心,哪怕忍了,也忍得辛苦。

  他判断,周兴甫可能盯上了王落实,为此**高兴的一晚上都没睡,可见这可怜的家伙让王老实给糟践的不轻。

  **不傻,他可是知道一点,别看周兴甫眼下似乎没啥,其实不然,这帮老家伙们活动起来,能量太惊人啦,若这帮人真要收拾王落实,一定可以的。

  他来拜访周兴甫,献上自己收集的关于王老实的资料,啥也不图,就希望助一臂之力,然后看着王落实倒霉,当然,人家折腾完,王老实什么也不是的时候,他**就可以给盖棺去。

  出最后一口恶气。

  想得真周到。

  这货也真缺心眼儿,也不想想,人家周兴甫要办,还轮得到他来显摆?

  周兴甫自然知道**跟王落实之间的恩怨,**一撅腚,就知道对方什么屎,他的手就没碰那一摞废纸,在周兴甫眼里就是废纸。

  手上有节奏的捻着珠串,淡然的问,“小张,这是什么啊?”

  在老前辈面前,**不敢放肆,恭声回答,“是王落实这些年的资料,很齐全。”

  周兴甫笑笑,反问,“我要这个干嘛使?”

  **怎么都没想到周兴甫会这么说,剧本似乎有些不对,他怀疑的看了周兴甫一眼,原来的心里话也不敢说了,换了个说法,“我听说您最近打听他的事儿,我琢磨着我这儿有,就给您送来啦。”

  周兴甫面带微笑的说,“那得谢谢你,有心啦,其实没啥,最近看电视,王落实讲了些个想法,我觉得有意思,这不闲着没事儿吗,倒让你费心啦。”

  咋会这样?

  **心里翻腾半天,不对吧,这老家伙肯定是看我读书少,骗我。

  还真是骗他。

  周兴甫自认活得明白,眼下他搞清楚了一件事儿,想动王落实,动静小了根本没戏,往大了闹,时机不对,另外,他觉得动机不够,就凭季铭的事儿,不值得。

  再者说,自己就算要干,也轮不到他**这样的来摇旗呐喊,让人家给玩成孙子样,有脸出来蹦跶?

  ※※※

  王老实内心是震惊的,常新带过来的消息实在让王老实意外。

  张书俞的态度按说是好事儿,可王老实总觉得不可思议,老张同志忒高风亮节啦,这样的人必须得更上一层楼啊。

  常新说的比张书俞同意的还多了一些,特别提到了张舒云跟周兴甫之间的破事儿。

  王老实总算知道张舒云地气打哪儿来啦,可这玩意儿真好使?

  要说以前,王老实还真含糊,但七月大会一开,时代掀开新的一页,特么的,谁蹦跶灭谁,华夏正式开始不作死都未必不会死的时期!

  周兴甫,敢作死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