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662章 六百六十二,遭恨遭妒

第662章 六百六十二,遭恨遭妒

  第二天晚上,王老实一家子人都在大伯家吃的饭,王老实也p颠p颠被叫了回去。【】

  其实他很忙,不过老妈下了死命令,必须回来。

  老妈觉得自己儿子又干了一件露脸的事儿,必须在家里庆祝,大伯也是这个意思。

  叫回来是因为电视里有预告,晚上专门有个专题节目,得一大家子一块儿看。

  演讲很成功,只能说王老实忽悠得漂亮,媒体一报导,瞬间成为全球性话题,整的相当有范儿。

  所谓的智慧型城市没多新鲜,理解起来没多难,王老实顶多算头一个正儿八经提出来的,说得似乎也有点那么科学道理。

  热议是必须的,好多国外机构其实也在研究类似的课题,就是没有王老实那么明确的概念,人家王董把好多新技术甚至还在研究中的技术都给整合到了一起。

  喜欢打牌的人肯定会用截胡这个词儿来形容此番某些人的心情。

  就比如美帝的ibm公司,他们可是耗费了数亿美刀立项做此项研究,关键他们还想玩儿高冷,弄得是秘密研究,整个团队都没有暴露出来,打算的就是玩儿一鸣惊人,然后拿着成果到美帝政府甚至联合国去忽悠经费,把规范标准拿在手里,有名有利的。

  新闻播报出来,ibm的那帮人哭死的心都有,尼玛,你丫到底何方妖孽,我这儿都好几年了,上百名员工忙活着,眼瞅着这就要成型,一下子,宝贝成垃圾,咋办?

  听听人家王董说的,再看看自己琢磨的,说垃圾一点都不冤枉人,这玩意儿给美帝政府看,那不是故意恶心人?

  所有的投入,等于打了水漂,还没出说理去。

  不光是ibm觉得憋屈,倭国的小鬼子也不好受。

  倭国一直自我感觉是个科学技术老发达的国度,高精尖的技术行当,尤其是城市建设上,倭国可以有话语权。

  与美帝那边儿私下偷偷搞不一样,倭国是几个财团一块儿凑钱整这个事儿,他们的目标不仅仅是给自己国家提升城市水平,更看准了华夏的庞大市场。

  王老实说华夏城镇化带动全球经济,这个说法还是靠谱儿的,至少倭国很多企业是这么认为的,他们也在窥视,整个玩意儿,阉割一番拿到华夏,就说国际一流水准,相当大的可能会有人买单,尤其是城市建设上,华夏各级政府都舍得花钱,赚钱赚到咬牙切齿就是说这个。

  而如今,仅仅是一个主题的演讲,看似没啥,却让倭国很多人心里都拔凉。

  为啥,也是让王老实那张嘴给犀利坏了。

  整个演讲内容太系统,而且前瞻性和现实技术基础结合的非常完美,要说人家没有大规模系统的研究,搁谁也不能信。

  其实王老实表示,我仅仅是为了应付个差事,瞎说的,不耽搁诸位事业。

  问题在于,那可是科学,不是随便就能说出来的。

  华夏高层鲜有的出席这样一个规模的会议,专题听这个报告,透露出来的信息真让鬼子绝望。

  谁家自己有更好的东西,会上别人那儿花高价买?

  千万别指望华夏哪个敢再弄什么交学费的梗。

  城市建设从来就没有小数目,一动就是大手笔,海量的资金投入,若没有一个像样儿的高档名目顶着,没戏。

  总归起来,全地球都让王老实这一番忽悠给伤得不轻。

  华夏是欢欣鼓舞。

  美帝那边儿浑身泛酸。

  倭国内外皆伤,淡淡的忧伤。

  棒子,算了,级别不够就不说了,还是说说另一个,欧盟这头儿,他们对这样的题目同样很敢兴趣,不过欧洲国家在这一领域不是特别着急,人家玩儿的是耐心,搁在华夏,修一个教堂用一千多年,这种事儿打死都做不出来。

  前苏村,大伯家里,热热闹闹的,尤其是王老实之老妈,一定要王老实说说最后领导人接见时说了啥?

  这个真不能说,王老实感觉怪怪的,老妈这是咋了?颇有间谍的潜质。

  王老实只好拣不重要的说几句,有些事儿他打死不敢说:

  第一句,“小王同志,我们又见面啦。”可不是,见过好几次呢,都是王老实露脸的事儿。

  第二句,“你很好,好好做事业,国家会支持你。”王老实特喜欢这句话,听着实在。

  这么大领导来一次不容易,虽然仅仅听王老实忽悠一顿不可能有什么决定,可也探讨了一些实质性的内容。

  大领导关心的是,这个理论有没有实验可能性,不说什么c作性,事关重大,几乎都跟上国策了,要真论起来,啥工程规模都未必赶得上。

  王老实不敢瞎掰扯,他真就打算漂漂亮亮做件事儿,之前他可是应付,领导这鼓励,他又找不着北啦,没管住嘴,就把自己的打算给说啦。

  他觉得完全可以小规模的做个试点,比如把京城和滨城的项目转移一部分,在两地甚至三地之间找一个地方,以企业园区为核心,带动新型小城市的建设,只要做好规划和设计,理论上可以实现。

  他还给人家领导留后路,说,“哪怕无法达到预期目标,也可以让这座城市成为华夏的硅谷,成为将来智慧城市的模板和实验地------”

  丫的考虑还挺周全,他就忘了,那么大的事儿,是你能随便建议的,说这么热闹,你否认早有预谋,行吗?

  领导笑了,没继续说。

  得意差点忘形,王老实这货就这样的状态,他醒悟的时候比以往稍微晚了些。

  说得太多啦,哪怕是看上去靠谱儿,最主要就是王老实越位了,按照他自己本心,当个理论指导专家,然后捎带着自己参与一部分,妥妥足够。

  王老实坚定的相信,只要新城项目开始,参与进去,只考虑做得好坏,赚钱的问题根本不用惦记。

  直到领导问资金问题时,王老实才明白过来自己过头啦,像这样的项目,最不是问题的就是资金。

  人家这么大领导能如此善意的提醒这个二货,真心不易,没见那些个作陪的人脸多不自在?

  本来王老实应该郁闷的,没成想遇到了好人,吴楠悦他二叔就是,吴书记悄悄的跟王老实说,“表现不错。”

  王老实四下打量没人,苦着脸、咧着嘴说,“吴书记,我是不是说的有些过啦?”

  还得是人家吴书记觉悟高,批评王老实说,“年纪轻轻就学暮气沉沉做什么,做出成绩来比什么都强。”

  王老实这货立马满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