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652.第652章 六百五十二,走得太快

652.第652章 六百五十二,走得太快

  唐家,客厅。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唐唯还抱着一杯热水蜷缩在沙发上看电视。

  一回到家,她就没出门儿,一直窝在家,郑婕还在收拾东西,从楼梯上喊唐唯,“你这件衣服带不带”

  唐唯回头看了一眼说,“不带,那么多穿不了。”

  郑婕气结,不满的说,“你啊,别嫌麻烦,等用的时候就知道后悔啦。”

  铃儿响叮当

  当妈的还要说,楼下唐唯晃了晃手机,无奈的摇摇头,转身继续给唐唯整理行李箱。

  电话是王老实打来的,“回家啦”

  “嗯,到了一会儿。”

  “一会儿我去接你,吃午饭。”

  唐唯犹豫了一下点头说,“好。”

  放下电话,唐唯就开始发呆,看的电视已经换结束,她也没去抓遥控器。

  这么多年来,唐唯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成了这样,她甚至有时候都恨这个该死的教育制度,据说到了博士后其实就不算学生了,不上学了,自己还能干什么。

  隐隐间,唐唯把坚持上学当作跟上王老实脚步的唯一支撑。

  唉,你走的太快,我跟不上

  还是风景渔庄,这儿的大锅炖鱼,很是让王老实惦记,怎么吃都顺口,于是他把唐唯也带到这儿。

  就他们两个人,那位钱经理也给安排了一个大包,还跑来亲自当服务员,让王老实自己都不好意思,赶紧劝她走,说,“你在这样儿,下次我可不来啦。”

  钱经理一脸春分般微笑,说,“我这就走,王董不来,我做好了鱼送您家去。”

  人精儿啊,老牛从哪儿找这么一主儿,王老实赶紧摆摆手,“行,你有理,去忙吧,我们说点话。”

  钱经理婀娜着身躯给唐唯倒上茶,这才倒退着离开。

  真有范儿,王老实认可了老牛这次的眼光,有这位钱经理在,风景渔庄差不了。

  王老实目送这位人精出去,转过头来看了看唐唯,岁月在她脸上没留下多少痕迹,还能找到天真烂漫,就是眉宇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愁绪。

  “前几天我给你打电话,怎么没说去倭国”

  唐唯撇撇嘴,甭问,又是她老爹说的,她扫了一圈房间摆设,左顾而言他,“这儿装修挺有特色的。”

  自打上次王老实说了后,老牛这边儿动作很快,真的假的搜罗了不少旧东西,估计没啥真的,但看上去还成,摆的到处都是。

  唐唯闻了闻茶香,想想又不合适,说,“才决定要去的。”

  王老实刚要说话,门外敲门,服务员上菜,钱经理又过来了,从托盘上把菜端到桌子上,笑着说,“王董,今天来了几条新鲜的鱼,我做主给您上了,您给品品。”

  王老实没再说客气话,含笑点头。

  王老实拿起筷子,说,“来,吃吧,尝尝他们的菜,味道真不错。”

  唐唯也拿起筷子,“真的那我尝尝。”

  东西一进嘴,唐唯眼睛就发亮,赞叹道,“真好吃。”

  “那多吃点,这个也尝尝”

  王老实吃东西快,唐唯慢,他就放慢自己的节奏,掐着点,两人用不到二十分钟放下筷子。

  唐唯忍不住赞叹说,“真好吃。”

  看看唐唯那个样子,王老实呵呵的笑。

  大概是脸皮薄,唐唯扫了王老实一眼,“你笑什么”

  王老实端起茶壶给唐唯续水,“别去倭国了,你真想接着上学,去美帝吧,怎么也比鬼子那儿的破学校强。”

  他不知道唐唯心里那个乐啊,自己老爹总算办了一件不落埋怨的事儿。

  唐唯故意说,“我只能去倭国。”

  王老实皱皱眉,那大概是学校的交流项目,“多久”

  “不知道啊。”

  “啥不知道你这是什么项目”

  唐唯再也忍不住,捂着嘴笑了半天才说,“谁告诉你上学了是我小姨病了,我跟我妈去照顾些日子。”

  妈蛋,乌龙啦,唐建兴这个老同志哟,你是故意的还是成心的

  搓了搓手,王老实讪讪一笑,说,“你小姨在倭国,我记得不是在鲁东么”

  唐唯正在看墙上挂着的一张结婚证,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听王老实问,不假思索的说,“去年就去了倭国,一家子都去了。”

  然后又指着结婚证问,“怎么光有名字没有照片啊”

  王老实扭头看了看说,“那时候不是穷吗,照相可不像现在这么简单,尤其是一些农村地区,照相机可是稀罕玩意儿。”

  唐唯点点头应了一声哦。

  顺着唐唯的话,王老实想起来当初两人结婚时,去照婚纱照,他那时候闹脾气,基本上都绷着脸,差点把摄像师给急死,后来还是唐唯给解围,让摄影师就这么拍,回头处理。

  等王老实拿到相册后,震惊的问唐唯这是谁反正他是没看出自己来。

  唐唯当时说,“全国人民拍的婚纱照都一个样,拿错了都不要紧。”

  回忆起那一段日子,王老实不禁佩服唐唯,太能迁就自己了。

  “你小姨什么病”

  唐唯迟疑了一下说,“气得。”

  “气得那是什么毛病”

  唐唯也叹气,似乎找着吐槽的啦,拽着王老实坐到沙发上,把她了解的情况跟王老实说了个痛快。

  当听众得有素质,王老实还行,他一句话没插,就注意及时给唐唯添水,人家可说的口干舌燥来着。

  事情不复杂,挺简单的,唐唯有个表弟,不大学好,就跟国内混社会的一样,到处惹祸,这样的人不少,大部分呢有节操,惹得起事儿就得平的了。

  可她这个表弟明显就是能惹事儿,却兜不住的货,最后只能家里给擦。

  王老实嘬着牙花子问,“你表弟多大啦”

  唐唯瞅了一眼自己的手机,说,“二十一。”

  也过了不懂事儿的年纪,还敢跑到倭国去整点事儿,这哥们儿也算奇葩。

  她小姨、表弟啥的,王老实不惦记,不过唐唯跟郑婕去来倭国,怎么也算人生地不熟,万一有不长眼的,可咋整。

  公道这个词儿从古至今都是拿来说的,任何时候都千万别指望。

  国内还好,倭国那鬼地方,王老实真伸不过手去,哪怕过去来,就鬼子那奇葩的办事儿规矩,真遇上较劲的,屁用都没有。

  唐唯可不知道王老实琢磨什么,她根本就没想那么多,甚至她妈都没不会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

  她在王老实发直的双眼前晃了晃手,问,“想什么呢你,最近累吗”

  王老实回过神儿来,笑着说,“我累什么啊,整天琢磨哪儿有什么好吃的,事儿都别人干,我就坐家里等着收钱。”

  唐唯故意鼓着嘴说,“你就是黑心资本家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