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629.第629章 六百二十九,怕认真

629.第629章 六百二十九,怕认真

  第一个开口的不是司家瑞,是丁震源。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丁震源在美帝有充足的情报资源,他很详细的介绍了整个事儿的由来去脉,也分析了一些王老实其实不是特别了解的技术手段。

  结合从傅颖那儿了解的情况,二把刀王老实总算大概明白了这件事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把事情说明白,不是几句话就行的,丁震源已经在努力简洁扼要,还是解说了一个多小时,王老实一边儿仔细听,一边儿看准备好的资料,也在脑子里印证一些模糊的记忆。

  就在丁震源讲述进入尾声的时候,王老实这货开始嘚瑟,一连提出好几个问题,都是直指要害的问题,丁震源解释起来也费了不少力气。

  好像很正常。

  心里惊讶甚至改变看法的是司家瑞。

  原本呢,司家瑞对王老实是不满的,在他心里,王老实是个经济理论的天才,有着常人所没有的敏锐,甚至超出了一般经济学家的范畴。

  像美帝出这么大的事儿,司家瑞本能的认为王老实早就应该有所反应,甚至清晰的得出更超前的结论,拿出应有的应对方案才对。

  但是,在他打电话之前,王老实一直没有任何动静。

  进门之后,丁震源的情况介绍时,司家瑞还以为王老实并没有意识到,可最后提出的几个问题就不对了,司家瑞也是大家,仅那几个问题,就说明人家王老板已经了然于胸。

  可之前为什么没有动作呢

  若有大想法,现在太晚啦,他在等什么

  司家瑞准备提醒王老实的话一句也没有说出来,他觉得自己应该没有看明白王老实到底什么意图,还是看看再说。

  丁震源说完之后,就看着王老实,意思让王老实起头,你是老板,怎么个打算。

  王老实不假思索的说,“到了今天,事实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美帝会陷入一场金融危机,或者说金融海啸不为过,继而影响全世界,把可以拖下水的,都给拽下来。我判断,不会是短期的,至少几年之内,不会有好转。”

  司家瑞点点头,王老实说的一点都没错儿,他更加确认,王老实其实早就看明白了,只不过不说而已,他问,“我们的目标是什么”

  王老实摩挲着下巴说,“除了让gs规避,避免损失,什么都不做。”

  司家瑞认可这种做法。

  他同意王老实的想法,反对者是丁震源,多少有些不甘心,他鼓动王老实说,“我们如果操作得当,是有机可乘的”

  王老实摆摆手说,“老丁,这么多年了,你知道这多难,也知道后果多严重。”

  丁震源默然,叹口气说,“就是不甘心啊。”

  司家瑞脸上也是遗憾,他同样知道王老实为啥这么说,也总算明白了王老实一直没有动作,确实没有必要。

  如今美帝这边儿已经开始显现危机,但实际上,事情已经发酵了很久,没有爆发出来,就是因为实际利益控制者,那些大财团凭借自己掌控的资本在玩儿。

  那帮货都是人精儿,自己在干什么无比清楚,危机到来之前,他们早就看到,也做好了各种准备,最后倒霉的绝对不是他们,而是那些不明真相的小投资者或者老百姓。

  不客气讲,造成这样局面,其实就是他们玩儿的游戏,一的收割而已。

  看明白的人,跟着进去喝口汤,或许问题不大,但是觉得自己牛掰的不能行,要去搅风搅雨,头一个死的就是这样的人。

  人家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有的是办法收拾那些不听话的。

  确定了应对方针,再说话就轻松多了,丁震源和司家瑞一样,都佩服王老实的预见性,开着玩笑说,“落实,你觉得后面会怎么发展下去”

  王老实放下手里的资料,撇着嘴说,“那帮孙子啊,玩儿到最后,事儿闹大啦,撇清自己,肯定哭着找联邦政府呗,美帝政府又是他们的孙子,必然要出手,糟蹋纳税人的钱,让这帮王八蛋再赚一把。”

  以美帝的玩法,这个是必然的,丁震源和司家瑞都在美帝混过,也研究的透彻,王老实说这些个,没跑儿。

  “接下来呢”司家瑞也来了兴趣。

  王老实笑笑说,“还用我说”

  丁震源起身,到门口冲着外面喊了一声,回来坐下说,“还真用你说,我还没琢磨透。”

  门开了,进来一个姑娘,端着托盘,是咖啡。

  王老实没张嘴,等人家出去,关上门才说,“美帝的德行不就那样,国内玩儿得差不多,就得让全世界帮他们买单,让华尔街那帮孙子再赚一茬儿,不新鲜。”

  司家瑞来了兴趣,他也这么认为的,不过王老实说这么肯定、直白,倒是他头一次见,他追问,“从哪儿开始好呢”

  王老实其实不大喜欢咖啡,不过还是端起来,“咱国内有句话叫杀熟,美帝喜欢先坑自己人,把他们美帝的那一套在盟友那儿再玩儿一套,最后联合盟友再可着全世界去坑,就那么回事儿呗。”

  丁震源和司家瑞对视一眼,不是他们没有想到,而是不敢确定,也没有王老实说的那么透彻。

  司家瑞打量了一番王老实,想了一下说,“咱华夏呢,挨坑的命”

  丁震源也竖起耳朵认真等着王老实怎么说。

  华夏如何

  王老实自己也不大确定,当初是怎么回事儿来着,他一个是记不大清楚,二一个,当初听到的那些恐怕是给老百姓听的,与事实相去甚远。

  司教授这个问题不好回答,牛不能瞎吹,他扭头看向丁震源问,“咱国内做事儿最怕什么”

  丁震源没立即接上茬儿,王老实这话转得太快,他有点跟不上,“我说不好。”

  其实就是他没明白王老实要问什么。

  那就对不住了,王老实最大的本事不是分析怎么美帝怎么玩崩的金融市场,而是忽悠,搅混了水,摸鱼,他手指在咖啡杯上弹了一下说,“咱国内怕认真,一认真起来,事儿就不难。”

  这话说的有水平,两位大拿、学问家都懵啦,王老板,您啥意思

  王老实此刻已经有了信心,说话再无阻塞,“以美帝那孙子为首,他们把华夏纳入世界经济圈,掠夺我们的劳动成果,可又把咱华夏屏蔽在他们的资本游戏之外,呵呵,找下家的时候,咱华夏就不那么好欺负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