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627章 六百二十七,运道真好

第627章 六百二十七,运道真好

  人都有脆弱的时候,每次孤枕难眠,就容易多想,也会产生很多不切实的梦幻。小說,.biquge5200.

  王老实就做梦啦,其中的主角是谁,王老实醒过来后,怎么也和自己认识的人对不上号。

  醒过来时,他看了下时间,凌晨四点,尝试着再睡会儿,辗转了半天,毫无睡意。

  起床走到床边,看着还在沉睡中的城市,王老实觉得自己这一刻特清醒。

  把这些年自己的所作所为都过滤一遍,发现除了胡搅蛮缠的折腾了一堆小产业,其实没啥值得能写上家谱的玩意儿。

  总觉得过的稀里糊涂,没啥值得记住的事儿。

  一直到天亮,王老实站那儿思考了俩多小时的人生。

  最后,他给自己一个答案,其实也不赖。

  到底有多不赖,他是自己不敢拆开揉碎了想,财富上不说了,势力网络也不谈,名声上似乎也就和,但总的来说,糟心的事儿也不少。

  借用某个大人物的话来说,这就是人生,从一出生开始就是悲剧。

  九点整,重新整理好心情的王老实,在办公室里再次和赵宏进与钱四儿见面,不能光瞎扯蛋,得有点正事儿。

  美誉国际方面业务比较杂,除了安尔逊那边儿拿下的手机推广业务,更多的还是广告以及一些经纪合约,策划一些商业演出之类的,并没有太多的主导产品。

  本来王老实也没打算让美誉国际参与太多,仅靠自己旗下的企业,这个媒体公司就能活得很滋润,不过既然已经开动了,王老实自然要指点一番,哪怕自己不太精通,记忆也不是很多,出几个战略性的框架主意还是轻松的。

  赵宏进和钱四儿一直在听,也一直在记,很郑重,但也谈不上多崇拜,毕竟王老实说的那些个,他们自己还没理解透彻,还得回去跟专业的人详细分解、填充,才能看出大模样来。

  王老实也在告诫他们,“不要想着吃独食,多与人合作,那个圈子水不浅,咱不做出头鸟儿,也不能当冤大头”

  钱四儿有些没当回事儿,撇着大嘴说,“三哥,就凭咱们这关系,哪个孙子敢坑咱收拾不死他们”

  赵宏进听了,似乎没多反对,进入美誉国际日子也不短,他也大概看到了不少平时外人看不到的,似乎钱四儿说的有道理。

  “四儿,你那个心思还是收起来的好。”王老实不大爱听这个话,绷着脸说,“关系那玩意儿最不靠谱儿,当你”

  “算啦,不说这个,还是来点实际的吧。”

  王老实在展开说之前,停住了话头,他想告诉钱四儿,千万不要迷信所谓的关系,在核心利益跟前儿,关系这玩意儿根本就一毛钱不值,只要能带来绝对的利益,你就是大爷,若没有,都一个唉涮的就是自己,可钱四儿何尝不是关系来的,当着面儿说这个,王老实怕让钱四儿这货直接精神分裂喽,太高深的话,不适合这类货去思考。

  再者说,美誉国际也不是啥根本的东西,让他们折腾呗,想来,别人也不会矫情到跟美誉国际叫板。

  实际点的就是王老实这厮给哥俩儿出了几个损主意,基本上就是自己走通顺让别人无路可走的,未来几个强档的创意,大体上的王老实还能说点,太详细了,也记不住,不过他不在意,有了大概,有的是才子给发挥。

  这会儿,钱四儿对三哥又顶礼膜拜啦,原来王三哥还有料没抖落呢。

  就是赵宏进没敢大意,仔细听了,然后问,“三哥,这些个是咱自己折腾还是”

  王老实摇头,自己折腾没可能,别看就是几档节目,但每一个都是大工程,自己这波人根本玩不转,第一不专业,第二,没资源,很多事儿不是有想法和有钱就能搞的。

  各行各业都是一个德行,呈现给外界的永远是其靓丽的冰山一角,隔行如隔山不是说专业,更像是直指核心规则。

  “还是那句话,懂得分享,让更多的人进来一起玩儿,盘子大了,才能盛下更多肉,大家一起吃,才安心,才香甜。”

  两人受教之后,没再留在滨城,麻利儿滚回京城祸害去啦。

  王老实等他们走了,仔细又琢磨了一番,觉得没啥遗漏,这才安心,再说,就算赔,能赔几个子儿,不值得担惊受怕,有苹果那一个单子,就够吃够喝。

  每年春节后特定时间,都会安排一次大规模的体检,王老实这次也参加了,他没有不舒服,就是应景儿,起表率作用。

  凑齐了检查的单子,王老实坐到了医生对面儿,和平日里看到的医生国际脸不同,今天的这个医生一脸的慈祥。

  老主任看的很认真,然后问王老实,“具体有哪里感觉不舒服没有”

  王老实想了一下,摇头说,“还行吧,没有不舒服的,就是感觉记忆力下降的厉害,好多事儿都记不起来,怎么说呢,撂爪就忘。”

  老主任重视起来,“举个例子说吧,昨天的事儿你也记不清楚”

  王老实笑笑,哪儿能呢,“不是,是时间长了,就想不起来。”

  “多长”

  “嗯很多年吧。”

  老主任瞅了眼前这位尊贵的客人一眼,心里那个不痛快,高级知识分子的傲气来了,板着脸说,“行了,你这身体很健康。”

  王老实也没在意,抓起检查单子,起身就走。

  门口,艾碧菡伸手接过单据,问了一句,“大夫怎么说”

  “身体倍儿棒。”

  王老实不是瞎问,最近两年他尤其清楚的体会到,回忆这事儿变得好难了,很多大事儿都想不起来,尤其他安身立命的那点嘚瑟资本,越发的明显,这给他带来了些许的恐惧。

  他自己也分析过,很多事情他在那个生命里,因为层次的问题,就如现在的老百姓一样,知道些毛皮而已,到了深层次,先知恐怕会成为拖拽他进深渊的最有力动力。

  到了这个时代,王老实接触的层次越高,他的忧虑越多,更不敢把一些想当然的东西拿出来显摆,太容易把自己折进去。

  能够走到今天这个程度,王老实应该感到庆幸,运道太好,不能要求更多,没死在嘚瑟的路上,老天瞎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