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595章 五百九十五,明白儿的欺负

第595章 五百九十五,明白儿的欺负

  邵丽来亨德利镇不光是因为靳玉玲找到她,就算靳玉玲不说她也要来。【】

  头一个,王老实已在亨德利守墓快一年,邵丽心里不忍。还别说他们那个所谓的结婚如何,就算结婚多年,闺女没了,人家王老实也算有情有义。

  人家王家也是这么一根独苗,要真是一辈子这么守着,邵丽觉得怎么也说不过去。

  打心眼里,邵丽觉得王老实不能这么下去,得劝劝。

  第二个,林国栋已经和林家几乎闹翻,当然与邵丽之间也不大和睦,每天都是横眉冷目。

  从林子琪离开那天算,林家人就开始不顺。

  有公职的挨收拾,屁大点事儿也惹得上级来查,搁别人也就过去了,可到了林家这儿不成,怎么也得让人家把铁饭碗给砸了,最倒霉的是林子琪他二叔,直接弄了个两年半。

  做买卖的也没得好,原先弄点小生意,赚些钱,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活得还算滋润,不知道祖坟出了毛病还是咋地,有三家让人家给弄得债台高筑,还没出说理去,最后找都找不到人。

  给人家打工的也不舒坦,甭管←啥公司,就是辞退,换个工作老难啦,然后没干多少日子,还是辞退,好几个孩子差点都疯了。

  有两个三代小伙子,又让人教唆着吸了粉,弄得家里不安宁,人不人鬼不鬼的,看着就闹心。

  最倒霉的就是林大姑,她一直对自己选得丈夫很满意,她一直活跃其实就想让家里更好,论生活质量,他家是妥妥的。

  哪怕上次出了事儿,靠边儿站,收入待遇都不差,也算殷实人家。

  不知道什么开始,林大姑父认识了几个朋友,特大方那种,就连林大姑都跟着去享受了几回,真好。

  但后来就变了,林大姑父学会了玩牌,开始还赢来着,后来逐渐的就收不住啦,等林大姑知道喽,大姑父同志把房子都给抵押啦。

  而贪小便宜的林大姑也正是那个时候被免掉公职,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她家的天直接塌了。

  谁也不傻,外人都看得出有人这是成心整林家,是谁?

  瞎子都看得出,必然是那个王老实,谁家都没跑掉,就林国栋和邵丽毛都没少一根,不光是没少,专门有人三天两头来,从蔬菜到米面,各种时令水果,牛羊猪肉,海鲜之类的,没断了送,再结合下林子琪,是王老实没跑儿。

  不了解内情的,纳着闷儿,咋回事儿?

  了解的人都得往地上吐口唾沫,然后咬牙切实、极为舒爽的说一声,“该!”

  可知道了又能咋样?

  压根就没辙,甭管哪一方面,王老实都明白儿的跟他们不讲理。

  林家的人若直接找邵丽来,好好说道说道,低个头,认个不是,咋也是大嫂,邵丽这人不是不识大体,人都没了,王老实要给林子琪出气,也就差不多啦,可不,林家这帮二货,完全是不知道死,根本没搭理邵丽,就跟林国栋闹、吵、打,整的他们两口子也别扭。

  邵丽自然装聋作哑,直到这次她要到新西兰,林国栋才扭捏着跟她说,“你跟落实说说吧,够可以啦,气也出够了,总归他们都是自家人。”

  邵丽立马反驳说,“可他们没干自家人的事儿。”

  林国栋没言语。

  邵丽心里却软了,这可是亲丈夫,也是他们的亲大哥,夹在中间确实不好受,她就想着到了亨德利,要跟王老实念叨,杀人不过头点地,雨过地皮湿,跟那帮人渣置气不值当的。

  还有一件事儿,邵丽知道的不是很清楚,最先的时候,她也没注意到,甚至她都想不起来黎薇这么一个人。

  有人特意跟邵丽说,“黎薇既然找不到了,就找不到吧,但总归这是说不到明处的事儿,落实得警醒,别入了歪道。”

  邵丽也算见过世面,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若王老实这么走下去,必然毁了自己,她不愿意看着王老实因为林子琪走上另一条道路。

  所有要说的,她只能自己跟王老实说,其他人都不行,靳玉玲也不行。

  ※※※

  中午饭很丰盛,王老实手艺也真练出了层次。

  三个人吃得不少,话题也都是在吃上,每个人都可以回避林子琪的名字。

  王老实不时说点新西兰这边儿的民俗,气氛还不错,就是邵丽心里敲鼓,怎么瞧,她都觉得王老实是不是心里阴影太深,别坐下病吧?

  靳玉玲还是年轻,几次想挑起话题,好让邵丽开导王老实,结果是每次都被挡回来,不是王老实就是邵丽,可把靳玉玲给郁闷坏了。

  她自己琢磨了半天,也没想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子事儿。

  下午,王老实带着两人出海转了一圈,玩了一会儿海钓,三人都挺废物,连个小虾米都没钓上来,当然,这不是目的,王老实也就是带着邵丽散散心,上午他没跟着去,也知道邵丽没少哭,心里肯定郁了气,到海上转一圈,让浩瀚的大海疗疗心里伤,肯定错不了。

  回到小港,王老实就在码头上买了几样当地的海鲜,他在船上可说过,晚上吃海鲜大餐。

  到了家,王老实钻进了厨房,邵丽拉着已经快憋疯的靳玉玲进去帮忙,靳玉玲心说你们再这样,我真疯!

  夜里的亨德利镇,气温骤降。

  三个人坐在一起聊天,在壁炉里点上木柴,喝着咖啡,怎么都有洋人范儿。

  邵丽似乎忘了来这儿的目的,跟着王老实说一些个无聊的话题,比如牧场的出产啊,又比如出海能弄到什么,再或者新西兰这的人咋过日子,跟国内对比又如何。

  靳玉玲坐那儿闷着不说话,脸上都带着别扭。

  邵丽和王老实都装作看不见。

  王老实这人就是懂事儿,也会办事儿,几乎是看着时间说话,邵丽和靳玉玲一路舟车劳顿,得早点歇着。

  两个客房安排的妥当,心细的不像个老爷们儿。

  越是如此,邵丽心里越急。

  靳玉玲哪里睡得着,草草洗漱后,就推开了邵丽的门儿。

  没等她说话,邵丽就说,“玉玲,我知道你心思,我打算在这儿住几天,慢慢跟落实说,你也踏实住着,这么长时间,你也得休息一下,这儿不错,你就当疗养吧。”

  靳玉玲顿时没了脾气,也安了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