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576章 五百七十六,是他?真是他?

第576章 五百七十六,是他?真是他?

  程彦青这人跟她哥一样,厚道,闹情绪,不耽误人品坚挺,她给王老实通风报信很及时,比龙渊还快。

  服俊注意到王老实挂断电话,以为不方便,他刚坐下,又站了起来,“王董,你先接电话,我参观————”

  王老实笑着摆摆手说,“不碍的,骚扰电话。”他也站起来,到门口冲着另一间屋打了个手势,韩曦快步过来,王老实低声吩咐了几句,又回来坐下,“今天把两位请来,没什么事儿,就是品茶,咱随意点。”

  这话服俊和刘建谁也不信,吃饱了撑得啊,你王大老板会闲得来喝茶?

  另一头儿,正发邪疯的龙渊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对方说话很好听。

  龙大爷今儿真气着啦,韩曦声音很软,也不行,“你找谁?”

  韩曦很客气的问,“刚才您打王董电话?不好意思,他这会儿有重要客人,请问您有什么事儿需要我转告?”

  有水准,说话严谨,韩曦大气。

  龙渊正气不打一处来,好嘛,总算找到一个活的,“我特么的不管你是谁,也不管那个狗屁王董是哪个,限你们十分钟,滚到塞纳彼岸来,否则,后果自负!”

  真牛掰!

  韩曦给王老实当秘书也有段时间啦,见过的人形形色色,说话这么作死的是头一回儿听。

  塞纳彼岸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她还真不清楚,韩曦知道那家餐厅,原先是程总的,后来过户到了王老实身上,手续就是她和邱宏伟办的。

  大将风度,韩曦也有,她没失了身份,不做没文化的事儿,她是秘书,不能替老板做主,鬼知道对方是哪来的疯子,敢这么跟王老实说话,想来差不到哪儿去,“我会转告王董。”

  挂断电话,韩曦就犹豫了,明显王老实不愿意搭理这边儿,才把电话给了自己,再进去汇报,肯定不能。

  她倒是没把十分钟当回事儿,寻思了好一会儿,韩曦给邱宏伟打了电话,毕竟是带过她,韩曦认为邱总处理这方面的事儿很有一套。

  邱宏伟听完之后,很是沉吟了一会儿才说,“告诉对方王董是谁,在哪儿,让他来见王董。”

  韩曦吃了一惊,“这样好——吗”她心里不确定。

  老邱笑了,“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韩曦很想说自己心里没谱儿,不过,她也没办法了,只好再次拨通那个电话。

  龙渊已经离开国贸,这都半个小时啦,对方不可能来,他正琢磨着怎么先收拾这店主,再说别的事儿。

  电话又来。

  龙渊这会儿已经平静了,很冷静的接通电话,“你们不用来了,我会慢慢算这笔账。”

  他觉得自己说话的语气很冷,再加上那词儿,应该算酷吧。

  “————王落实董事长——————”

  人家说话很快,龙渊就听清楚了一个名字,王落实,然后人家电话断了。

  龙渊额头立即见汗,擦,是他?真是他?

  他是见识过王老实,也听说过王老实一些往事,不是什么善人。

  想想刚才自己说的话,龙渊就感觉自己后背冒凉气!

  得赶紧回去,龙渊再顾不上别的,直奔甄晓轩那儿跑。

  回过头来看王老实,笨手笨脚的给服俊和刘建展示自己那惨不忍睹的手艺。

  刘建和服俊都是玩儿茶的高手,真见不得王老实这么笨的。

  两人都忍住了没说话,也没插手,看着王老实自我嘚瑟。

  王老实这货浑然不觉,自顾自的不亦乐乎,嘴里说着故事,一开始,服俊和刘建都没往心里去,越听心头越发沉重。

  “过去几个月以来,我在服总那儿买到的假货价值一万多,在刘总这儿也有一万多————”

  “有些东西大概不假,却没用先坏。”

  “我联系过二位的精英客服,素质很高,让我怎么也不好意思发火,转了好多圈儿,我决定自认倒霉。”

  “价格是优势,无底线的价格把品质挤掉————”

  “我只看到了无序,为了扩张而扩张。”

  王老实再次给两位换了茶,已经凉了,此刻服俊和刘建都没心思再鄙视王老实的茶艺。

  无论是服俊还是刘建,两个平台都在拼命的做数据,为了好看,对某些现象睁一眼闭一眼,不闻不问。

  为树立电商平台的良好社会形象,汇聚更多的商气,即使发现有假货销售行为也往往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只有在被有关职能部门抽检曝光或媒体曝光时,才会正义凛然站出来表示会“零容忍”处理,王老实不大认可这种方式,如此聚拢起来的所谓商气,水肿。

  王老实还在说,“或许你们在考虑乱而后治,我不反对,毕竟现在电商平台雨后春笋,大浪淘沙的时候,规模做不上去,就是死路一条————”

  刘建想说话,被王老实摆摆手拦住,“我不是批评二位,首先,我没有资格,我只是告诉你们,作为一个客户的体验,怎么理解,是你们的事儿,说不说是我的事儿。”

  刘建沉默,服俊也没开口。

  “当然,也是我一面之词,姑妄听之,或许都巧了也说不定。”

  装!

  绝对是在装!

  刘建打心里鄙视王老实的为人,幸好今儿王老实没说刷单的事儿,那可是您老人家指点的,要是真说了,那才是自己反正抽自己嘴巴。

  两位都眼巴巴的瞅着王老实,您就接茬儿说吧,照着痛快说。

  老白也在,他心里腻歪,基本上没听太明白,不太好插话,只能听着,特别扭。

  不动声色的又折腾他的茶,王老实说,“照此下去,我可以预见到,传统商业模式会相当一部分被摧毁,当然,好听的也可以说逼迫他们升级换代,实际上,你们就是在利用‘信息的不对称’来打击线下实体。”

  说到这儿,王老实停顿,看两位大佬的反应,说句实在的,王老实此刻也在忐忑,他担心话题控制不住,真说出点什么来,他接不住。

  服俊这人比刘建略显实诚,他率先开口,“王董,我不是特别明白,您好像在说一件事儿,似乎又是两个方式?”

  聪明,王老实故意制造的高深险些不灵。

  刘建也点头说,“我好像要抓住点什么啦,王董请继续。”

  王老实扭头对老白说,“老白,在你地头儿上,今儿我就放肆啦,还请白老哥给弄点好的吃。”

  老白正难受呢,立即笑着站起来说,“别的不好说,要说吃,交给老白,错不了。您几位先聊着,我去厨房掂配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