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561章 五百六十一,我认栽

第561章 五百六十一,我认栽

  约定是下午,不是上午,乔珩希望是早点,录制节目时间保证不了,她可没敢奢望王老实给她多少功夫。

  王老实上午是真有事儿。

  **那厮基本上疯啦,关海军递话过去后,这货整个人就没办法正常。

  他压根就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儿,神马迈巴赫之类的,**就没接到任何报告。

  自从被他爹赶出京城,**进步了不小,甭管多不要脸的事儿他都干,目标就是可劲儿的搂钱,啥事儿都不惹。

  祸从天降了这回儿,关海军这厮也地道,言之凿凿的告诉**,“我也知道那事儿,就是你的人,我就一传话儿的。”

  气急败坏的**也顾不上什么直接给王老实打电话,也没了以前的文雅味儿,“姓王的,我招你啦还是惹你啦?”

  王老实说话老气人啦,“是啊,你招我的,也是你惹我的。”

  当时堵的**差点没背过气去,他咬着牙问,“我到底怎么着你了?”

  王老实还接茬拱火儿,“你自己问自己手底下人去,我没那个义务跟你说。”

  **气急啦,“你能把我怎么着?”

  王老实说,“我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你试试?”

  “你来啊,真以为你是个人物?”**忍不住讥讽王老实,他是新仇加旧恨一块儿爆发。

  王老实也不急,掰着手指头给**数,“你现在黑钱的三件事儿,第一件是————”

  还没说玩,**浑身冒冷汗,手脚冰凉、哆嗦,他现在办的主要几个事儿真不能见光,随便出来一个都是折腾死人的罪过。

  王老实没停,“就你这点小玩意儿,我真没看在眼里,你觉得要试试,我还真就跟试试。”

  凡事儿就得掰开了揉碎了说,不说不透,**总算是有点本事的,关键时刻头脑冷静了下来。

  电话对面的不是别人,是王落实,目前华夏炙手可热的混蛋,要钱有钱,要人有人,更头疼的是这混蛋脑袋瓜就特么不像人的。

  张建很光棍,直接说,“我认栽。”

  “就你的那点————认啦?聪明,我就说张大公子是个聪明人,既然认了,抓紧时间吧,我这人耐性不强。”

  王老实早就跟**是生死之敌,也犯不着留什么情面,直接挂了电话。

  就算倒霉催,也得知道自己怎么死的,**愣了半天,就吩咐人,“给我查,到底特么的谁出了幺蛾子,惹了那祸害!”

  他后怕啊,这王老实到底有多大势力啊,自己做那些事儿,人家门儿清,真收拾自己,不死脱层皮。

  不好查,**做的事儿基本上没啥体系,属于傻大黑粗那种,粗放型的纯抢为主,想要弄明白哪儿出了岔子,得费些功夫。

  ※※※

  王老实家里,访客是钱四儿和兜子,到了美誉国际后,两个货穿着也人五人六起来,一水儿的西装笔挺,跟以前吊儿郎当完全变了人一般。

  站在王老实跟前儿真晃眼,王老实强忍着笑问,“我说你们咋这样?至于么?”

  钱四儿一本正经的说,“三哥,咱这是文化事业,得上档次,不讲究不行,那帮孙子太会装啦,哥几个不能跌份。”

  王老实赶紧摆手,让小哥俩坐下说话,“对、对,是这么个理儿。”

  小炭炉烧着水,几个人开始喝茶,这招儿时那新给出的点子,说古时候文人都这么玩儿,肯定倍儿有档次,王老实就让那新给弄了一套,今天算正式启用。

  钱四儿和兜子哪儿见过这玩意儿,心里还纳闷,三哥这又玩儿什么呢?

  给哥俩个倒上,王老实才问,“亮哥启动美帝项目了没有?”

  钱四儿撇着嘴有点不大服气的说,“他现在哪儿顾得上那个,跟那个谁打得火热,跟没见过女人似地,早晚死————”

  王老实伸手拦住了他话头,“咱不说那个,这圈子有些个不大干净的,你们也知道,你的意思是说,公司没动静?”

  这就不对啦,王老实的海外投资计划已经给了张亮,张亮也明显有兴趣,怎么就窝在家里不动呢?

  不应该啊!

  “也不是没有,他派了几个人到美帝去啦,具体的没说,账面上的钱没怎么动。”兜子开口说话了。

  王老实心里也有数了,点头说,“行,也不急,过了年再说,你们呢,上手了没有?”

  两人眼睛开始放光,答案明显了,必须的啦,从钱四儿开始,那张嘴突突说起来没完,兜子在一边儿补充。

  没什么新意,不过,王老实能判断出,这两货真上心啦,至少圈里的那些事儿,那些人,还有那些门道弄明白啦,这就不容易。

  闲着没事儿时,王老实可劲儿回忆了下,捡着合适的创意弄了几个,打算让美誉国际做出来,还寻思着让钱四儿几个上手,现在看似乎不大妥当,这几个货明显不够专业,万一毁在他们手里,糟践啦。

  他觉得还是缓缓,等自己腾出手来,再办,时间来得及。

  王老实从桌子底下拿出四个信封来,搁在桌子上,“六儿和小青没来,你们给他带上,过年了,三哥没啥,就这点意思吧。”

  “哟,三哥,这怎么话说的————”

  “三哥,我这————”

  钱四儿和兜子准备不足,没想到王老实办事儿这么敞亮,搓着手不好意思伸手。

  王老实把信封拿起来塞他们手里,笑着说,“哥几个过来帮衬我,三哥没说别的,让哥几个过肥年,拿着,见外就没意思啦。”

  “得嘞,听三哥的。”钱四儿没矫情,把信封装口袋里,顺手又拉了兜子一下,兜子也挠挠后脑勺把信封掖包里。

  王老实没说多少,他们也没打开看,都知道王三哥讲究,指定讲究。

  办完这个,三人说话更轻松了许多,钱四儿跟兜子眉开眼笑的,心里都不知道该怎么乐呵啦。

  “对啦那个方振现在忙活啥呢?”王老实很随意的问了一句。

  这可是第二次问啦,钱四儿就是再混蛋,也咂摸出滋味儿来啦,三哥这是有事儿,“三哥,那孙子————”

  王老实笑笑说,“没什么,就是纳闷,他面相不怎么讨人喜欢,红的没道理啊。”

  不喜!

  两人都听出来意思来了,王三哥讨厌这个方振,而且不是说着玩儿,是真讨厌,要不不能两次提起来。

  钱四儿没问别的,直接说,“三哥放心,那货确实够恶心人的,我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