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534章 五百三十四,烧热水

第534章 五百三十四,烧热水

  查芷蕊来了,又匆匆离去。

  她没有告诉王老实,就跟家里人待了几天,又在京城和汪菡见了面。

  汪菡的伟大计划让查芷蕊惊愕老半天,最后还是决定离这个比较二的小疯子远点。

  王老实去了瀛洲,事情在谈笑间有了定论,他所做的就是装样子,说几句漂亮话。

  领导就要来视察的压力下,鲁东处理的速度极快,下手也颇重。

  瀛洲市里多人换了位置,双光也是一顿噼里啪啦的猛抽板子。

  前速食品付出了代价,也拿到了好处,在宫副书记的主导下,前苏食品集团与瀛洲达成了多项合作协议,用土地换资金的模式又一次横行无忌。

  王老实给定了调子,不吃独食,有钱大家赚。

  宫亦绍总觉得自己亏欠了兄弟,王老实淡淡一笑,有时候什么都不要求,比张嘴伸手的效果强很多。

  几个跟着王老实到瀛洲的货也兴奋起来,钱掏了不少,可是能吃到嘴里的远比付出的多。

  院线大老板老白在回去的路上感叹说,‘跟着王董的步伐,我们还有什么不敢想的。’

  此语被众人大大认同。

  王老实没和众人一起回,他带着林子琪先一步回京城。

  服俊表示不想再拖,希望尽快见面。

  还有个事儿,李彦也连番打来电话,告诉王老实,度娘的上市计划已经全面展开,作为股东,王老实应该关心。

  度娘的上市计划已经被全世界投资客们所追捧,认为度娘在上市那一天会成为最耀眼的明星。

  深秋的京城,多了一丝肃穆存在。

  王老实和林子琪坐在车里话不多,气氛有些沉重。

  路上的时候,林子琪和王老实接到了消息,林老头没能再创造奇迹,撒手人寰。

  就算再对爷爷有意见,林子琪也不至于大逆不道,王老实也没敢说出什么来。

  他立即通知了自己老爸,听老爸的意思,前苏王家会组织一批人到京城吊唁,还特意叮嘱王老实别做出格事儿,王嘉起说,“一念放下,万般自在,不要有执念。”

  王老实不讨林家喜欢,他也不喜欢林家人,老爸的意思是通过这件事儿,冲谈一些,王老实答应了,不过,他心里对林家人没报多大希望。

  通知了几个还在苦等自己的人,王老实和林子琪去了林家,灵堂设在这里。

  院子本来就不大,人太多,根本没有下脚的地方。

  林子琪一下车就被林家人接到屋里去了,她是嫡孙女,是长房的,要穿重孝,林子琪没有任何话,任由别人折腾。

  王老实站在院里,看着忙活人们,竟然不知道自己该站在哪儿。

  看到他的人不少,基本上白眼居多,王老实也装看不见,也识趣的找人少的地方待着。

  没多久,王老实就看出来了,林家这是要大办丧事。

  说真的,若没有邵丽的存在,林家在京城根本就没人知道,何必自己抽自己呢。

  林大姑是个闲不住的人,她找上了王老实,说话冷的让人不舒服,“听说你们家会来不少人?”

  王老实点点头说,“有十几个,明天早上到。”

  林大姑说,“你还是通知一下吧,别过来了,名不正言不顺的。”

  听出来了,王老实心里一点也没生气,早就有这个准备,他问了一句,“是您自己的意思,还是都这么说?”

  林大姑小眼一瞥,正眼儿都没给王老实,“林家的意思。”

  王老实没说别的,用不着坚持什么,“好的,我告诉家里。”

  林大姑转身走了,王老实重新坐回去,这是小朱给拿来的一个垫子。

  又过了一会儿,林子琪给王老实送来一杯热水,林妞儿还红着眼睛,王老实看着她怪心疼的,接过水杯,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别太难过,人总有这一天。”

  林子琪靠在王老实身上说,“我妈跟他们吵了起来。”

  为什么都不用说,王老实就明白,他说,“回去跟你妈说,犯不着。”

  林子琪忍不住又抽泣起来,也许真哭她爷爷,或许也有其他原因。

  王老实电话一个接着一个的,都是京城里那帮货,打来电话的目的都是探询王老实的态度。

  他们都知道王老实跟林家不对付,也就是因为林子琪家里还行,要不早就翻啦。

  王老实什么都没说,“该怎么样就怎样,别问我。”

  意思很清楚,跟林家有过的,你就来,冲我的就免。

  在小院的外面,垒了灶,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流动餐厅,这是要给大家做饭。

  王老实心里琢磨着,自己这实在没事儿干,要不去那儿帮帮忙?省得回头儿有人嚼舌根子。

  他还真去了。

  一个光头的胖师傅瞅见王老实,问他是干什么的?

  王老实说是来帮忙的。

  人家是全套的,根本就不用人帮忙,不过,主家派来了,那也不用客气,大师傅很懂,心里琢磨这事人家派来盯着自己的,见多了。

  “那就帮忙给烧水吧。”

  王老实觉得真不错,又暖和,又清净,还显着自己董事儿,知道干活,回头吃饭还可以跟着大师傅一块吃,花着主家的钱,要是不给自己做好吃的,这个大师傅就得活埋,美嘀很、美嘀很!

  果然,晚上,王老实比平时多吃了两碗饭,林子琪用饭盒给王老实准备了吃的,到处找不到人,等她看到王老实坐在胖师傅旁边胡吃海塞的时候真是哭笑不得。

  林子琪说,“你怎么干上这活儿啦?回头儿再烫着、累着。”

  “我这大一人了,至于吗,再说了,不干点活,吃东西不香。”

  林子琪鼓着嘴,说不出话来。

  王老实问她,“你晚上守灵?”

  林子琪摇摇头,“用不上我。”

  “那你有地方休息吗?”

  林子琪说,“挤一挤吧。”

  这就是没有,也是,林家的地方就那么大,人又那么多,还真轮不到林子琪,王老实是个讲究人,哪儿能看着林子琪吃苦受罪的,尤其是现在,他更得贴心。

  他给白老板打了电话,要房车,带床的那种。

  买是来不及了,王老实只能借,这种事儿对一般老百姓是很难的,有房车的人都是什么人?轻易能借出来?

  到了白老板这儿,完全不是事儿。

  一个小时不到,老白就派人带着车到了胡同口。

  来人是老白的手下,很恭敬,说,“老板他们正在往回赶,估计凌晨左右能到,说明天早上过来,要我跟这儿,有什么需要的王董您就吩咐。”

  王老实赶紧摆手,“谢谢你了,这儿不用,你还是回去休息,老白他们谁也别来,算啦,我给他们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