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526章 五百二十六,都是骗人的

第526章 五百二十六,都是骗人的

  热门推荐:

  林子琪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她和王老实参加了姐夫家办的酒席,还送了一个金锁给孩子。

  姐姐抱着孩子,逗趣似地让孩子叫‘舅妈’,除了孩子眼都没睁开外,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林妞儿还特有爱心的抱了一会儿孩子,把孩子奶奶吓得脸都白了。

  若不是林子琪是未来孩子舅妈的身份,估计老太太必然劈手夺回去。

  小屁孩儿最后给力的把林子琪衣服给尿了,林妞儿当时都傻了,她就没想到这熊孩子的年纪,就是以吃睡拉尿为主。

  为了孩子的健康,几个老人都非常强硬的反对纸尿裤,林妞儿中招在所难免,王老实猴精,他就抱了一下,然后掏出自己给孩子的礼物,还是一套金镶玉,不过,比刘彬家那一套更精致。

  林妞儿回去前问王老实,“你什么时候回京城?”

  王老实说,“滨城这边儿最近有点乱,要一阵子吧,怎么,想我啦?”

  林子琪红着脸轻啐了一口,不过她还是点了点头,表示承认。

  心里一软,王老实揽过林妞儿,暂时放下了心中的一些忧疑,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说,“我抽空去京城看你,你有时间也来滨城。”

  ——————

  筹建agl的工作不是太顺利,尤其是政策实施方面。

  面对新模式,华夏很多政策都很模糊,哪怕上层放了话,真到了具体办理的时候,推进起来困难重重。

  好消息是,大家都知道这事儿必须办,没有太多的人为设置障碍。

  负责办理各项事务的是邱宏伟,这货别的本事不提,处理公共关系上非常的得力。

  都说华夏企业非常重视各种关系的维护,事实上,大家都忽略了洋鬼子,他们在公共关系上的投入比华夏企业还舍得。

  在众多事项中,负责公共关系的部门很重要,他们的意见往往有着决定性的作用。

  agl第一个运转起来的部门就是公关关系部,甚至早于财务部。

  老邱对自己的新职位满意的不能再说别的了,他像充满电的小马达,运转起来真要命,带着整个部门疯狂的四处出击,一座座堡垒在他们的轰击下粉碎的彻底干净。

  最后逼得王老实不得不召开电话会议,讨论公司的整体进度,美帝那边儿严重落后了。

  听到王老实这边儿的进展,洋鬼子们有些目瞪口呆,他们用最科学的计算方式,确信华夏的工作全面展开最少还要二到四个月的时间。

  王老实也直言不讳的批评美帝方面,“你们的节奏已经拖了我们的后退,女士们先生们打起精神来。绿油油的富兰克林距离你们越来越远了。”

  gs投资方面,司家瑞禁不住王老实反复的游说,终于放下了虚无缥缈的智库目标,正式出山,执掌gs投资(华夏)公司。

  司家瑞年龄还没老到锋芒尽失的程度,相反他和很多年轻人比起来显得锐气十足。

  gs是王老实的根本,有司家瑞坐镇,王老实也放心,他可以腾出精力来,用忽悠来的资金打造自己梦想中的it新王国。

  ——————

  司家瑞的新办公室,收拾的很书卷气,但王老实心里认为不够艺术,缺乏庄重。

  原本这个办公室是王老实的,不过,为了显示gs的主权,王老实没有让agl的办公场所进入滨湾园区,而是选在了稍远的一个写字楼里。

  今天,两个人谈论的内容有些趋于理论方面,或者说,司家瑞和王老实两个人都有自己对未来大趋势的见解,思想上,必须进行碰撞,不然未来肯定会出大问题。

  司家瑞的观点王老实不认为不对,司教授对美帝警惕心很强,认为过度引入美帝资本对王老实的伤害过大,“美帝方面从上到下就没按好心,这次的合作,最后的走向,我并不看好。”

  别看美帝正憋着坏,利用反恐为借口,满世界跟傻缺似地显摆肌肉,但是,对华夏的牵制和小动作一点都没少。

  互联网引发的新产业革命正在如火如荼,华夏也走在竞争的行列里,美帝为了保持自己的领先,不可能拱手让出什么来。

  王老实苦于自己无法说明自己的理由,他知道美帝玩儿的有些过头,以至于后来的奥黑子不得不用重返亚洲这个所谓的战略来遏制华夏,维持美帝的地位。

  司家瑞想法的漏洞就在于,他过高的估计了美帝的实力,同时还低估了华夏崛起的速度以及决心。

  当美帝从乐此不疲的反恐大业中突然发现华夏已经难以遏制时,惊慌失措的返过身来,一切都太迟了。

  王老实坚信,自己引入的美帝资本,建立的agl完全可以在全球范围内与美帝的那个产业较劲,胜负不说,但是,成为一个重要的支撑点,是没问题的。

  “司教授,所以,我坚持让gs独立,没有并入agl,就是担心这一点,另外,我相信,华夏未来的终端用户基础,将彻底颠覆现在的认知,那是一个无法想象的庞大用户群,庞大到谁也无法忽视。”

  目前的华夏还在全球低端产业及制造环节,充当“世界打工”的轮廓已逐步显现,与很多和忧国忧民的专家不同,王老实不过分担心,没有这个过程,华夏凭什么搞产业升级,也更无从谈起积累成果。

  王老实的理解让司家瑞有些吃惊,他饱含深意的看着王老实说,“理论和政策的根据是现实,任何真理跨过一步,就可能成为谬误。落实,你过于乐观了。”

  “教授,您是不是觉得我已经可以影响大势啦?”

  司家瑞略作思考后,点头说,“不远了。”

  王老实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赶紧转移话题。

  “走吧,教授,咱还没到忧国忧民的份儿,眼下吃饱肚子是大事儿,滨城有些好吃的,我带您去尝尝。”王老实不打算和司家瑞继续探讨了,没啥意义,眼下外国资本正大举入侵,大量优质企业被外方控制,可真要到司家瑞说的控制经济调控能力,就太扯蛋了。

  他不愿意说司家瑞思维中的狭隘,资本的世界没有道理可讲,追逐利润的道路上,讲道德都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