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509章 五百零九,我们负责动手

第509章 五百零九,我们负责动手

  遛弯儿遛出事,王老实没想到。【】

  颜卿来的快,走得安静,王老实发愣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王老实醒过味儿来,已经看不见人影了,‘还大家闺秀,一点教养都没有,说句再见会丢份儿?’

  也算是心宽的主儿,王老实只在心里吐槽了几句,转回自己的院子。

  吴楠悦已经不见了踪影,大概她也有住的地方。

  王老实找了个藤椅躺下,韩曦过来给泡了一壶茶,低声问,“王董,要不要联系下公司?”

  严格意义上,王老实这会儿算失联了,仅仅凭借电话可以联系外面,可联系有屁用,在哪儿不能说,干什么也不好说,糊弄人不是简单事儿,个个都是人精儿,韩曦也头疼。

  王老实摆摆手,“没事儿,不搭理他们,你们休息吧,我坐一会儿就好。”

  韩曦没说话,悄悄的退了出去。

  屋里安静了,王老实脑子里开始转,分析今天颜卿说的那些话,好像信息很多。

  颜卿提到林家的话,让王老实不得不多想,加上吴楠悦的反常,真相似乎不难猜。

  想到这儿,王老实不免觉得牙疼,不是好事儿。隐约间,老吴家这是有招上门女婿的节奏啊,不是王老实脸皮厚,他脑子又不迟钝,咋就感觉那么清晰呢?

  这样一想,吴楠悦的反常就说得通了,而颜卿这娘们儿出手真准,直接打到王老实最不愿意想的弱点上,那就是林家。

  这哪儿是亲家,完全是仇家,别看林国栋好像什么都不说,心里面儿怎么想,王老实都能替他说出来,之所以现在还这样,估计也是等王老实低头认错,要不然,还真够呛,可王老实真没想过低头。

  现在颜卿突然来这么一下子,王老实还必须得考虑了。

  特么的这算什么事儿啊!

  王老实起身到包里,拿出手机,开机,然后几条短信顶了进来。

  他认真的翻看了每一条,没有他想看到的。

  王老实也没多想,直接拨了过去。

  通了,好半天没人接。

  再拨,又通了,还是没人接。

  最近好长一段时间,林子琪这丫头神出鬼没的,王老实一直不知道她在折腾什么。

  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些,王老实接茬想,不大一会儿功夫,迷迷糊糊的都快睡着了。

  电话突然响了。

  王老实接通,是林子琪,“我跟几个姐妹逛街呢,刚才太吵没听见,你找我有事儿?”

  王老实纵有千言万语也不能在这时候说,强笑着说,“没什么事儿,就是想你了,那你就接着逛街吧。”

  “不逛了,正准备吃东西呢,嗯,我也挺想你的,什么时候回来?”

  王老实挪动了下身体,看着窗外说,“老美办事儿不讲究,多不要脸的事儿都做得出,我得盯着点,要不然回头让人家卖了,我还得给人家数钱去,归期不好定啊。”

  话筒里传来一阵姑娘们的打闹声,林子琪似乎压低了声音,“那行,你自己小心,我回头再打给你,挂了,嗯——啵!”

  王老实望着手机呆了好一会儿,多正常啊!至少从林子琪那儿王老实没觉察出什么不对来。

  也就是说,林家很可能没啥动作,当然,王老实也觉得他们也没啥本事折腾什么。

  心里多少踏实了些,王老实看了下时间,不到九点,就翻看信息,最后他给其中一个回了电话,是刘美娟的。

  司家瑞这人办事儿利索,一点也不拖拉,和服俊的谈判(其实都算不上谈判,也就勉强算接触。)没啥进展,直接告诉王老实没戏。

  然后上阵的是刘美娟,她的任务就是忽悠人,忽悠那些服俊的左膀右臂,团队核心,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严文雷。

  “刘姐,有事儿?”

  刘美娟似乎还在谈什么,低声说,“王董,一会儿我再打给你。”

  王老实明白,这是不方便,便说,“好。”

  ——————

  刘美娟对面坐着的就是严文雷。

  一开始,严文雷甚至不愿意跟刘美娟见面,更别提什么谈判了。

  不过,刘美娟是谁?那是正经在美帝混过的,也在猎头界混过,还经过王老实指点,让邱宏伟的无耻熏陶过,对不择手段很有心得了。

  严文雷是人才,没错,有义气,也没错,但不是每弱点。

  钱是第一块敲门砖,严文雷不理会,刘美娟不气馁,不理会就是价码不够震撼,加!加到严文雷自己害怕。

  发展前景是第二招儿,论王老实的忽悠本事,可这华夏无人能及,王老实画大饼的本事出类拔萃,效果是令人发指的好,不光让严文雷感到不可思议,就是负责转述的刘美娟自己都差点信了。

  最后一条是威胁,吴家认为不择手段也是王老实的一个重要优点,这个不假,刘美娟就像跟朋友聊天一样,编纂一个又一个丧心病狂的手段,总之,严文雷大大相信,强大的gs不会让服俊好好发展下去。

  其中一条说完之后,严文雷自己呆在那儿,二十多分钟没缓过劲儿来。

  刘美娟说得很轻松,服俊做的网上商城不是卖东西吗,好吧,gs可以买东西,至于里面卖的东西里有都少真货,多少假货,那就看服俊的运气了,最好那些卖假货的都突然脱胎换骨,否则的话,不死也脱层皮。

  另外,刘美娟还说了,gs还可以找人去注册啊,不就是卖假货么?有多大难度?

  至于严文雷的支付宝,你们有支付业务许可证吗?

  没有的话,想查你还不简单?

  凭什么查?

  市民举报若不行,上层就不能做个批示?

  严文雷不信都不行,和人家gs比,自己这边儿没啥胜算。

  他知道服总的艰辛,眼下国家很多部门都因为新鲜事物无法可依,选择睁一眼闭一眼,但是,值啊以后gs在背后使劲儿,那一双眼睛必然瞪得溜圆。

  挂断电话,刘美娟冲着严文雷晃了晃手机,“这么说吧,王董耐心有限,刚才他已经给我下了最后命令,如果不行,就结束,严总,你还有多少顾虑?”

  说完,她就看着严文雷,再不说话。

  严文雷两只手在桌子下面搓了又搓,最后咬牙说,“我需要时间。”

  “多久?”

  “半年!”

  刘美娟斩钉截铁的说,“不可能,最多一个月。”

  严文雷想了下,用祈求的眼神看着刘美娟说,“三个月吧,很多事儿我不能拍屁股就走,那么多兄弟都在————”

  刘美娟说话很霸气,“你看中谁,都挖过来,我们不嫌人多。”

  在严文雷发呆的功夫,刘美娟又说,“不用你自己动手,你就给我名单,我们负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