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497章 四百九十七,闭关

第497章 四百九十七,闭关

  放下工作,王老实回到家里。【】

  因为姐姐王馨怀孕的缘故,老妈根本顾不上王老实,人家姐姐的婆婆也看重,自然不会让儿媳妇在娘家长时间待着。

  老妈李梅倒是想得开,天天跑人家待着去。

  瞅着家里的冷清,王老实一时也没想明白到底哪儿不对。

  王老实家厨房不小,打开冰箱,里面惨不忍睹。

  他忍不住问老爸,“我妈不会晚上也住那儿吧?”

  王嘉起同志最近肯定是受罪了,至少胃口上是,他没回答王老实的话,指了指墙上的钟说,“还有三个半小时,你妈才回来。”

  现在是晚上八点整,王老实不禁呆了呆,难怪啊,好在冰箱里还有储备,“您这是没吃呢?”

  王嘉起说,“刚才下了一碗面,就和着吃了口。”

  那就是没吃好呗,王老实撸胳膊挽袖子,开始收拾,“今儿尝尝我手艺,咱爷俩儿喝二两。”

  估计老爸也是忍了很久,没犹豫,“行,我去找酒。”

  王老实没弄多复杂的菜,可着冰箱里有的,弄了三个小菜,又有老爷子找来的花生,也算四个菜了。

  老爸找了一瓶珍藏时候不短的酒,包装可能一般,但味道还是不错的。

  爷俩小口喝着,吃着,聊着。

  别看退休在家,老爸一直没有放下思考,说了不少真知灼见的话,王老实觉得受益匪浅,以前很多想不通彻的,在老爷子的提醒下有种豁然开朗。

  尤其是时下,一些个王老实非常看不惯,用他文青的态度看,都是糟心的事儿,搁在王嘉起嘴里一分析,同样的事儿,又出了另一个味道。

  尤其是一些个外向型的名嘴儿,他们鼓吹的一些言论在王嘉起的点评里就一个词儿‘居心叵测’。

  “帝国主义忘我之心不死,只不过换了种方式,披了一身华丽的外衣而已,民族~败类也摇身一变,跳梁小丑————”

  王老实确认老爹喝多了,这么泄愤的话都说出来了,搁在以往不可能,就算心里想,也不会这么直白。

  服侍老爸睡下,王老实打算下楼收拾残局。

  没成想老妈已经悄悄回来了,正在洗碗。

  看得出老妈满脸也是疲惫,毕竟年岁不饶人,王老实默默过去,从老妈手里抢过洗碗布,“我来吧,您赶紧休息去。”

  李梅强自说,“没事儿,我不累,你回来也不说一声?”

  王老实在洗碗,当妈的就站一旁看着。

  刚才吃饭,爷俩也没糟践东西,没多少要刷的。

  “儿子,你今年多大了?”

  王老实一愣,虽然不知道老妈为啥这么问,他还是在心里用最快的速度给自己计算了一下,“二十五了。”

  李梅微微叹口气说,“虚岁二十六啦。”

  让自己老妈说的心里真发毛,他硬着头皮小声说,“您这也累一天啦,要不上去睡吧。”

  盯着儿子看了一会儿,当妈的转身上楼了。

  王老实在楼下客厅里坐了好一会儿,才怏怏回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翻过来调过去的睡不着,王老实又起来,从书桌上把手机摸过来。

  翻看着通讯录,定格在查芷蕊的名字上,犹豫了一会儿,拨了出去。

  “喂,这么早就打电话?”话筒里,查芷蕊的声音有些慵懒,估计是还没起床,算算时间,确实有些早。

  王老实打开床头灯,起身站到窗户前,看着外面的寂静,“我睡不着,就是想给你打电话。”

  查芷蕊问,“有心事?”

  “算是吧。”

  “等一下————”

  过了一会儿,话筒里,查芷蕊说,“我现在是最好的倾听者,如果你愿意说。”

  王老实想了下问,“你就没想过回来么?”

  话筒里没有声音。

  这大概就是回答了。

  “嗯,过几天我过去看你,顺便跟你说点事儿。”

  查芷蕊声音很清,说,“好的,我去接你。”

  王老实强笑着说,“好。”

  放下电话,王老实转身又出了房间,在楼下,找了一瓶红酒打开。

  味蕾感觉着红酒的香醇,脑子越发的清醒,老妈估计是在姐姐那儿受气了,就算闺女是自己的,可现在是人家的媳妇,孩子也是人家的。

  若不是心疼儿子在外忙碌奔波,估计老妈指不定说出什么来逼自己。

  其实王老实倒希望老妈直接骂出来,逼自己一通倒好,省得憋在心里,时间长了真不是个事儿。

  一晃儿,自己回来都六年了,瞅瞅现在的自己,王老实发觉自己叹气越发的频繁了。

  ——————

  吕建成的谈判队伍跟着王老实一起进京,把人扔到司家瑞那里,让司教授给他们讲讲,临时抱拂教,多知道些总是好的。

  王老实自己回到院子里,林子琪没在。

  问了下张阿姨,这几天林子琪倒是回来过,但没住。

  说真的,王老实也不知道这阵子林妞儿在折腾什么,问也不说。

  当晚,王老实没联系林子琪,而是喊了刘彬一起聚聚。

  最近一年来,王老实和刘彬能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两人见面时,各自从对方脸上看到了一丝疲惫。

  也没去什么地儿,就在王老实家的餐厅里,也没弄什么菜,几个简单的下酒菜,两个人自斟自饮,随意说这话。

  半瓶酒下去,两个酒量一般的人话匣子都打开了。

  以刘彬的性子,王老实都佩服他过上了按部就班的生活,每天忙活孩子,还要在单位里拼死拼活的,“你特么的就一个科级干部,至于么你。”

  王老实忍不住说了刘彬一句。

  刘彬憨笑几声,略带愁苦的说,“三哥,你是不知道,全华夏最忙的就是科级干部,其中的苦你是没体会到————”

  这是要倒苦水的节奏,王老实可没心情听,赶紧叫停,“你别说,跟我说也没用,找你家小云念叨去。”

  刘彬苦着脸说,“哥,你不地道啊,勾起我话来,又不让说,想憋死我啊!!”

  酒喝完,王老实心里痛快了许多,他没让刘彬说那些杂七杂八的事儿,自己倒是讲了不少,东一句西一句的,把刘彬给郁闷坏了,基本没听明白王三哥到底要说啥。

  第二天,王老实带领自己的随从进入风景山庄,宣布闭关,对外联络完全交给韩曦掌管,“天塌下来没砸到这儿就别打扰我。”

  包括老牛在内,都用神经兮兮的眼神儿看着走进那座小院的王老实,其实是王老实给他们一种神经兮兮的感觉。r11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