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490章 四百九十一,不去,这儿挺好

第490章 四百九十一,不去,这儿挺好

  江城远确实不大着调。【】

  自从被王老实扔到华夏时代,这货几乎把所有岗位都轮过来了。

  唐建兴的意思就是直接开啦,用他的话说,这样的花花大爷,败坏门风,留着是祸根,公司里的姑娘渐渐多了,万一哪个姑娘没小心,让这个货给糟蹋了,后悔都来不及。

  王老实偏偏对这个货印象深刻,人家连老婆都敢要,估计什么都豁得出做。

  江城远熬出头来,还是替班的那件事儿。

  在实在没位置的时候,唐建兴把这个货扔到了传达室,还不敢让他当保安,怕其责任心不够强,碍于王老实坚持,打算扔到那儿不管。

  正好有一天,公司宴请银行的吃饭,安排好了车子司机,就要走的时候,一个司机也特么的倒霉,一脚踩空,直接废了。

  唐总时间观念绝对强的变态,什么都能将就,偏偏是时间上从来不打折扣。

  更何况,要去接着人家客人,迟到了不好。

  临时先抓人,不那么好找,早就过了下班点,人都走了,没走的就没会开车的。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小姑娘没走,也有本,可是一听说开车,脸都吓白了。

  负责总务的领导问她,“不是有本吗?”

  小姑娘实话了,“花钱找人办的,就没上几回车。”

  江城远就看不得别人吓唬女孩子,挺身而出,“我会开车,我来吧。”

  现场所有人都愣住了,扭头看唐建兴,意思是,领导,您瞅着办吧,他敢开,您敢要么?

  唐建兴瞅了下手表,挥挥手,“就他了。”

  一共四辆车。

  江城远这辆车里有一个女的信贷科长,上车的时候,满脸不高兴,好像谁都欠她八百吊钱似地。

  陪着的一个公共事务部的人说了没几句话,就被噎得喘不过气来。

  江城远这厮开口了,“妹纸啊————”

  路上一共不到二十五分钟,公共事务部的那哥们已经对江城远佩服的五体投地。

  他敢打赌,那位科长同志此刻抵抗能力是零,江城远勾勾手,她就肯定跟着走,干嘛都行。

  就这么地,江城远也跟着上桌了,不是去了司机那一桌。

  唐建兴做得主,老唐正发愁呢,今儿来了一半儿娘子军,他好些招数用不上。

  结果江城远苦练多年,一晚绽放!

  唐建兴开始重用江城远。

  用着也是提心吊胆,这货对付银行的人简直就是一绝,花招儿、损点子都不打草稿,张嘴就来,要是碰上女的,更是无往不利。

  银行的女性员工比例是很高的————

  当初这货可是找不到对象,人家女孩儿都躲着他来着。

  唐建兴怀疑这货是不是从哪儿弄了本秘籍,苦修获大成了。

  吕建成是个有眼色的,他也算老板的亲近嫡系,但是在唐建兴跟前儿,吕建成是做足了晚辈儿的姿态。

  王老实和唐建兴的关系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唐建兴得知吕建成要调走江城远,若搁到从前,敲锣打鼓放鞭炮,有多远送多远,如今却有点不舍了,这小子太好用了。

  之前担心江城远祸害了人家,可时间一长就明白了,这货典型的理论加前期实践派,神功还没练成,真到了较劲儿的时刻,他功力远远不够。

  那还担心个啥!

  唐建兴强忍着笑说,“你自己跟他谈吧,他未必愿意离开。”

  吕建成纳闷儿了,这可是大好时机,只要不糊涂,妥妥知道这是老板重用的信号,还有不愿去的?

  不信邪的吕建成真跟江城远谈了。

  江城远脑袋一摇晃,“不去,这儿挺好。”

  吕建成还没想好下面说什么,就见这货抄起了电话,“张姐,我想明白了,得改平针,要不然不够板————”

  这是织毛衣呢?

  吕建成眼神四处踅摸,果然,在江城远办工桌子上放着一本杂志,应该是探讨如何织毛衣的专业期刊。

  怎么让这家伙甘心投效,吕建成真发愁了。

  ——————

  王老实家来了个不速之客。

  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一个小锦盒,做工很精致,不懂的人看上去,光这个盒子就有年头了,大概老值钱的那种。

  王老实也后悔,其实自己到滨城等消息也没问题,统共也没多远的道儿。

  这倒好,答应了老李同志,这个电话一连三台你也没来,林子琪那儿也没影儿,这妞就是说忙,过过才回来。

  王老实跟着姬总出了趟国,觉悟增长了不少,知道不该打听的就别打听,怎么着林子琪那个单位也是军字号的。

  跟其他人惹和吧,王老实又没有那个兴致,他最近脑子鲜有的考虑正事儿多了些,他想多保持一段时间,省得老鄙视自己毅力不足。

  老吴找上门来,是求情来的。

  这人办事儿忒讲究,不先说事儿,直接送礼,一个印章。

  王老实真想拿过来瞅瞅,不过必要的矜持还是得保证,很客气的给老吴沏茶递烟。

  老吴也不客气,都接了,然后才说,“这次来跟王老板讨个人情,冒昧了。”

  王老实指着锦盒说,“跟这个一起的?”

  老吴摆手说,“两回事儿,遇见了好东西,替你买的,二十万,回头你转我帐上。”

  王老实心里乐了,这老吴贼精啊,上一次他说了话,结果是当即应验了,从心里来说,自己欠了人家一个情,这块田黄印章,虽说自己不懂,但以老吴的层次,二十万的东西他好意思拿出手?

  等于是送礼了,给明白人算送成了,遇上二货,老吴赔钱落埋怨。

  不过,王老实得说人家老吴不着痕迹,玩儿的档次不低。

  那就别矫情了,省得老吴心里骂自己不懂事儿,“有什么为难的,老吴,咱不是外人,说说看吧。”

  老吴说,“姜德林,放他一马吧。”

  姜德林?王老实一皱眉头,不是忘了,而是记忆深刻,那货就是个绣花枕头,不经折腾,王老实集中火力一来,那老货就完蛋了,惹得王老实好没脸见人。

  王老实好奇的问,“你和他————”

  怎么也举得这两人不是一个层面儿的,混不到一块堆儿。

  老吴放下手里的珠串,端起茶杯来,叹口气说,“曾经受过恩惠,心里总觉得欠了人情,不还心里不踏实。”

  王老实觉得老吴这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你欠着人情呢————r11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