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五十九,想得还真够远

九百五十九,想得还真够远

  天上无云不下雨,世间无理事不成。

  结婚之前的一段时间里,唐唯基本上都住在家里,朝夕相处的就是她妈,同样也是王老实的丈母娘郑婕。

  居家过日子的事儿,从小就专注与学习,华夏很多姑娘失去了某些功能,得补课。

  郑婕自然也得补,她得让自己女儿知道怎么做家务,如何当人家的媳妇、儿媳妇。

  王家条件好是一回事儿,你会不会做,伸不伸手是一种态度。

  还有个重要的事儿,郑婕偶尔会在言谈中流露一些意思出来。

  她希望唐唯能够抓紧时间怀孕,生个孩子出来。

  头几次,唐唯或者是害羞,要么是当玩笑,没上心听。

  郑婕有些急,拉着唐唯郑重其事的嘱咐。

  还没结婚,就讨论孩子的问题,唐唯有些莫名其妙。

  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郑婕当然了解她闺女是什么人,太复杂的理由她不会说,什么稳定位置,又或者避免后代问题影响和睦之类的。

  她估摸着自己说了,唐唯恐怕也不信,不是说闺女傻,什么都不懂,郑婕是真担心。

  王家如今大不一样,该想的,她作为母亲就习惯性的帮着想到。

  唐家也算是发达了,不用看别人,郑婕自己都明白,唐建兴在家里那觉对是俯首帖耳,妥妥的好父亲,勉强也算是合格丈夫,但郑婕也怀疑,唐建兴在外不清不楚的。

  老唐这样的老头子都如此,自己那女婿呢?

  郑婕从来没存侥幸。

  自古就是规律,哪怕现在没有,将来也一定会。

  当丈母娘的仅希望自己那女婿不太过分,唐唯不受冷落就好。

  什么是保证?

  孩子。

  最好是男孩子。

  如果能多生两个,更好。

  明事理的郑婕从来不去指望李梅。

  第一,王落实是王家崛起的核心,地位不同于那些享受父辈荣光的。

  第二,开枝散叶,华夏传统女人都想让自己的儿子那么干,孩子越多,她到了列祖列宗那里越风光。

  感同身受,唐家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

  她郑婕没给唐家留下个传宗接代的,只有一个女儿,若他们家还是原来那样,倒没什么。

  有一段时间不是这样的,唐家有些人说话还是很难听的,他们的想法也多了起来。

  能压下去,除了唐建兴还算明白开通外,关键是唐唯找了王落实那个女婿,没人敢了而已。

  为达目的誓不罢休,这丈母娘也真是累心,挖空心思学习先进的科学知识,她给唐唯找的理由是,孩子基因。

  闺女最大的长处就是会读书,有学问,一般没深度的说法糊弄不倒她。

  郑婕把华夏传统、现代基因、周易理论等多种学科揉和在一起,完全算得上开宗立派。

  结论就是趁着两个人的精气神都在最佳状态,赶紧生,那样的孩子最健康。

  很多案例都证明,想要彻底征服女学霸,请用玄学试试,越神秘越好使。

  反正唐唯信了。

  自打结婚那天起,除了第一次因为害羞和怕疼,略显抗拒与不适应,接下来的日子里,唐唯姑娘非常努力,作为一个爱自己丈夫的妻子,小唐还督促王老实同学加油、不要停。

  唐氏秘籍,频率增加成功率。

  几个月不是肉滋味儿的王老实自然乐得。

  原定今天请客,唐唯是要参加的。

  但她早上起来的时候,那个难过啊,月事如期而至。

  其实是好事儿,证明小唐姑娘的身体很健康。

  她却乐不起来。

  原因就是她觉得这么努力了,一定会怀孕的,绝无可能有意外。

  这事儿呢,就不能用傻来评论唐唯了,对不住美女,大大咧咧比较合适,褒大于贬。

  发现了情况后,小唐同志都快哭了,手忙脚乱的收拾她自己,戴上超薄双翼,回来黑着脸把王老实轰起来。

  换床单。

  换被子。

  换褥子。

  幸亏褥子厚,不然还得换床垫。

  等看到王老实坏笑,小唐同志暴怒,掐了王老实好几把,“都怪你,非得要裸睡,不然哪儿会这样!”

  太好玩儿啦,王老实这厮一脸欠抽的幸灾乐祸,彻底惹翻了媳妇。

  他压根就没明白,最大的梗是他媳妇没怀上。

  晚上的夫妻请客,就变成了他自己去。

  王老实回到家里,唐唯还撅着嘴坐沙发上看,手里捧着一杯水。

  电视也没打开,这丫头就干坐着。

  换了鞋,王老实凑到身前,仔细打量了一番,问,“还生气呢?”

  姑娘摇摇头,没说话。

  王老实坐到旁边儿,伸手把她的杯子拿过来,唐唯没反抗,水已经凉了,随手放到一旁,拉起她的手来,“心里有事儿就跟我说,别攒着,将来都变成病。”

  顺势把头靠在王老实肩头,唐唯小声问,“你说将来咱要几个孩子?”

  话题转换的有些快,王老实怔了下,伸手轻拍了下她的脸颊,笑着说,“四个吧,俩儿子、俩闺女,谁孝顺,咱就上谁家住,顺便帮着看孩子。”

  唐唯忍不住乐了起来,“你想得还真够远的。”

  王老实眼神中带有一种特别的意境,微笑着说,“其实不愿,一晃儿就到了。”

  不过,王老实抓住了一个重点,唐唯今天雷霆,是因为她想要孩子了。

  他不去想为什么,一个妻子,想跟自己的丈夫生孩子,天经地义,干嘛非得扯乱七八糟的。

  ※※※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王老实家里就多了个访客。

  服俊同志。

  其实也不早了,太阳都高高的。

  王大老板跟媳妇,早就洗漱完毕,还抽空到门外慢跑了四十分钟。

  刚吃完早餐,正商量今天去哪儿转转,服俊到了。

  昨晚,服俊回到酒店,说啥也睡不着,他脑子里思绪太多,整理到大半夜,才摸出点头绪来。

  关于他与刘健之争,服俊心里不是特别在意,本来就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王大老板觉得过分,那就收敛点,省得浪费时间。

  可有一句话,他不得不上心,关于鬼子的事儿,服俊不认为王老板是开玩笑,而是在指向什么。

  只要稍加研究就会发现,王大老板几乎所有的业务,都跟倭国没太大关系,或者说是坚决的抗拒。

  后来还发生了一些事情,也是牵扯到倭国。

  服俊几乎认定,王大老板很反感,可他的投资人里,鬼子是第二大股东,仅次于王老板。

  事业正处于紧要关头,服俊不想横生枝节,他必须来见王老实。

  服俊戒烟后,特讨厌烟味儿。

  王老实平时很少抽。

  但两人在谈了一会儿后,王老板点了一根又一根。

  服老板强忍着。

  他很清楚,他刚才的话惹王大老板不高兴了。

  没办法,他觉得做事儿和做人一样,得讲理。

  第三根,掐灭。

  王老实抬了抬头,面上倒没什么,话说得不快,“服总刚才所说的有道理,我没想反驳,你说倭国人值得研究,值得学习,我也认同,差距摆在那儿,牛皮吹再大也没用,民族情绪------”

  老服同志觉得王老实这是情绪要爆,打算开口缓缓,被王老实摆手拦住。

  王老实继续说,“但有一点啊,我就是讨厌他们,所以,我无论如何也不会跟他们打交道。”

  服俊张了张嘴,无奈的轻叹一口气,继续听着。

  “你也别觉得我危言耸听,倭国早晚还得是人类的祸害,也许你我都有可能看到,我今儿把话放在这儿。”

  服俊心里不舒服,他以前都认为王老实是个有远见卓识的人,可没想到今天竟然如此的狭隘。

  想到这儿,他不假思索的赌气说,“我公司里,倭国的投资,我没办法清理,相反,他们中有好几个人都是我很好的朋友,无话不谈的朋友。”

  朋友两个字两次加重语气。

  王老板总算不去碰烟盒了,伸手端起茶杯来,若无其事的说,“那是你的事儿,跟我没关系。”

  听到这话,服俊想起身就走的,可那就彻底闹掰了,后果不是他愿意承受的。

  好在王老实也是讲理的人,总算说了让服俊暂时不那么难受的话,“服总你也别为这个烦恼,不值当的,你该干嘛就干嘛,那是我自己个儿的事儿。”

  服俊没辙,华夏跟倭国就是冤家,互相不顺眼,民族仇恨根本解决不了,留给后人吧!

  没有不欢而散,可心里也结了疙瘩。

  回去的路上,服俊后悔来这一遭,他算闹清楚了一件事儿,人无完人,王大老板如此圣明,也有不如意的地方。

  ※※※

  王大老板祸害倭国人上瘾,还专门捡一个地方下手。

  严格来说,这一次,他是搂草打兔子,捎带脚办的。

  之前就决定了大方向,鬼子纯粹就是自己凑上来的。

  倭国媒体后来说是王落实故意设的陷阱,确实冤枉了他。

  他就没挖坑,严格来说是走在路上,看到有个天然的坑,回头又瞅见倭国鬼子路过,他顺手帮着推了一把而已。

  鬼子们兴冲冲的拿出他们计划好的方案给掖市方面看。

  气氛没有达到鬼子同志想要的程度。

  掖市负责谈判的一个副市长带着几个相关单位的副局长,紧锁眉头,小声商量着。

  不对吧?

  鬼子们心里敲起鼓来。

  村田小声问翻译,“他们在讨论什么?”

  翻译是他们从倭国带来的,一脸的懵圈儿,很羞愧的告诉部长大人,“很对不起,部长先生,我听不懂他们的话。”

  方言,该死的方言。

  西北那边儿的方言虽然不像南方地区酸爽,可正宗地道的西北话,要是说快了,再压着点声儿,难度直接N次方的翻。

  当然,前苏方面也不至于包下掖市,地域太广泛了,只要挑好的就成。

  鬼子一共选址十三块,掖市能提供的只有两块,还是最小的那种。

  村田感觉自己要疯了,后悔晚生那么多年,要是回到过去,特么的谁敢跟皇军说个不字儿?

  他根本不会想到,这只是他悲剧旅程的开始,事实也证明,抢先一步是多么的重要。

  都说鬼子效率高,那仅仅是特指某些方面,前苏食品拿地的效率更出奇,他们已经在王老板的知识下,四下出击,以掖市为中心,开始新一轮的扩张。

  新公司、新气象,周边区域被扫货。

  随即西北食品正式亮相,鬼子才明白自己又遭遇了什么。

  这值得愤怒了。

  新一轮针对王落实的谴责又开始了,动静倒是不大,主要是倭国人自己玩儿,华夏这边儿是没有什么媒体跟着起哄。

  倭国的外交人员也没去闹,他们很清楚,闹不出什么来,就是单纯的商业竞争,哪儿都挑不出理儿来。

  司家瑞为人厚道,办事儿讲究,总算应多方要求,弄了个声明出来,送到王老实这边儿。

  王老实看了看,基本上就是把大致来龙去脉讲了一遍,等于是告诉人家,这是王老板几年前就铺垫好的,是早有准备的战略投资,规模有多庞大,对当地经济有什么帮助,总之,跟倭国鬼子完全扯不上关系。

  给谁看,都是一个意思,人家王老板没打算跟鬼子较劲,非要说如何,只能是鬼子自己运气不好,碰上了。

  抖落了几下那张纸,王大老板实在提不起精神来,歪着嘴说,“司总,咱犯不上吧?有掰扯那个的功夫,干点啥不好。”

  司家瑞不为所动,语气很坚决,说,“说明一下,那是咱负责任的态度,不是跟鬼子解释,而是告诉其他人。”

  有道理,办事儿得堂堂正正,王老实没接茬儿说,点点头,“成,按您说的这个办,不过,这一百七十亿是谁说的?”

  声明里说,未来五年之内,西北食品公司讲投入一百七十亿元建设西北三省的科技园区。

  这个数儿王老实可没听说。

  老司不以为意,“先这么说着,吓唬人用的,以后的事儿也说不准。”

  忍了忍,老司没把程志翔那货开始的数儿说出来,实在不着调,一千多亿,特么的真找抽。

  声明一出,哟,落着实惠了,开发西北,那可是大战略,久无动静的王落实,一出手就是一百多亿,办事儿通透!

  西边儿那几个省也乐意听啊,甭管真假,喊了出来就不错,配合起来。

  于是王老实接到吴楠悦的电话,小妞儿气呼呼的说,“你又瞎得瑟什么,人家国视要采访你,上新闻的。”

  王老实硬气的说,“不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