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五十三,折箩的味道

九百五十三,折箩的味道

  老邱已经把港岛那边儿办妥。中文网√√.

  王老实的需求不是很大,没盯着什么豪宅下手,当然,港岛那边儿,随便弄个百十来平,也都按照豪宅那么叫。

  地方选的比较附和要求。

  安静,远离闹市区。

  安全,安保措施得当。

  方便,周围生活设施齐全。

  空气好,这是必须的。

  景色优美,老邱选得是海景别墅区,自然附和要求。

  “买了两套,紧挨着,很方便。”

  王老板满意的点头,不光是查妞儿要住,还有安保什么的,也得有地方落脚,住到一起肯定不行,距离近,有什么情况也能及时处理。

  吃了几口,王老实说,“你先吃着,然后好好休息,我那边儿还有同学,先过去了。”

  老邱连忙说,“老板你忙你的,甭管我,这儿我熟。”

  老邱的确很熟悉前苏,他来了不知道多少回,闭着眼都能转个遍。

  早上饭,太油腻的也吃不下,哥几个早就糊弄完肚子等着王老实过来。

  王老实也没客气,说,“走,这不是地方,咱去家里。”

  “走着。”

  “好咧!”

  “哈哈,等着看你新房什么模样呢。”

  嘻嘻哈哈的一群货,到了王老实那院里,里里外外的那么一看,光剩下喘粗气了。

  尤其是刘星,眨巴着眼睛说,“落实,尼玛这也忒土豪了吧?”

  “土豪个毛啊!就是点爱好,真跟人家牛掰的比,连要饭的都算不上。”

  “艹,光那张桌子,我看就够我一辈子挣的了。”说话的叫刘振宇,如今是个高中老师,大抵是个文化人,见识多了些,王老实书房里有个大茶桌,他看出了材质不一般。

  王老实淡淡的回了句,“没你想的那么多。”

  这院子里的东西,基本上都是王老实委托别人收来的,花多少钱他都没问,就一个要求,东西得实在。

  有林之清,加上老吴,打眼、上当的事儿没有。

  正如刘振宇形容的,屋里的家具随便拿一个出来,都有点说道,价钱也硬气。

  连刘星算上,跟王老实见面儿都少,还别说其他人,这么多年了,王老实也基本上不参加所谓的同学聚会,同学之谊其实很淡。

  好在刘星会来事儿,说话的时候,总是把同学名字带出来,要不然,王老实叫不上自己同学名字,多没脸。

  “老王,你是不知道,咱学校里,打你毕业后,都改了规矩,老师们很少再瞧不上差生了,哈哈,南院墙厕所里,都有你牌位了。”

  牌位?

  几个意思?

  王老实扭头迷惑的看着刘振宇,“跟我有什么关系,咋还牌位了?”

  未说先笑,刘振宇断断续续的说了,几个人也忍不住。

  王老实捂着头,没办法,当年装逼过分,留下后遗症啦!

  高中时代,王老实学习成绩说不显山不露水都算捧着夸他,严格来说,他是拖后退的差生。

  结果呢,这厮高考一飞冲天,直接打破学校那些老师的认知。

  谁说差生就一定差?

  看人家王落实。

  于是,再后来,各届学生中,比较差的那些同学,基本上遭的白眼儿少了大半,算是提升了待遇,这可是尊严上的。

  学习差的看官都有体会,老师恨铁不成钢的那种讽刺下,对人生不怀疑的少之又少。

  南院墙厕所,是学校最大的公厕,也是学生烟民偷着抽烟的聚集地。

  教学楼里都有厕所,大老远从楼里用百米冲刺的度赶到这个厕所,不就是为了冒一根吗,课间只有十分钟。

  不知道哪个不着调的学生,在墙上画了个人像,艺术性就不用评价了,为了告诉大伙儿画的是谁,特意写了王落实三个字。

  偶尔也有人给王老实这画像点跟烟插上,算是对前辈高人的崇敬和感谢。

  听到如此乱七八糟的事,王大老板顿感凌乱不少,忍不住骂了句,“这么扯蛋的事儿也能有?”

  奇葩开心的话题一经打开,院里这堆二货话匣子全打开,模式开启后,笑声不断。

  过了好一会儿,有人跑进来,是个半大小子,喊着跑进来,“四叔,车队来啦!车队来啦!”

  唐家送嫁妆的车队到了。

  王老实脸色煞白,他是见识过丈母娘同志足够疯狂的劲头儿,他真担心自己这院里能搁下不?

  真不含糊,一共来了六十六辆车,幸亏前苏这边儿地方宽敞,能有地方停车。

  王家大部队也在等候,就在院门口,早有准备的鞭炮和震天雷直接把气氛点燃。

  东西都是用托盘托着,盖着绣有喜字的红布,娘家人排成队往屋里送。

  看着都让人眼晕。

  若不是王老实这院子实在够大,你弄个三室二厅都未必搁的下。

  其实这些东西还真不是多值钱,大都是将来过日子能用的,主流的东西就那几样儿,剩下的全凑数。

  折腾了四十多分钟,送嫁妆这出大戏才落幕。

  看得人们啧啧称道,议论起来个个唾沫横飞,主要就是表达,多少年没见过这样的大场面。

  现在前苏村王老实新房这一块地儿,彻底沸腾起来,一些近支的姑奶奶们6续抵达,王家自然得表现出足够的热情来。

  王老实想躲都不成,不时被叫过去,说这是什么姑,哪个姑父,表哥表姐、表弟表妹、表嫂表妹夫之类的。

  还有舅舅、姨妈什么的,反正来得特别全,跟商量好了一样。

  通过现实主义调查分析,应该是真商量过的。

  没多少功夫,他就感觉自己脑容量不大够用了。

  以前他知道王家家族大,却没想到大到如此恐怖程度。

  好不容易偷个懒,还被老爷子堵住,爷俩儿只好挤在厕所附近抽根烟,王老实给老爷子点着后,猛然想起厕所墙上自己的画像,不由的哭笑不得。

  老爷子淡淡的看着远处的人来人往,淡淡的问,“知道为什么来这么全,这么早?”

  那还有什么不知道的,王老实点点头。

  王嘉起说,“是因为咱王家兴盛了,所以大家都当咱是亲戚,你心里得明白,将来垮了,会是什么景象。”

  王老实认真的点头说,“爸,我懂您的意思。”

  “所以啊!”老爷子现在其实不怎么抽烟了,掐灭了,拍了王老实肩膀一下,说,“将来的路怎么走,你心里得有数,打江山易,坐江山难啊!”

  富不过三代,绝不是说出来吓唬人玩儿的,那是数千年来的规律,人类自己作死的客观存在。

  “老头子,他老姑跟老姑父来了,你们赶紧过来!”

  没等接着说点什么,老妈李梅的大嗓门儿就到了,王老实苦笑着看了看老爷子,“这婚结的,我都后悔了。”

  “走吧,你老姑父人不错,我还真怪想他的。”老爷子率先向外走。

  把烟头扔地下,碾了碾,王老实也跟了上去。

  院里院外,都是喜气洋洋,披红挂彩,女客们头上都戴了红喜字头花,还有小姑娘脑袋上插满了绢花。

  临近的几家子都成了接待处,这就是农村的好处,在城里,房子再大,也就一家,人多了,没地方站脚。

  村里不一样,排着个数,哪家都能进去坐。

  婚礼当天,吃婚宴可不是在饭棚里吃,那是平时,到了正日子,那得进屋,坐炕头上吃。

  几乎整个王家都动员起来,每家都要摆几桌,那叫正席,只有戚和陪戚的才能上桌。

  小伙子们都会被组织起来,每人一个大托盘,负责挨桌的上菜,他们也有正经的名号,叫挑盘手。

  现在这时候,能办出如此婚礼的,可真不多,本家男人伺候人,女人自然也不能上桌,她们除了挑出来的,算是有头面的,去陪女戚,其余的人就负责烧水,沏茶等杂活儿。

  吃饭的事儿,那得等娘家人跟亲戚们吃完,她们才行。

  说起来,早些年,她们根本没机会吃,就是每人拿着一个盆,去挨桌的挑剩菜,带回家去吃,那叫折箩。

  穷的时候,吃折箩就跟过年一样,严重点说,很多嘴馋的家伙会认为比过年的饭还要强上一些。

  王老实这两天也偷着试了试,味儿差了太多,丫的就没法吃。

  美食家救火匠表示,还对小时候吃的折箩念念不忘,可惜再也吃不到那种独特味道的美食了。

  中午的热闹,持续到二点多,算是有了点安静的意思,晚上会接茬儿,甚至更厉害。

  几个同学正式进入驻守状态,屋里摆酒席,吃完就打牌,王老实还得陪着。

  不过他借着去厕所的机会,给唐唯打电话。

  今天,那边儿更热闹。

  出嫁前一天,唐家办事儿,俗称催妆。

  跟前苏一样,宾客如云,中午会有一顿正席,开宴时间就是送嫁妆的队伍回到唐家。

  电话拨的第二次才接通,还不是唐唯,王老实幸亏没上来就说肉麻的话,要不唐唯得让她的同学闺蜜们笑话够呛。

  被几个姑娘轮流逗了一会儿,王老实真冒汗了,这些姑娘们说起话来,毫无遮拦,彪悍的有些欺负人,饶是他脸皮堪比钢板,也有些受不住。

  终于等到唐唯,王老实颇关心的问,“累不累啊?”

  “不累啊,还好。”听声音,状态不错。

  也是,今儿不是正日子,没她什么事儿,主要还是她家里人安排,她就是接待自己那些朋友,明天,她可就没那么轻松了。

  唯唯还是有心的,问王老实,“你呢?”

  咱是大老爷们儿,王老实拍着胸脯说,“我不累,家里人多,热闹着呢。”

  腻歪了一会儿,互相叮嘱注意休息,挂断电话,不挂不行,两边儿都有人催。

  唐唯那边儿是小姐妹们。

  王老实这头儿是自己老姐。

  明儿个老姐可是正主儿,她是负责接亲的领头人。

  节骨眼儿上,王老实必须溜着点儿。

  从厕所出来,到院里问,“嘛事儿,您说话。”

  “别贫。”王馨气质大变,成熟知识女性了,若搁在她嫁人之前,此刻王老实耳朵或者腰间早就遭罪了,“大哥来了,喊你过去。”

  王老实诧异,“这么多人呢,还劳动你大驾亲自过来,打个电话也行啊。”

  王馨本性顿时暴露,敲了王老实头一下,呵斥道,“赶紧过去,我看看你这边儿,别弄乱了东西。”

  还得是亲姐,明天接亲要带的东西,都在这院里搁着,她还是不放心,重新再看一遍才行。

  没再说什么,王老实进屋,跟刘星他们打了个招呼,出门儿奔大伯院子。

  小朱几个还跟着,王老实笑着说,“你们就歇歇把,倭帝国主义就是过来,也进不了咱这村儿吧。”

  几个安保笑了笑,还真是,论安全角度,前苏现在妥妥天下第一村,连个苍蝇都飞不进来。

  不过,该有的规矩还得有,老李早就布置了比以往更严密的安保措施,小朱应付着说,“反正也没什么事儿,跟着就跟着吧。”

  “随你们吧。”

  大伯的屋里,王家几个男人都在。

  上来说话的是大哥,“人大概下午四点左右到,我想商量下,咱用不用去迎接,要是去,都谁去?”

  其他人都没说话,看着王嘉起跟王老实,就这爷俩儿懂的多。

  王嘉起沉思片刻后说,“我觉得还是问问的好,这事儿咱说了不算,得看上级安排。”

  有道理,王老实也点头说,“我也是这意思。”

  他们这么说,别人也没话说,一个个都紧张着呢,原来不觉得什么,到了眼前儿,腿肚子真转筋。

  大哥王庆其起身离去,他得抓紧时间。

  大伙儿喝着水,聊着明天的婚礼,等消息。

  没大功夫,大哥电话打了回来,不用迎接,不过,村里的干部要和滨城的领导们一起迎接。

  也是,总归是滨城地面儿,得有主人翁意识。

  本来以为没事儿了,大哥又说,“工作组的同志说,一会儿美帝的那位夫人会送礼物,老四那院里得收拾下,其他人先避一避。”

  “给礼物啊,那行吧,我先过去一下。”王老实倒没意外,参加婚礼来,该上礼的,他扭头跟老头子说,“爸,这个你得跟我过去,咱一家子接待吧。”

  王嘉起点了点头。

  就这样,华夏跟美帝安保小组到新房的时候,王家五口人在,老夫妻,王馨和她儿子,加上王老实。

  那位劳拉同志还是很懂事儿的,特客气,还专门学了几句华夏话。

  “你们好。”

  “恭喜你们幸福。”

  “阖家欢乐。”

  不是多通顺,算应景儿。